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排球少年]目标是称霸全国 > 正文 夏川晴空-30
    “结果还是输了啊。”

    “晴空本来就是一个变态级别的boss。”

    “喂喂,研磨,说这话可不像你哦。”

    “吃西瓜了吃西瓜了。”

    晴空从经理人那里接过一片西瓜,大口的吃了起来,明明他们只是打了一上午,但是或许是前一天带来的疲惫,感觉就像是过了一天一样。

    “哟,晴空,来这里来这里!”列夫大老远的就看见了晴空,对着他招了招手,连忙喊他过来,他拍了拍身边的草地,示意他坐下来。

    “今天果然是很厉害啊晴空,”列夫高兴的说着,“明明我都那么努力拦网了,就算是研磨学长也有搞不定的对手啊。”

    “喂,我本人姑且还在这里哦。”研磨有些控诉的说道。

    “哈哈哈哈那也确实!”翔阳应着列夫的话,“就算是同一个队伍里面,我也能够感受到晴空的压迫感啊,但是我不会输的!”

    “哦,很有精神嘛。”晴空也跟着笑了一声,他看着列夫吐西瓜籽像是炮弹一样的不停的发射出去,眼睛也跟着亮了起来,“哇——列夫,你这个怎么做的?好厉害!”

    “对吧对吧!”翔阳听见了晴空的赞叹,也模仿着列夫的动作,可是只能吐出一两个西瓜籽,还不是连续的那种,他有些遗憾的说道,“我完全做不到啊,这样的绝技。”

    “嘿嘿,也没有那么厉害啦。”列夫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不过我真的很好奇啊,”列夫若有所思,“因为我上场的机会很少,但是怎么说呢,到了最后,除非是真的铁壁,总觉得晴空那样的球任何人都拦不下来。”

    “哦……?”晴空挑了挑眉,“那这么说,你也不是一样吗?就从你身高上来讲你已经算得上铁壁的标准了。”说着晴空就气愤了起来,为什么他的身高从小六的时候就一直没有增长过了!简直是悲痛的事实。

    “诶诶,我吗?!”列夫有些惊讶的指着自己,因为平时他的拦网实在是太烂了,连研磨都看不下去,被晴空这么一说,他都有些感动了,“哇——晴空,你简直是一个大好人!”

    莫名得到了好人卡的晴空:“……?”

    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不过算了,看列夫也挺高兴的,晴空也没再说话,继续吃起了西瓜来。

    话说,这个西瓜还真是甜啊。

    夏天已经完全的来临了呢。

    “夏川学长,原来你在这里啊。”谷地仁花左右看了看,才发现了夏川的身影,她往前跑了几步来到了晴空的面前,一时吸引了在场四个人目光的仁花还有些不好意思,她喘了口气,对着晴空说道,“外面有人找你哦。”

    “外面的人……?”晴空挑高了一边的眉梢,看起来有点疑惑,“外面哪里还会有人找我……?”

    “不知道,看起来不像是我们认识的人。”仁花摇了摇头。

    日向他们几个看起来也有些好奇,等到晴空走了之后,研磨问着翔阳,“晴空他是在东京有什么认识的人吗?”

    “不知道,”翔阳也对这方面的事情不太清楚,也没法解释,“只听过晴空他自己说这边有一套房子之类的,或许是他的家人来找他了?”

    “嘛……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列夫接着翔阳的话说道,他连吐了几个西瓜籽,嘴里嚼着西瓜,“不过是家人的话,日向你不是说他昨天晚上回去了一趟吗,今天还特地跑过来再看他一次吗?”

    “嗯,说的也是,有点好奇。”日向摸着下巴思考着。

    晴空用纸巾擦了擦自己的手,把自己收拾了一下才走了出来,抬眼就看见了那个穿着白衣服白裤子整个人都要在太阳下发光的人,晴空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右手握成拳头敲击在左手上,“原来是鸣啊。”

    “什么是原来是鸣啊!!话说你太慢了吧!!让我等这么久的也只有你这个混蛋家伙了吧!!”

    那个白的发光的人就像是炮弹一样的连着说出这么多话,晴空都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双手合十,有些抱歉的说道,“抱歉啊,鸣,这不是训练太多忘记了嘛。”

    “昨天发的信息今天就忘,你还真是厉害啊。”叫做鸣的家伙斜睨了一眼晴空,他伸手抬了抬帽檐,表情看起来十分的不耐烦。

    在晴空眼前的这个人,也是他的老熟人了,但其实也谈不上,毕竟也只有高一的时候跟着本乡去到甲子园认识的,虽说没到甲子园去比赛,但是晴空也算是本乡的朋友,再加上本乡那眼神的死亡威胁,他于是就跟着本乡来到了甲子园,认识面前的这个人也算是意外了。

    成宫鸣,一个很厉害的左投手,只不过嘛……

    他的球,也被晴空轰出去过,自那次之后成宫鸣就非常的不服气,不服气的加了晴空的联系方式,还不停的自虐,只要晴空一来到东京就会自虐式的要求晴空把他的球轰出去。

    晴空还感到非常的奇怪,现在的投手都是喜欢看见自己的决胜球被轰出去吗。

    “然后,你这一个星期就在这里训练吗?”成宫鸣四处打量了一下,眼睛眯了眯,“我说,你要是现在就转入我们稻实的话,我还可以给你特别指导。”

    “啊……又在说这件事吗?”晴空无奈的叹了口气,“虽然鸣的棒球确实很棒,但是我的爱人是排球,请鸣不要再挑拨离间我们之间的关系了,排球会悲伤的,但是就算挑拨也没有关系,因为我们两个的关系已经坚定的不能再融合下其他的了。”

    “谁会在意这些啊!话说也只有你把排球当作老婆吧!!”成宫鸣简直觉得没眼看。

    “可是棒球也不是有女房役这样的话吗?”

    “那根本是两个问题吧!!”

    “话说你今天突然来找我是什么意思?”晴空问着他,“昨天在邮件上也没说是什么事情。”

    “而且……”晴空摸了摸下巴,“最近甲子园不是开赛了吗?你还有时间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

    “那当然是——”鸣忽而止住了话头,他耳根子都红了,他瞪了一眼晴空,像是感叹为什么世界上有这么笨的笨蛋,“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

    晴空眨了眨眼,问着他,“今年的青道不是很强吗?听说出了一个不输给你的投手。”

    “不可能!什么叫做不输给我,在东京这片地方,我就是最强!”成宫鸣吵嚷着,他气鼓鼓的说道,“话说你都还知道这方面的事情啊。”

    “我当然知道,我又不是除了排球什么都看不进去的人。”

    “嗯,难道不是吗?!”

    “然而,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晴空选择性的忽略了这个问题,继续问着他。

    “进入甲子园的票。”成宫鸣抬眼看着他,“过几天就要决出胜负了,要是你有空的话,就来看吧。”

    “和青道吗?”

    “哼,”成宫鸣哼笑了一声,“作为对手来讲,他们确实不错,但是也不可能打败我,今天的甲子园,称霸的就是我们了。”

    “称霸的会是本乡哦。”晴空一脸无辜的说道。

    “……你个混蛋是故意气我的是吧?!”

    “总之,就这样,”成宫鸣对着他点了点头,他伸手把帽檐压低了一些,“比赛结束了再找你玩。”

    “可是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回了县城了。”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破坏气氛!!我从东京来找你就好了吧!!”成宫鸣简直觉得要被气死,好不容易挤出这么一点空余时间来看晴空,结果对方倒是气的要跳脚。

    成宫鸣于是就这么气鼓鼓的离开了,晴空对着他的背影挥了挥手,一副祥和的表情,就算成宫鸣不说,他也打算去看的,毕竟他有点好奇,去年对上本乡的成宫鸣,今年到底会成长为什么样子呢。

    就好比说,他会很期待,这次的乌野,到底会走多远。

    “晴空,要继续比赛了——”

    “哦,我知道了!”

    下午的比赛继续开始了。

    时间过的很快,晴空这一下午基本上是全上场,但是他这人像是体力怪物一样,完全看不出累的迹象,就算对面的人都累的气喘吁吁了,他都还是那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晴空,今天中午找你的人是谁?”已经接近了晚上,现在该去吃饭的都去吃饭了,有一些也留下来自主练习,黑尾看到晴空没去吃饭,走过来问着他,“感觉中午的时候,你们像是吵架一样。

    “吵架……?”晴空想了想鸣那副样子,他好笑的摆了摆手,“那个人的性格就是这样啦,他是一个棒球投手。”

    “棒球?”黑尾有些意外,没想到从晴空的口中也能听到这个词。

    日向也跟着走了过来,他攀附在晴空的身上,一副以非常隆重的仪式介绍着晴空,“晴空可是从去年甲子园的棒球学校转过来的,棒球也非常的厉害。”

    “欸……”黑尾应了一声,他想了想,揣摩着之前的那副场景,“那便是那个人想要邀请你去观看他比赛了?”

    “嗯?!黑尾前辈怎么知道?!”晴空大为震撼,明明他只是说了鸣是棒球投手的事情!

    “那当然是我会读心术啊,”黑尾约莫是觉得晴空这副惊讶的表情很好玩,继续逗着他,“你想的我都清楚。”

    “是吗?!那我想要暗杀黑尾前辈埋进深山老林,让音驹的大将彻底的消失在世界上的这件事也暴露了吗?”

    “嗯嗯对……?!你想要杀掉我?!”这下反而是黑尾震惊不已了,“你说的话也太恐怖了吧,对吧?木兔,赤苇。”

    “嗯,是吗?”木兔睁着豆豆眼,他笑着说道,“黑尾被埋进深山老林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情嘛。”

    “嗯嗯嗯你在说什么?”

    “黑尾学长,请自求多福。”

    “为什么就开始祈祷了啊,我有那么值得怨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