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东宫有福 > 正文 第158章 第158章
    158

    蒙古人的骑射天下闻名,这是燕人都不得不承认的事情。

    骑马比的是骑术,射箭比的是准头。

    不得不说,达巴拉干能成为格拉图汗部年轻人里的翘楚,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看着他身形魁梧,但他在马上敏捷得不可思议。

    为了以示公正,马都是选的一样的马,参与比试的人要驾着马跑到尽头插了旗子的所在之地,拿到放在那里的弓。

    同时,在回程路上,要分别射掉放在沿路三张桌子上的三枚果子。

    期间不能停顿,停顿视为失败。

    整个过程不光考验了骑术,同样也考验了箭术。

    尤其中间不能停顿,也就说在去的路上,你不光要注意终点,还要记住果子的放置地点,这样你才能才回程路上,做到马不停射出箭矢。

    而马不停射箭,是十分考验骑术的,一个不慎就容易从马上摔落下来。

    同时,马在急速飞驰下,稍微有点失误,箭矢就会落空。

    ……

    此时,比试已经开始了。

    一人骑黑马,一人骑棕马。

    场上之人就见到两道影子,以极快的速度飞射而出。

    从起点到终点,不过只有五百米,眨个眼的功夫,两匹骏马已然回程。

    该到射箭的时候。

    两人皆是紧握手中的弓箭,箭矢已上弦搭好,只等瞄准后射出。

    此时两人双手皆没有握住马缰,考验骑术的时候也来了。

    为了区别,双方的果子一个在左侧一个右侧,所以双方根本看不见另一人的动作。

    随着咻咻咻,三箭而出。

    两匹马几乎同时到达了终点。

    已经有人去查看摆于道路两侧的果子,不多时果子的残骸被人取了来,皆放于托盘之上,供以所有人参观。

    一边的果子全碎,都是残骸。

    另一边的果子竟都是完整的。

    不光是完整的,每个果子上都插着一根箭矢,以至于十分醒目,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这三颗果子上。

    人群里传来纷纷的议论声。

    “这三颗果子是谁的?竟一个都没有碎。”

    “这是没碎好,还是碎了的好?”

    “当然是碎了的好,说明力气大,射箭若无力气,哪里射得死人?”

    就有人不服气了。

    “这不是比箭术,又不是比力气!”

    就在众说纷纭之中,答案揭晓了。

    没碎的三颗果子是卫琦的。

    你说果子没碎,但箭矢确实中了果子,可他们以前遇到的情况,都是果子被击碎了的。

    “大汗,您看这怎么判?”

    负责裁判的人,一时有些为难了。

    “以前怎么判就怎么判,这点小事还用问本汗?”

    负责裁判的人瞧了瞧大汗的脸色,心里已经明白了。

    记

    果然大汗跑来凑这种热闹,甚至还拿出彩头做奖赏,就是为了看汉人丢脸啊。

    此人微微叹了口气,转身来到场中。

    “此局,达巴拉干胜。”

    本来卫琦也没注意这边的情况,此时听到自己竟输了,他当即道:“等等。”

    负责裁判的人望了过来,正想解释缘由。

    卫琦却突然道:“你把果子切开来再看。”

    此人闻言一愣,可又不好不照着做,便忙叫人去取了小刀来,将三个果子从正中分了开。

    初时不显,细看顿时色变。

    竟是果子的果核全都碎了,每根箭矢的箭尖都插在了果核之上。

    既然能来当裁判,说明箭术不差。

    之前此人就想跟大汗说,射箭力道勇猛不算什么,只要找个力气大的就行,难得恰恰是举重若轻。

    指哪儿射哪儿,说射一寸,绝不多半分。

    这才是箭术大成的表现。

    只是能达到这一境界的人极少,蒙古人从小长在马背上,精于骑射。恰恰就是因为太会了,很多人都不会继续钻研箭术。

    以为只要命中率高就行,实际上指哪儿射哪儿,不过是作为一个弓手最基本的罢了。

    ……

    这边的动静,围观的人群自然看到了。

    一看,竟发现这个汉人射中了果核,且没破坏果子外表,哪怕不懂箭术的人,也知道这比把果子射得四分五裂厉害。

    毕竟果核比果子小,能透过果子把果核射碎,这准头神了。

    达巴拉干本来听到自己获胜,正谦虚地向对他起哄的人示意,谁知峰回路转,结局倒转。

    看到那果核,他的脸色也变了。

    难道这个汉人射箭比自己还厉害?

    他哪知晓老爷子为了训练卫琦的臂力,王家那个10力之弓,卫琦每天都要拉弓数百次不等。

    一开始是拉空弦,后来渐渐设定目标,目标有时是靶子,有时是则是果子,或者天上的鸟。

    射果子要不破坏表面,只把果核射碎,射鸟要求让你射左眼,不能破坏右眼。

    总之极为苛刻,一开始卫琦也以为老爷子是故意刁难自己,不过他这个人天性不服输,他就不信自己做不到。

    后来才知道,老爷子是为了训练他举重若轻,这样他以后练起霸王枪来,才能重则横扫千军,轻则如臂使指。

    众目睽睽之下,负责裁判的人也不能罔顾事实。

    只能改判卫琦赢。

    即使他知道这个结果,可能会让大汗不太高兴。

    ……

    不过宝宝很高兴,卫琦下来时,她快乐得像只小鸟。

    围着卫琦不停地转着圈圈,满脸都是笑。

    “五哥哥,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厉害,竟然能胜过达巴拉干。”

    卫琦本来抿着嘴角,极力不让自己笑出来。

    听到这话,他皱起浓眉。

    “怎么?在你眼里,我还不如那个达巴拉干?”

    宝宝被质问地有些结巴:“当然不是了,我也不知道你这么厉害,我这不是害怕你输了……”

    又想到等会还要比试摔跤,怕他输了摔跤比试觉得丢脸,宝宝又道:“就算你输了也不要紧,我不会嘲笑你的五哥哥。你不是草原人,摔跤比不过草原人很正常的,其实你在骑射上赢了达巴拉干,就说明记你已经很厉害了。”

    其实这种想法,是在场很多人的想法。

    在他们来看,这个汉人能在骑射上赢了他们族里的勇士,已经很长脸了,足够让达巴拉干羞耻一辈子。

    至于接下来的摔跤比试,这个汉人很可能会输。

    毕竟没接触过,不是长项。

    可宝宝和这些蒙古人不知道的是,大燕为了威慑笼络漠南那些蒙古人,每年皇帝都会在承德行宫里接见那些蒙古王爷们。

    这期间自然少不了一些看似玩乐,实则是互相较量的场面。

    所以宫里的皇子们,怎可能不会骑射不会摔跤?

    他们从六岁时,除了每天要去上书房读书外,下午便是学骑射和练摔跤。

    卫琦八岁时,就在承德行宫,当着元丰帝和那些蒙古王公贵族的面,赢了对方一个与他同龄的蒙古小世子。

    这种场面他没少经历过,即使近些年疏忽了,但记忆没忘,而卫琦经过老爷子的教导之后,在武艺上有脱胎换骨的改变。

    也许现在让卫傅来跟卫琦过招,也不一定能赢了他。

    不,不是不一定,是肯定会输。

    两人曾试过,不过卫傅本就不是以武力为主。

    别人说自己不行,卫琦通常都懒得理。

    可这个蠢丫头,一口一个他会输,这让卫琦心里极为不爽。

    他又是那句话,你等着看就是。

    而后,人又上场了。

    此时,达巴拉干已经做好热身准备了。

    在经历了方才的失败,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没有碾压这个汉人而后狠狠地嘲笑对方的想法了,他只想摔跤一定不能输。

    若是输了,他以后可真没脸见人了。

    熟知摔跤的都知晓,开始的热身很重要,这样才能保证身体的柔韧度。

    达巴拉干以为这个汉人肯定不懂,觉得就是拼力气,谁知对方边往场中走,边在活动腿脚颈子乃至手臂手腕。

    他隐隐地听到了一阵十分清脆却又低沉的咔咔声,似乎这个人的所有骨头都在动。

    “你输定了!”

    达巴拉干压低身子,摆出对敌的架势,眼睛泛红道。

    卫琦瞥了他一眼:“废话那么多,开始吧。”

    两人的体格都是高大魁梧壮实那一挂的,细看达巴拉干要比卫琦更魁梧些,但卫琦却高他了一线。

    摔跤没有什么规则,除了不能攻击下三路外,身体除了脚以外,任何部位落地就算输。

    当然还有一种最惨烈的败法,那就是双肩落地。

    蒙古人里甚至有这样一个规则,在较为正式的摔跤比试里,三轮皆赢,且双肩一次未着地者,誉为巴图尔。

    巴图尔在蒙语里,是英雄、勇士的意思,和燕人话里的巴图鲁是一个意思。

    从观赏角度来看,摔跤并不好看。

    蛮横、暴力、直接、粗鲁,却是属于男人和男人的对撞,勇士和勇士的对碰,足够让任何人热血沸腾。

    围观人群里,属于达巴拉干的伙伴,已经做好准备,若是等会达巴拉干占了上风,就会使劲给他打气喝彩,从声势上彻底压倒这个汉人。

    他们不觉得记达巴拉干会输。

    因为达巴拉干之所以是年轻人里的头一号,就是因为他曾在格拉图汗部与哲布图克图汗部比试中,三轮皆胜,双肩一次未着地,被大汉称赞是年轻人里的巴图尔。

    这样的达巴拉干,怎么可能会输给一个汉人?

    虽然这个汉人看着也很壮实就是了。

    这个想法也不过刚刚浮起,场中的比试已经开始了。

    双方手臂搭在了一起,甫一接触,几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听得轰地一声巨响,有人落地了。

    不光是落地,还是狠狠地被摔在了地上。

    草地上的泥土随着訇然作响,被震得飞跃而起。

    是谁?

    是谁落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