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排球少年]目标是称霸全国 > 正文 第5章 夏川晴空-5
    “你见过……凌晨四点的北海道吗?”

    那疑问从少年的口中问出来,像是缥缈在远方的风,听不真切,萦绕着远山,不停的回旋,从山顶的绿意下降,直至山脚,都是一片寒冷的色调。

    四点的北海道?

    乌养自然是没有见过的。

    但是当他对上晴空的那双灼灼燃烧着的眸子,好似就看见了,透过那赤金色的眼睛,他看见了远山,他看见了厚重的雪,不停的叠嶂,永远也看不见尽头。

    那是北海道的冬天。

    乌养的心情稍显有些复杂,虽说晴空的性格看起来就和日向的一样,单纯的很,但是实际上敢一个人就因为想要强化自己的能力,独身一人去往北海道的,实在是有些过于勇敢了,就算是他们这些大人,都无法拥有这样的热情。

    不过也对,晴空正值这个年龄,还有那股劲。

    身上全是炽热的温度,就像是太阳一样的散发着热度。

    乌养是不会讨厌这样的人啦,只是怎么说呢,听到那句话的一瞬间,那种寒意就从脚底升起,话说真的也有人为了梦想去北海道特训的欸,还是凌晨的四点的北海道,那还是冬天??

    事实上,那确实是有,还就站在他的面前。

    乌养摸了摸兜,忽然想给自己点一根烟。

    还是自己的见识不够多啊。

    他默默的叹了口气。

    “行吧,但是你不是完全为了日向和影山的事情来的吧,”乌养说道,他最后只是捏了捏烟包,并没有真正的就在学生的面前抽烟,他对上晴空的眼睛,路灯一闪一闪的,在上面扑棱的飞蛾也在不停的扇动着自己的翅膀,细小的灰尘飞舞在中间,散开一片又一片,“你应该还有其他事情吧?”

    比如说第一次加入有排球部的高中,不知道该怎么相处之类的。

    这才是他这个年纪该想的问题啊。

    “这么说的话,的确是有一件……”晴空迟疑的说着,脸上露出犹疑之色,在乌养挑眉望过来的瞬间,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大地是管理体育馆的人,只要他没有到的话,排球部也就不会开始早训。

    现在正值盛夏,天气闷热的要命,稍微动一下就会出很多的汗,衣服稠黏的不像样,也就早上的天气稍微凉爽,还算得上舒爽。

    他往前走了几步,其他的人已经早早的来了,而日向和影山最近因为速攻的事情出了矛盾,基本上没有太讲过话,没了他们平时的吵吵闹闹的声音,还真有点寂寞,而田中和旭的发球也在逐渐的进入正轨,再加上昨天的那位少年——

    一切看起来都很值得期待的样子。

    排球部一向都有早练,无论是寒冷的冬天还是闷热的夏天,都不能阻止他们为了向全国进军的努力步伐,夏川的话……

    大地沉思了一下,对方应该会先处理转学的事情,才会到排球部来吧,而且通知的那个比赛,也是下午结束完课程之后。

    然而让大地始料未及的是——

    “喂,那个跑过来的身影是晴空吗?!”

    在他身后的西谷夕忽然大声的叫道。

    他的声音是隐藏不住的惊讶。

    这个时候去跑步……?

    大地也不免的愣了愣。

    他走过去一看,顺着西谷夕的方向看去,那灿烂的肆意飞舞的头发确实是夏川晴空的,对方还带着一副运动耳机,装备齐全。

    “哎呀呀,”在旁边也好奇跟着过来的菅原也不禁说出了声,“他还真是努力呢,像这种季节,我们都免不了的想要睡一下,他这个样子,估计是跑了挺久的感觉?”

    “欸欸欸?!”收拾好了的日向翔阳也凑过来,他动了动他橙色的脑袋,不停的扭动着,似乎是想要从缝隙里面看看晴空的身影,“晴空这么努力的吗?!我也不能输,决定了明天我也要早起一个小时跑步!!”

    “五点起来……?”听到翔阳的发言,菅原挑了挑眉。

    其实五点完全在呼呼大睡,而六点搞了闹钟甚至还想睡的日向翔阳的声音忽而就弱了下去。

    影山看着那逐渐跑过来的声音,神情不耐的啧了一声,总觉得在哪里好像输了一样,他难得的赞同了翔阳的说法。

    既然这样,他明天四点就起来跑步。

    “喂,影山,收收你的表情,”在一边的菅原提醒着他,“明天我绝对要比你们任何人早起跑步的意思完全写在了脸上了哦。”

    “哈哈哈哈,这么一说,我们可不能输,”大地笑道,“我们下午就可以看见晴空的实力了,大家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是!!”

    晴空自然是不知道自己跑步的姿态被人看了个一干二净,还激起了排球部的斗志,他只是一直保持着习惯,从小时候开始的运动习惯不是那么一两天就能改掉的,他甚至有一天去哪个地方旅游的时候还遇见了一个大学生,对方骑着自行车好奇的问着他是不是喜欢跑步。

    平心而论,晴空只能说一般。

    但是看见对方那真挚的目光,晴空就非常有活力的回应着对方。

    “是的,跑步是非常有益的活动,能够促进血液循环……”用这种非常正经的又出乎意料的回答着对方。

    他还记得对方被他的话惊讶到然后突然又哈哈大笑的表情。

    至今晴空也没太明白为什么对方问他喜欢不喜欢跑步,对方看起来不像是随便逮着一个跑步的人就问你喜欢跑步吗这样的人。

    如果晴空当时问出这个问题的话,对方大概也只会说一句因为你看起来对你坚持的运动很认真嘛。

    这也确实也是,晴空往往对待一个事物非常的认真,就算是当初被借过去打棒球的事情也非常的认真,不然棒球教练也不会问他要不要留下来,不过那个教练也非常的通情达理,了解了晴空除了排球什么都入不了他的法眼,就再也没有问过他要不要留下来的问题了,不过也时常也喊晴空去帮忙。

    “夏川晴空是吧?”昨天匆匆忙忙离开的班主任认认真真的看起了他的转学资料来,怎么说呢,他的偏科情况还真是……让人大吃一惊啊,国文直接能好到直接直逼年级第一名,而数学这种是单位数啊,“你是从巨摩大转来的,我记得那个学校,去年打进了甲子园吧,还是全国第一?”

    就算是老师,也会关注这类新闻,何况还是国民普及度这么高的一个运动,再者这种东西都会上时事新闻,不知道都难。

    “是的,那个学校的训练确实是很厉害,”晴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表情有些微妙,“那个投手也很厉害,该说性格很厉害呢还是说球技很厉害呢。”

    老师稍微瞪大了眼睛,有些惊讶的看向他,他有些怀疑的问着晴空,“你该不会打过那个叫什么本乡什么的球吧?”然而他说着就摇了摇头,否决了刚才的说法,“怎么可能呢,那可是甲子园称霸的队伍,你不是没加入任何社团嘛。”

    老师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他站起身,拍了拍晴空的肩膀,“走吧,我带你去教室,你昨天已经参观过了吧,不用紧张,和同学们好好相处。”

    晴空也没有出声去纠正老师的想法,他只点了点头,跟着老师一同进了教室,西谷一下眼尖的就看见了他,对着他挥了挥手。

    “哦,你和西谷认识吗?”老师敏锐的察觉到了晴空情绪的变化,看着西谷的身后刚好还有一个座位,就安排晴空坐他身后去了。

    作为早上见证了晴空跑步的一员,西谷不会藏着掖着,直接开门见山的问着他,“晴空,你早上跑步是怎么回事?你五点就起床了?太厉害了吧!”

    西谷这一下像是连珠炮弹的问题直接把晴空给问懵了,他拉开椅子坐在西谷的后面,慢慢的回应了西谷的疑问,“原来早上你看见我了啊,”他稍微停顿了一下,“话说谁跟你说我五点就起床了?就算是白鸟泽的牛岛也不会进行这种不符合身体规律的跑步吧。”

    晴空这话说的严肃,就像是一个格外注重养生的老爷子一样。

    没想到得到如此回应的西谷愣了愣,他眨了眨眼,“啊哦,说的也是,我们早训也是六点半接近七点才开始,冬天都会延迟些时间呢。”

    “是啊是啊,”晴空跟着点头赞同了西谷的说法,他双手抱臂,一副早起完全不可取的态度,“四点去看夜空真的要命。”

    “说得对,”西谷也接着晴空的话继续说道,他稍微一顿,忽然就反应了过来,“欸——晴空你四点去看夜空??!”

    这也太要命了吧,要西谷他自己的命!

    谁会四点中去看夜空啊,难不成他之前在北海道都是四点或许更早就起来了吗!!

    太恐怖了吧!这个时间!!

    “西谷!给我坐下!现在还在上课,对转学生有兴趣的话下课再去问!!”

    “哦……好的。”被老师点了名的西谷顿时就安静了下来,但是不出几秒钟,他就又转过身子悄悄的问着晴空,到底是什么情况。

    然而老师就跟长了顺风耳一样,西谷一开口,又立刻让他噤声。

    这下西谷是彻彻底底老实了。

    晴空稍微停顿了一下,从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唰唰的写了几个字,就丢给了前桌的西谷。

    然后西谷和晴空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开始了‘安静’的交流。

    老师一忍再忍,忍无可忍,无须再忍,他猛地折断了手中的粉笔,“西谷,夏川,出去罚站!”

    真是可喜可贺,夏川晴空在转学的第一天,就被老师请出去罚站了。

    这还真是青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