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成假千金后嫁给了傻子村富楚娇岑九思 > 正文 第195章 随时拿我当出气筒
    “王妤既然敢这么做,那这种事情她未必是第一次做了。”

    “这个亏,我只能暂时受着。”

    楚娇不是不恼火,但她投鼠忌器,手里没有直接的把柄,鲁莽挑破只会让她更加被动。

    “而且,我现在没什么大事情,王妤显然还不清楚,那两个人也没说实情。”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王妤认了,以王家的实力,能让她进去蹲班房吗?”

    “最后替罪羊还不是那两个人?这样还激怒了王妤,谁知道她还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楚娇冷静分析,她倒是巴不得让王妤尝尝被泼酸的滋味。

    容貌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多么重要,王妤就这样轻而易举想毁了自己。

    “锦毓,答应我,这件事情也不要和九思说。”

    “就先这样吧,要是派出所那边能盘问出什么线索,给我一份就成,说不定以后会派上用场。”

    楚娇央求她。

    她在宫中见惯了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加上姑姑对她的教导,她也养成了事事都要谋定后动。

    现在抓到这两个人,并不能对王妤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指证,昨晚的事情她也不能指认就是那两个人所为,她连脸都没看清。

    “那就不能花钱吗?我有钱!我来出!”

    林锦毓见她这么冷静分析,还要处处为岑九思着想,又气又怄,大多半还是心疼。

    嫁个人过日子而已,怎么就能委屈成这样了?

    “傻姑娘。”

    楚娇不由笑了,“凡是能用钱让坏人张嘴的,能被我们撬开嘴,那也能让别人用钱让他们翻供啊。”

    “到时候人家反咬我一口,说是猪油蒙了心,一时间才按照我的说法来做的,那我就是浑身长满嘴也说不清。”

    “你要是不想我和岑九思吵架,就当做没瞧见这件事情,我心里有数。”

    “真是晦气!怎么净碰到的倒霉催的事情?”

    林锦毓气呼呼道。

    “好了,不生气。”

    楚娇忙宽慰她,“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做什么做?气都气死掉了,还吃个屁!”

    林锦毓臭着脸,挖了她一眼,既生气又无奈。

    “那不行,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区区皮毛小事儿,也值得你亏待自个儿的肚子吗?”

    “晚上我们吃酸汤鱼怎么样?你最爱吃这个,前几天宋军大哥那边刚让人给我捎过来的红酸汤,林城你最喜欢的那一家。”

    “再说,要是王妤哪天碰见我,发现我没有像她预想中的毁容了,说不定还会故技重施呢?到时候抓个现行。”

    楚娇笑道,不过她心里清楚,王妤应该不会再下手了,至少在匀城是不敢了。

    “她最好有胆子再来一次!到时候我抽死她!”

    林锦毓扬手一扇,楚娇看着都觉得脸疼。

    楚娇在林锦毓这里住了两天,敷了药膏后,伤口都结痂了。

    原本也只是皮外伤,只是她皮肤嫩,稍稍一擦就破了,抹了紫药水后看起来就很吓人。

    楚娇调制了药膏敷后,效果就好多了。

    “你这药膏的方子这么好?两天就结痂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留疤?”

    林锦毓有些惊讶,伤口愈合这么快还是少见的。

    “不会,我在膏药里添了祛疤的。”

    楚娇倒是不担心会留疤,“我回头给你做一些,放在家里备用,烫伤烧伤都可以用。”

    虽然效果没有添加灵泉水的那样好,但这方子对这些皮外伤却有极好的效果。

    “我先回去了。”

    楚娇拿自己的衣服,为了防止结痂的地方被揭开,大热的天气她只好穿着绒拖鞋。

    回到家里,卧房已经换上了新的床垫,铺了干净的床单被褥。

    “回来了?伤口怎么样?还疼吗?”

    岑九思买了菜回来,还有两只新鲜宰杀的鸽子。

    “嗯,不疼了,就是还碰不得水。”

    楚娇点点头,“我来做饭吧。”

    “你去歇着,我来做。”

    “我也会做,只是没你做的好吃而已。”

    岑九思不让她动手,拎着菜篮子进了厨房。

    楚娇也跟着进去,拿了一个小瓷盆出来,从玉戒里取了些灵泉水出来。

    “用这个烧就好吃了。”

    “好,你去坐着吧。”

    岑九思见她当着自己的面取灵泉水时,这两天埋在心里的郁闷散了不少。

    楚娇心里装着事情也想跟他说,她知道岑九思在调查这件事情,还调查到了苏芸那里了。

    唯独没有怀疑过王妤。

    那也说明在岑九思这里,他是信任王妤的。

    说句难听点的,她和岑九思认识的时间还没王妤的多,她没有证据就说了这件事情,到头来破坏的只会是自己和他的夫妻感情。

    “有事情?”

    岑九思一眼瞧出来了。

    楚娇上手一边择菜,一边说:“事情调查不到就算了吧,我也没受什么伤,这几天你多陪陪爸妈。”

    岑九思抿了抿唇,眸色深邃地看着她,继续洗菜。

    “娇娇,我们是夫妻,有事情你可以说。”

    “你心里要是有火气,不舒服了,也可以随时拿我当出气筒,你不要什么都自己一个人扛着。”

    他其实想说的是,娇娇你不要总是这么冷静理智,偶尔也可以由着性子闹一闹。

    不然他真的没感觉他们之间是夫妻,也没感觉到楚娇真的把自己当成丈夫来依靠。

    这种感觉很不好受,让他有些不舒服。

    感觉他就像是媳妇儿身边的配件而已。

    楚娇侧目看了他一眼:“我没有不舒服呀,这件事情的确是没有证据嘛,我也没抓到现成的,这怎么查都是大海捞针。”

    “说不定那两人早就坐着火车跑了呢?你还有几天就归队了,不要浪费心思在这些小事情上。”

    “这是小事情?”

    岑九思拧着眉头看她。

    她差点就毁容了,毁容事小,可她差点连命都丢了。

    他都不敢想对方是有多恨她,才要下这样的狠手?

    “之前是大事,现在过去了就是小事了。”

    “咱们总要往前看吧?一直揪着这件事情不放,这日子过得多不自在。”

    “我以后多注意就是了。”

    楚娇解释,并没有注意到岑九思眼底的那么受伤和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