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步无尘宛小瑶 > 正文 第694章 娘子别急哦~
    不得不说,高驰傲的储物戒指里、还是有着不少资财的。

    只是这当中,有相当一部分、还是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步无尘的父亲,本打算留给儿子的修炼资源。

    却不曾想,这高驰傲连大恩人留给遗子的东西都贪!

    现在,有一部分又以这样的方式,回流到了现如今的步无尘手中。

    倒也勉强能算作是“物归原主”了……

    至于那把“笑尽虚妄刀”,步无尘则是瞧都懒得瞧上一眼,就直接交到了伯爵夫人的手中。

    淡淡的道:“虽然有极为细微的卷刃,但好歹也是‘玄阶上品’的玄兵,也能值不少钱。”

    这倒是句大实话。

    那么长的一段刀刃,只有约莫四分之一处、有极为细微的卷刃,虽然会让这把“玄阶上品”的“笑尽虚妄”的锐利程度稍打折扣;

    但整体而言,也远非“玄阶中品”玄兵所能相提并论的!

    如果它的卷刃再严重一些,那可能只能落下个“上品未满、中品巅峰”这么个尴尬的层级了……

    众所周知,丹、符、食、兵这四大“玄品”,同阶别之下,都能再细分为“上、中、下”三个级别。

    而在这当中,有时又会出现有一些特殊情况。

    比如说,一名本已是灵境四、五重修为的玄兵师,却“向下兼容”的锻造起“玄阶上品”的玄兵来——

    他用的材料,都是“顶配”;

    再加上自身技法过硬、以及一丢丢“超常发挥”的运气。

    最终,他锻造出的兵器,虽然还够不着“灵阶下品”之资,却也比寻常“玄阶上品”的兵器强出一头。

    于是人们就习惯性的称其为:玄阶巅峰级的兵器。

    毫不在乎的将那把“笑尽虚妄刀”递给对方后;

    步无尘干脆又将储物戒指里、所有兵器类的资源,一股脑儿的倒了出来:“还有这些,都拿去吧。”

    “啊?”

    那位“便宜岳母”明显愣了一下,继而慈声说道:“孩子,你是受害者;”

    “高家赔偿你的一切,你自己好生收着,用不着给……”

    “没事没事,反正这些东西搁我这也是浪费!”

    没等李素馨说完,那少年便很是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反正我这人没什么追求的,吃喝玩乐,恣意快活~”

    “这些兵器,还是放在伯爵府上才有价值。”

    “真要等我玩儿没钱了,再问您要,您还能不给啊?”

    这话一出,在场好些修者,羡慕的眼珠子都红了!

    “为毛步无尘不是我们家的姑爷啊?”

    “这少年不仅长得俊,还亲手锻造出一把……哦不;”

    “准确的说,是可以拆成两把武器来用的、灵阶下品的‘子母剑’,赠予女方。”

    “而现在,他又将那足足六把‘玄阶中品’、十三把‘玄阶下品’的玄兵送出了手……”

    “慕了慕了,着实慕了啊!”

    一旁的高驰傲见状,却差点气吐血!

    那些玄兵,可都是他一锤子一锤子敲出来的啊!

    岳丰城毕竟不比天风国的王城帝都——

    在这里,凡阶上品的兵器都不常见;

    玄阶的,哪怕只是下品,也绝不敢放在店里卖!

    鬼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凝海境”的强人途经岳丰城,然后被那“玄阶”的利器所吸引,铤而走险的干出强盗劫匪的勾当……

    这种事情,以前并不是没发生过。

    因此,但凡是步入到“玄阶”的“利器”,稳妥起见,高驰傲都不会把它放在店中售卖,而是会将其收入储物戒指,贴身保管。

    却不曾想,这些本打算带去帝都、用以打开市场的“高端囤货”;

    如今,却都为步无尘和伯爵府做了嫁衣……

    高驰傲好恨啊!

    下一刻,让这比猪还肥的家伙更气的一幕发生了——

    只听步无尘笑嘻嘻的对岳云嬗说道:“娘子,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可未免夜长梦多,我想在咱们入洞房之前,先跟岳父岳母一同前往高府抄家。”

    “省的去晚了,高家余孽收到风声,卷空家财跑路了!”

    “不如等先去抄完高家,再纵享温存?”

    “不知娘子意下如何?”

    伯爵府的大小姐顿时双腮绯红,不无嗔怪的刮了步无尘一眼!

    心里噗通噗通的道:“春宵一刻值千金这种话……你你你、你怎么好意思脸不红心不跳的当众讲出来的?”

    “你还问我‘意下如何’?”

    “我……你让我怎么答啊!”

    岳云嬗都能想到,自己如果回答“好”,肯定会被人解读成完事之后再那啥。

    可如果回答“不好”,那就更糟糕了——

    指不定那帮牲口们怎么编排我呢!

    说本小姐已经等不及要与你洞房花烛?甚至、甚至连抄个家的时间都不给你?

    步无尘见自家娘子一张俏脸儿阴晴不定的;

    而且,瞥向他的眼神、也有些嗔怪。

    心下恍然顿悟:“哎呀呀,哥是不是让她误会了?”

    “她是不是在怪我将高家的那些个身外俗物、看的比她这个新娘子还重要?”

    “是了是了,肯定是这样的!”

    “不行,我有必要解释清楚。”

    于是就听这少年一脸认真的道:“咳咳,可能我的说法,让你误会了。”

    “其实去高府抄家这事,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般热衷;”

    “我之所以也要跟去,是因为担心岳父带人抄家期间,伯爵府较为空虚。”

    “万一你我洞房花烛之时……”

    “在场的某个混蛋,因为妒火冲头,恶向胆边生的做出些‘行刺暗杀’的勾当来,那可就凶险了!”

    提及“某人”的时候,步无尘的目光,毫不遮掩的在宁王世子宁无缺的身上逗留了一秒。

    那意思,已是再明显不过的了。

    “可恶!可恶!可恶啊啊啊……”

    宁无缺气的浑身发抖,双目龇红!

    可偏偏步无尘又不曾指名道姓,他还真不好发作,只能憋着火、咬着牙,越想越气。

    尤其是当那少年谈及“洞房花烛”时;

    岳云嬗下意识表现而出的、娇嗔羞涩的模样,让宁王世子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每一寸神经、都像是被深深的刺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