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排球少年]目标是称霸全国 > 正文 第19章 夏川晴空-19
    或许从旁边来看的话,又是另一种不同的体验,既然晴空刚吃完饭,黑尾干脆就喊他来当一下记分员。

    今天的晴空刚巧都站在不是很能拦网的位置,所以他的拦网技术暂时性的还没有暴露,但是实际上他的拦网比起最开始转学到乌野的时候,已经进步很多了。

    不过嘛……晴空抬眼看了下木兔的扣球,连月岛都很难拦住的球,如果被他拦住了的话,是不是他就已经赢过月岛了,不是从身高上,而是从另一种角度来赢。

    “总觉得……月岛,”黑尾站在月岛的身旁,也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来自不远处晴空那闪闪发亮的视线,“夏川好像用一种很微妙的眼神看着你呢。”

    “一直有的事,”月岛表示都习惯了,他略带嘲讽的笑了一声,“夏川学长会下意识的盯着很强的人观察,既然他没有看你的话,黑尾学长是不是也很弱呢?”

    “你这个小子……”

    乌野气人这方面一定是祖传的吧,怎么一个二个的嘴巴都那么毒。

    晴空确实有盯人的习惯,偶然他不笑着盯人的时候,感觉他下一刻就要跟人干架了一样,其实不然,之前的棒球教练曾经说过他,他的眼睛是特殊的,他的眼睛能够看到比平常人看不见的东西。

    “是指的我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吗?!难道我是从哪里遗失的道士吗?!难不成我意外的很厉害,是光选中的人?!”

    “怎么可能啊呆子!!”棒球教练被晴空跳脱的思绪给弄得头大,他忍着怒气继续说道,“我是说……你的眼睛很好,视野很广阔,比如说别人用两秒钟才能看清的东西,你一秒钟就能看清楚,别人眼里觉得很快的东西,在你的眼里就格外的慢,就像是放慢的电影一样。”

    “欸,是这样吗?”变成了豆豆眼的晴空似乎是难以思考这个问题似的,他从来没有注意过这方面的问题。

    “所以,你会在棒球方面的造诣高啊……”说道这里,教练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晴空,暗骂了一句,“可恶,如果是一开始的话,再怎么也要把你给弄进来。”

    “你说的好恐怖啊!教练,你难不成是什么杀手吗?!”

    “说不定是呢?”教练阴恻恻的笑着。

    晴空顿时就不敢动了。

    为什么教练是这么凶的存在啊,那个叫本乡的投手也是,总是用杀死他的目光看着他。

    如果晴空不是每次那么轻松的把本乡的球给击打出去还打成了全垒打,轻轻松松的绕了垒包一圈的话,本乡也不会这样看着他了。

    虽说他们不在球场的时候,关系出乎意料的好,就连那个捕手都调侃着他们两个是欢喜冤家。

    “晴空,你要多利用你的眼睛。”

    教练的声音有些低沉,像是叮嘱也像是担忧,他背着手,站在一片雪地之下,遥远的望过去,那是一片被雪掩盖的连绵的山际。

    晴空呼出一口气,那沉重的呼吸在空气中凝结成了白色的雾,他略微点了点头,“我会的。”

    他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把自己全身上下所有的优点无限的放大化。

    在世上有些人往常经过人点醒也不会醒悟。

    一直处于迷茫中心,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干什么。

    但是晴空他……

    一开始就知道了,他好似从来没有迷茫过,一直有着一个坚定的目标,为之前进。

    光是做到这一点,晴空这个人,已经很了不起了。

    “晴空要不要试试?”黑尾他们暂时停下了练习,他走过来拿着水杯喝水,看了眼若有所思的晴空,“你在想什么?”

    “我不试了,明天再说吧,”晴空先回答了黑尾第一个问题,他看了眼音驹的自由人也来了,说是要训练那个高大的不得了的那个家伙,晴空努力说服自己不要在意对方的身高,毕竟对方也只是一个刚学排球的小菜鸡,他可是前辈很强的,所以完全赢过对方了呢,他维持着这种微妙的攀比心继续说道,“我只是在想,木兔前辈的能力,像是只要一个球没有拦住的话,他就越来越高涨呢。”

    “某种意义上算是,”赤苇也走了过来,碰巧听到了晴空的话,他看了眼在那边跟着月岛说些什么的木兔,“木兔学长的情绪确实是一个很难控制的点,但是实际上并不难解决。”

    赤苇总是会用各种方法让木兔振作起来,所以这点枭谷的人员并不是很担心这一点。

    “那赤苇,”晴空转眼看向赤苇,在他略有些疑惑的目光下,问着他,“我和木兔的球,你更喜欢哪一个?”

    赤苇瞬间卡壳了一下,他仔细的回想了一下今天晴空的扣球,按理说,晴空扣球的力气应该和木兔的差不多大,但是因为他在对面,所以不是很能体会到跟晴空站在同一个球场的心情,但是……如果不是他的错觉的话……

    “夏川,”赤苇抬眼问着晴空,“你会提前站在二传手想要扣球的位置吗?”

    这话一出,连旁边的黑尾都愣住了,差点手里的水都掉了出去。

    他只听过二传手会传出扣球手想要扣球的球,但是从来没有听过扣球手会主动提前的站在二传手想要传球的位置啊。

    这也太恐怖了吧?!

    在黑尾惊讶的目光下,晴空迟疑了一秒,黑尾刚以为他要说出什么惊天大论的时候,然而他只是惊讶的反问着赤苇,“我是这样的吗?!!”

    “为什么你的事情你自己都要跟着惊讶啊?!”黑尾真的差点都要把手里的水给丢出去了。

    “嘿嘿,”晴空挠了挠后脑勺,有些羞涩的说道,“因为我对这方面很迟钝了。”

    “……是吗?你倒是对其他人的习惯了解的很。”黑尾睁着无神的眼睛看向晴空,该不会这个家伙就是一个纯正的笨蛋吧。

    “黑尾,你刚才是不是认为我是笨蛋了?”

    “为什么这个意思你反而能懂啊?!”

    “在我看来是这样哦,”赤苇打断了他们的谈话,接着他们的话继续说道,“要不然,你来跟我们配合一下怎么样?”

    “这个想法不错欸,”黑尾点了点头,“加上夜久和列夫?”

    “嗯?怎么了?好像我听到我的名字了!”列夫一下就从地上爬了起来,那股死活不起来的气息顿时消失了。

    “喂,列夫!!”夜久吼道他的名字,刚才那个死皮赖脸的不起来的列夫呢?!怎么就不见了!

    “夜久,我是在想要不要试试这家伙的扣球?”他伸手指了指晴空,“赤苇想要给他传球试试。”

    “欸,是这样吗?”黑尾解释的很简单,夜久也很快就明白了,“嘛……估计列夫也不想要练习基础了,那既然的话,就来让他来拦网吧,正好,我也想要试试这个人的球。”

    夜久是音驹的自由人,既然是以防守为特点的球队,在这样的队伍里面担任自由人的话,那他的接球技术一定是相当的高超了。

    “那成员你们音驹的就分成一队,夏川加入我们这边。”赤苇简单的分了下组,“木兔前辈去计分吧。”

    “欸,我也想要跟晴空一起打球,为什么要我去计分啊!”木兔不满的囔囔着。

    “因为你今天的扣球已经超过范围了,再打下去会对身体不好,”赤苇言简意赅的说道,“再任性的话,明天我一天都不会给你传球的哦,木兔学长。”

    木兔一下就阉了下去。

    “木兔前辈变成了灰白色了,赤苇好厉害。”

    “别因为这点打击就不要灰心啊木兔,不就是一天不能扣球吗?这可是千年一遇的好机会。”

    “不……一天都不能扣球实在是太难受了,勉为其难我可以接受计分!”

    “那还真谢谢你的勉为其难。”

    “什么意思啊黑尾!”

    “那么,”赤苇用笔点了点白板,把笔盖扣上了笔,“我们这边就是我、月岛和夏川了。”

    “而我们这边是我、夜久和列夫,”黑尾笑了声,这还算是第一次对上晴空吧,虽然也想要跟晴空做队友试试,但是比起那个,还是更想要接下晴空的球啊,说不定明天的比赛还能给队员传授一点经验什么的,他抬眼看了下白板,“不过你们为什么叫无敌旋风霹雳队?”

    这个名字好土。

    他们的名字倒是简单的音驹队。

    赤苇稍微停顿了一下,或许是因为木兔的原因,他也会下意识的看扣球手的想法,“夏川说这样的名字会赢一筹。”

    而至于月岛……勿cue,说的就是不想理晴空的模样。

    正常人会取这么土的掉渣的名字吗。

    “什么嘛,”晴空完全注意到了那股想要说但是又没说出口的嫌弃,他认真的反驳道,“名字这种事情,就是要取的拉风才有气势啊!”

    “欸——”黑尾拉长了语调,他伸手摸了摸晴空的头发,一脸慈爱的看着他,“那你一定经常看jump吧。”

    “你怎么知道?!”晴空立刻用戒备的目光看着他,“我可不会把我限定版的漫画借给你!”

    “不,谁会在意限定版漫画啊,”黑尾笑了一声,眼睛弯了起来,完全是用一种调笑的目光看着他,“那些漫画挺好的。”说着他点了点头,“嗯,挺好的。”

    至少还证明晴空这个人,充满着童心不是吗?

    唉,就算今天他们打完比赛,明天就可以商量出对付晴空的方法,这可怜孩子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