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谁是天眼 > 正文 第八十二章一劳永逸
    “呵呵。你们平时都是这样沟通的吗?”李正看着郑子的背影苦笑道。

    这个郑子真是公厕里的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前言不搭后语不说,还经常动不动就溜走。

    “我们的沟通方式是意识交流。语言交流会损耗能量。所以我们都是言简意赅。”花仙子嫣然一笑解释道。

    李正闻言恍然大悟,怪不得每次和他们交流没几句,事后却发现好像什么都动了,原来在言谈过程中,对方早已把意识灌输到自己的头脑里了。李正不由惊羡平行世界的这种沟通方式,要是现实世界里也能这样,何须烦恼向林娇娇表白。

    “你想去哪看看?”花仙子问道。

    “我也不熟,你说去哪就去哪”

    “园林还是庭院?道观后面有座庭院,是师兄弟们修行打坐的地方。那边有座园林……”

    “去园林吧。”李正打断了花仙子的话,有花仙子这样的大美人陪着,肯定不能去看修行打坐啦。

    “好吧。跟我来。”花仙子说完,纤纤细步走在前面带路。

    这是李正第一次见到花仙子的本来面目,其实这样的面目也还是花仙子的意识幻化的结果。但是花仙子现在的模样完全符合李正心目中经典古代美女的特征。闭月羞花,温文尔雅。除了较为宽松的道袍遮住了身材,所有的一切都勾人心魄。

    “咦,那个不是……”刚走走进园林,李正指着一个正在修剪花枝的女人惊叫道。

    “嗯,她就是慧慧。上次让她不幸受到牵连,心下有愧,我就把她的一缕残魂收集起来带回了这里。让她在这种花种草,体验这世外桃源的生活,算是对她的一种补偿吧。”花仙子温柔地解释道。

    看见花仙子和李正走了过来,慧慧冲着她们点了点头,微微一笑。

    “只可惜她没有慧根,窥破不了意识交流的沟通方式,所以没法说话。”花仙子一边解释道,一边礼貌地对着慧慧点了点头,算是回礼。

    看着慧慧的笑容无忧无虑,天真浪漫。让李正对她的愧疚之情淡化了许多,这样闲云野鹤般的神仙日子对慧慧来说又何尝不是最好的归宿。

    “你和林娇娇的感情发展得如何了?”走过慧慧护理的园地,花仙子突然扭头问道。

    花仙子经常到现实世界堵截玉虚宫作乱,接触现实世界比郑子要多一些,说话不像郑子那般文绉绉的咬文嚼字。

    “还行吧。还算顺利。”李正回想起晚上和林娇娇在顶楼那情深的一吻,不由得心头发热。

    “真羡慕你们,可以爱意情仇。”花仙子嘴角含笑的说道。

    “这有什么好羡慕的?你也可以的啊,我看郑子也不错嘛。”李正邪恶地电气了鸳鸯谱,在李正的认知里,花仙子这番倾国倾城的模样不知是多少人惦记的大白菜,自然也不缺攀爬菜园子的猪。

    “平行世界里是没有男欢女爱的,没有了肉身,谈请说爱有何意义呢?”花仙子伤感地回道。

    李正一愣,想想也确实如此,柏拉图式的爱情再美好也不过是海市蜃楼,感觉还比不上网恋。没有了肉身作为载体,又怎么能感受到爱情的美好呢。

    “那你可以多回现实世界看看,感受一下爱情。”李正坏笑着说道。

    “讨厌,尽出馊主意。”花仙子娇嗔一笑百媚生,看得李正心神荡漾。

    “她们到了。”正当李正如痴如醉,却被花仙子无情地打断了思绪。

    “哦。”李正一抹嘴上的哈喇子,凝神屏气间也感到了股熟悉的杀气自远处飘过来。这是他第三次和玉虚宫的人交手,对这股气息太熟悉了。

    花仙子带着李正很快回到了道观的山门处。只见郑子和二十来个道士,手持着宝剑,早已摆好阵势静待着玉虚宫的杀手。

    李正不由得心下疑惑,郑子不是说平行世界里没有有形的兵器吗?难道这些道人手里握着的都是烧火棍?

    “他们手中的不是兵刃吗?”李正低声询问身旁的花仙子。

    “都是意识幻化出来的影像而已,不过也能重创对方,只是没法斩草除根而已。”花仙子侧头轻声解释道。

    “哦哦。有用吗?”李正尬尴地挠了挠头问道。既然平行世界里所有的一切都可以靠意识幻化出来,干嘛不直接把对方幻化嗝屁呢?

    “肯定没用了。所以才把你留下来在这截杀她们啊!等会战斗的时候你不用出手,你只负责观阵,看到有被我们重创的,你负责了断。”

    “意思让我负责补刀?!”李正惊呼道。感觉自己的战力被无情地忽视了。

    “不行吗?这里只有你才具有斩草除根的能力。”花仙子嘴角含笑地说道。

    “也不是不行,只是觉得你们也太不拿天选之子当回事了。就让我干打扫战场的活。”李正无奈地说道。好不容易来一趟平行世界,没想到当起了清洁工。

    李正话音刚落,只见前方一群黑衣人急速地向道观方向飘来,速度之快如高速行驶中的动车。

    看到前路受阻,玉虚宫的队伍很快停了下来。

    “呵呵!清风观的人今天是伤了哪根筋,莫非不想让我们去现实世界不成?”玉虚宫为首的黑衣人轻蔑地问道。

    “师父有令,大乱在即,任何人不得出入意识通道。”郑子沉声说道。

    “呵呵呵,笑话。意识通道又不是你家的。你们不过就是看门狗而已,我们要出去,你们能拦得住吗?”

    “拦不拦得住还得这个说了算。”郑子晃动着手中的宝剑,厉声说道。

    “哈哈哈!都斗了几千年了,顶多就是打得重修而已。这样打下去有意思吗?你不烦,我都烦了。”

    为首的黑衣女子和郑子面对面交谈,嘴唇未动,李正却能将对话听得一清二楚,而且语速极快,让李正沉浸式体验了一把意识沟通。

    双方打了一会嘴仗,玉虚宫的人见郑子众人堵在路口无退意,开始收缩队形想要绕道而行。

    看到玉虚宫的人队形开始变换,郑子和一众道士默契地迅速四下散开,结出一个雁形阵,把玉虚宫的众人围了个半圆。

    或许玉虚宫与清风观交手的次数实在太多,早已厌烦打打杀杀却又打杀不死的游戏,继续变换着队形想要逃出包围圈。

    见玉虚宫的人只想逃走,并无战意,郑子一众人等也不含糊,挥动着手里的宝剑主动逼了上去。

    玉虚宫的人只好四下散开,迎接清风观的冲击。见双方战在一处,李正有意想冲上去帮帮手,却被花仙子叫住了。

    花仙子使了个眼色,示意李正按计划行事。李正从未在平行世界里动过手,觉得观战了解下实力也未尝不可,也就放弃了冲上去的念头,看着花仙子挥动着宝剑加入了战团。

    看着交战双方各显神通,李正发现玉虚宫的这批人马比前两次的要强悍很多。不仅身法快速流畅,而且还能挽出了犀利的剑芒。李正暗自评估一下,凭自己目前的实力,要是单挑这二十来号人,估计够呛。

    正当李正看得津津有味之时,一个黑衣人被郑子凌厉的攻势刺中了肩头,开始动作迟滞,逐渐落了下风。

    看到这一幕,李正知道该是自己出手的时候了!

    李正气走丹田,抬起右手唰唰挥动两下。只见两道锋利的刀芒从指间飚出,瞬间凝聚成一道犀利的分身斩,对准受伤的黑衣人疾射而去。气势如虹,势如破竹!

    受伤的黑衣人毫无招架之力,被分身斩劈成了一缕轻烟,向李正的胸口飘来,被祖龙玉吞噬得一干二净。李正身上的道袍本来就是件皇帝的新衣,遮挡不住李正身上的祖龙玉。

    李正以为只有无影断魂刀可以带到平行世界,没想到祖龙玉也可以。看来始皇留下的东西还真有点道行,可以两边通吃!

    李正瞅准时机连续捡了几条死鱼,才发现在平行世界里使用劈空断魂斩,不仅能量损耗小,而且恢复的速度极快。尽管频频使用了四五次分身斩,依旧精神抖擞,丝毫没有疲惫的迹象。

    正愁找不到足够的暗黑力量修复祖龙玉。这下同时涌出来二十多盘硬菜,李正欢喜得两眼放光,像只站在船头的鸬鹚一样,警惕地扫视着战场,只要看到有黑衣人受伤,毫不气的一个分身斩挥过去,把暗黑力量自动收入玉中。

    分身斩在平行世界里的出击速度比平时快了数倍,隐蔽性更好。李正频频得手并未引起玉虚宫杀手的恐慌。等到玉虚宫的领头人发觉自己战队里的人马越来越少,才留意到清风观的战队里今天隐藏了一个专杀意识的高手!

    其实就算清风观的众道士不出手,李正想要拿下玉虚宫杀手的项上人头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李正却不心急,施展开移形换位的身法围着激烈的战团丢手绢,专挑受伤的下手,也不主动攻击对方。

    看着势头越来越严峻,玉虚宫的领头人虚晃一剑,抽身跳出了战团。仰头一声长啸,只见一道红光从她的嘴里像信号弹一样快速升起,在蔚蓝的天空中炸开了一团不一样的烟花。

    看着这个别具一格的mayday信号,李正索性停住了脚步,欣赏着天空中绚丽烂漫的景象。这可是平行世界里难得一见的美景!

    李正知道自身眼下的实力也不允许低调,既然下定了一网打尽的决心,就得给对方叫家长的机会,等到天空中的烟火散尽,李正才闪到了玉虚宫头领的面前,嬉皮笑脸地看着对方。

    “停手!”郑子见李正抢了自己的位置,倏然后移到一丈开外,大声叫道。

    围攻得斗志昂扬的一众道士立即收住了攻势,分散到了四周,把玉虚宫的残余人马围了起来。

    玉虚宫十多名残兵败将也顺势收缩了战队,围成了一个小圈站在了头领的身后警戒着。

    “你就是二郎神?”黑衣头领冷声问道。

    “然也!”李正摇头晃脑地答道,一副丝毫没把对方放在眼里的表情。

    “我们宫主很快就会赶来,识相的话,赶快滚回你的世界去。否则被我们宫主逮到,定要让你在玉虚宫为仆为奴。”

    李正知道对方忌惮自己的劈空断魂斩,却又没有退缩的机会。只能扯起虎皮做大旗,拖延时间等待后援。

    “哈哈哈!就怕你们澡堂子太小,容不下我这么大个技师伺候。”李正调侃道。笑容既邪恶又不屑!

    “放肆!口出狂言,不怕姑奶奶撕烂你的臭嘴么?”黑衣头领举起手中宝剑,横眉冷对,咬牙切齿地说道。

    “嘿嘿,还不知道谁撕谁呢?”李正故意激怒对方。

    虽然分身斩连连得手,但是对手毕竟是个头领,李正也不敢太大意。他想激怒对方单挑,这样可以比较全面地了解玉虚宫的实力。

    果然,忍无可忍的黑衣头领一声娇叱。“找死!”

    从对方磅礴的剑气中,李正明显感觉到黑衣头领的战力要强盛很多,一个移形换位避开了锋芒。嘴里还不忘调笑对方。“就这点气力,我怕是喝奶都不够吧?”

    黑衣头领很快被李正不三不四的行为气成了一只变色龙。手中的宝剑一剑快似一剑,全是辛辣狠毒的杀招。

    李正也不心急,气定神闲地继续左闪右躲,等着她放完了手头的大招,李正才挥起右手,轻松地使出了一个分身斩,带着刺耳的风声杀向黑衣头领的面门。

    见来势凌厉诡异,黑衣头领扎紧马步,将手中兵刃立在胸前。虽然硬生生地抵挡住了分身斩,却被强大的冲击波震得手中兵刃消散无踪。

    黑衣头领的身子向断线的风筝向后倒飞出去。李正趁势又是一个分身斩逼将上前,毫无还手之力的黑衣头领只能眼睁睁看着分身斩刺入体内,娇躯瞬间身裂魂消。又是一道轻烟消失在李正胸口的祖龙玉里。

    头领被杀,玉虚宫的余孽很快乱了方寸。李正终结起这群迷途的羔羊也简单粗暴起来,三下五去二就杀了个精光。

    “兄台,不愧是天选之子!”见李正这么快就解决掉一众黑衣女子的超度问题,郑子竖起大拇指真诚地夸赞道。

    像玉虚宫的这种死法,连战场都不用打扫,一众道士开心得附和着夸赞起李正来。

    趁着玉虚宫援兵还没来到的空隙,郑子带着大伙给李正搞了个表彰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