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排球少年]目标是称霸全国 > 正文 夏川晴空-29
    只要把他逼近不会有人传球的位置就好了。

    这个作战就是如此。

    “泽村前辈!”

    “来吧——!!”

    “可恶啊,又被接起来了吗?!”

    “总觉得这次总是被接起来啊。”

    “又来了!”

    “快快快,回防!”

    “再一次!”

    “可恶,先手被音驹得到了。”

    晴空的脚步停顿了一下,他捏了捏手指,转眼看了看影山的方向,他擦了擦脸上的汗,似乎是没有察觉到战局的变化,晴空又转眼看了看比分,8比10,音驹领先,虽然比分相差的不大,但是这局比赛的节奏,已经被音驹所掌握了。

    而且,从这局开始,他就没有扣过一个球。

    他全部都当了一传的位置,而且老实说他的传球并没有扣球那般优秀。

    总觉得好奇怪啊,晴空想着,这局的节奏。

    想要扣球,晴空难得的咂了咂嘴,腮帮子都跟着鼓了起来,他的发梢早就被打湿了,贴在了他的额头上,他抬头呼出了一口气,再次专注在比赛上。

    下一个轮转,他就会再次回到前排,这样他的扣球次数应该就会增加了。

    “田中!”

    “我来!”

    “多位置攻击来了!”

    “是谁?!”

    “好!!成功了!”

    晴空眨了眨眼,他这个时候已经回到了前排,但是他依旧没有扣球,真是奇怪啊,他转眼看了看对方,气势也没有多大的变化,说不上来的不对劲。

    “哈哈……”乌养站在场外,当然能把整场比赛看进去,他忍不住的笑了两声,他察觉到了局面的变化,“晴空被针对了啊,没想到是这种方法。”

    “嗯?乌养君,这是什么意思?”在一旁的武田没太懂乌养的意思,他仔细的打量着球场的情况,也没观察出个什么不对劲出来,“夏川君被针对了……?”

    “是那个啊,那个。”乌养伸出手指头在空中画着圈,“音驹很会接球对吧?同样的,他们也很会把球传到想要的位置,也就是说,他们把球传到了让晴空不会叩击的位置,当晴空在后排的时候,你发觉了吗?”

    “是哦!”被乌养这么提醒,武田想起来了刚才的情形,“夏川君在后排的位置,他基本上都是一传的位置了。”

    “是啊,”乌养点了点头,继续分析下去,“当他现在走到后排的时候,他们又想法设法的让晴空扣不了球,让其他人扣球,简单来讲,就是从他们这边封杀了晴空的扣球,只要一旦那个恐怖的扣球不开始的话,晴空就不可怕了对吧?而且晴空有个习惯,他会下意识的站在二传手想要传球的位置,但是一旦这个阵型被打破了,因为是他没有意识,或者说是野性的战斗,他对这方面可能会更加的迟钝。”

    “也就是说,”武田摸着下巴思考着,“夏川君对于这种摸不到球的情况不会觉得哪里不对吗?”

    “可以这么说。”乌养说道。

    “我倒是希望他能够意识到啊,”乌养叹了口气,“虽说野性打球也不是说坏,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可能真会一局都摸不到球的。”

    “那样我可能就会喊他下来了。”

    “咦……那为什么乌养君不跟他说这件事呢?”武田有些好奇的问着。

    “为什么嘛……”乌养顿了顿,“我之前就和他交流过一些事情了,我发觉那孩子,有点怎么说呢……”乌养看起来有些苦恼,眉头都皱在了一起,不知道该用什么措辞说,“他就算是意识到了,也很难改正,就像是习惯一样,就拿之前他的拦网来说事吧,虽说现在他的拦网已经改善很多了,至少算是一个正常人水平了,但是这件事和现在的事情本质的不同。”

    “所谓的意识?”武田问道。

    “对,”乌养点着头,他抱着手臂,又看着音驹得了一分,这一局开始音驹就领先于乌野,但是他也没有请求暂停,“晴空他对于自己意识到的事情会纠正,会产生一种强大的意识绝对要纠正过来,为了变强,对于他没有意识过来的事情,就像是刻进dna里面的东西,他很难纠正过来。”

    “不过,这也不算是什么坏事。”乌养笑了一声,“他不会是一直被封锁下来的,多少他也应该察觉到自己没有摸到球的事情了,在那一刻,所堆积下来的没有扣到球的欲望,一定会爆发出来,到了那个时刻,音驹的作战也就没有用了。”

    晴空沉下了呼吸,明明他没有扣到球,但是却比往常都还要累一些。

    他捏了捏手,发出清脆的响声,他忍不住的骂了一句,“可恶混蛋,想要扣球啊。”

    在旁边的影山都被吓了一跳,夏川学长原来是会骂脏话的吗,或许是晴空给人的印象总像是清爽的夏天,也没想到晴空会这么暗骂着。

    “那个,夏川学长,”影山开了口,他微微的低下了头注视着晴空,“如果你想要扣球,我下一球就传给你。”

    影山说完,才发觉到这局好像没有一球是传给晴空的。

    “哦哦哦真的吗?!”晴空一下就精神起来了,他的眼睛都冒出了星星,双手握拳放在胸前,“兴奋起来了!”

    嗯……至于这么兴奋吗?

    影山想了想,就扣球这回事,好像确实是夏川学长一遇到这方面的事情,情绪就比较高涨,因为他只要一扣球就会得分嘛。

    球再次传来,那里是——

    晴空皱了皱眉,向着夜久的的后方击打过去,然而没想到的是在他身旁的黑尾早就有预料了一样,一个跨步就接住了这个堪称炮弹的球。

    晴空一愣,连眼睛都瞪大了些许。

    黑尾把球传了回去,这还是他们第一次正面的接到了晴空的球吧,哈哈哈哈想想就兴奋啊,“抱歉啊晴空——”他甚至心情还很好的回应着惊讶的晴空,“都接你的球这么久了,可不能一直让你得分啊!再怎么说也得接下来啊!”

    在黑尾脑补中的晴空应该是失落或者是心情不爽的对他说着狠话,然而在现实里面的晴空却笑了起来,他甚至都还在那里站着看着他们,“黑尾前辈!这可是太厉害了!!还是第一次有人从正面对决中接到我的球!!好厉害啊黑尾前辈!!”

    喂喂……不是真的吧。

    明明被接住球的是你吧,为什么你一副很高兴的样子啊。

    这心态也太好了吧。

    这就好比棒球比赛中在最关键的部分,你投出了决胜球却被对方轰出了全垒打那样的局面啊。

    “啊……晴空也太恐怖了吧,”黑尾再次拿到一分,他擦了擦脸上的汗,“这种情况也能够笑出来啊。”

    晴空的眼睛亮晶晶的,看起来是真的高兴,他的嘴角就从刚才没有下来过,他往前奔跑着,连脚步都加快了许多。

    这样的势均力敌的才是他追求的比赛。

    这才是他追求的排球。

    喂,心脏跳动的好快啊。

    嗯……?下雪了……?

    这种天气怎么可能会下雪。

    但是这股从脚底升起来的冷意,到底是怎么回事,像是周围都骤然下降了一个温度。

    “夏川,你要记住,就算你最喜欢的排球是你最差的运动,但是令人意外的是,你的学习能力很高。”

    “还有,你的突破能力——你的心境,实在是太适合那个人了。”

    “那个带领所有人前进的王牌了。”

    “欸……可是王牌不是本乡吗?”

    “混蛋小子我是说排球,不是说棒球!!何况本乡那臭小子也不是一个沉得下来气的,上次被你轰出了全垒打就浑身暴躁起来了。”

    “哦,的确有那种感觉呢,那家伙总是一副想要杀了我的眼神盯着我看呢。”

    “……你难道没察觉到你自己在棒球上的才能有多么厉害吗?”

    “嗯……?不就是把球轰出去,然后绕着垒包跑一圈的事情吗?”

    “……快给我去训练!!”

    如果当时的本乡听到了这样的评价,说不定真的会对晴空大打出手吧,谁知道他轰出来的是全国第一投手的球啊。

    是啊,晴空非但没有沮丧,反而更加的高兴了。

    他高兴有人能够接下他的球,他高兴有这样厉害的对手。

    真是太好了。

    能来到乌野。

    在这样的环境下——

    不,不是下雪了。

    像是乌鸦的翅膀,像是那黑色的翅膀高高的展开,那羽毛飘荡在空中,不停的宣告着,不停的飘扬着。

    他仿佛就和球融合在了一起,与天空融合在了一起。

    对面的猫又教练微微的瞪大了眼睛,这个背影……就像是很久之前他与乌养老头子在一起对决的时候。

    被称为小巨人的那个人的场景,与如今的晴空的身姿重合起来。

    但是与那不同的是——

    “嘭——”

    球再次落在了地上。

    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声音,或许比之前的任何一个球都还要响彻,连整个体育馆都给贯穿了,连旁边球场上的人都被吓了一跳,吸引了目光。

    “喂……”晴空抬起头,眼里充斥着笑意与野心,他笑着说道,“我们继续打下去吧?这场比赛。”

    可不能就这么简单的被你们夺去了胜利啊。

    但是与那不同的是——

    晴空更加的强大,更加的拥有着对胜利的渴望和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