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露水情缘,真神在前 > 正文 第6章 谁在生气
    朝华殿的前厅于流水之上,涓涓水声间,珠链帘幔环佩叮当,倒是雅致。

    我往内瞧去,只见红裳仙子正好奇地四处张望,发间的凤凰花簪子坠着流苏,随着她的动作晃来晃去,娇蛮可爱的样子,倒像是个小花仙。

    卿珏与我并行,还未踏入门台,便见小仙子已经注意过来,先是看见他,面上一喜,又看见我,小嘴一撇。

    别说,小姑娘撇嘴也挺好看的。

    “辞镜拜见卿珏殿下。”

    她微微俯身,行了一礼。

    卿珏点头还礼,正欲介绍我,辞镜却接着道:“不知这位仙子是?我乃东皇神君幺女,夜行游仙辞镜。”

    我看着她,她也正看着我,高昂起下巴。

    宛若情敌见面现场,分外眼红,火花四溅。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有些急了,冷眼瞧着我:“仙子难道不知道见礼么?”

    卿珏眼里闪过一丝冷意,正欲解释,我却不以为意,乐呵呵一笑。

    我随性惯了,除却有正经事的时候,平日只喜欢穿一身素雅的衣裳。

    虽然兄姐们总爱笑说我冰冷,但我自觉还是个平和的神。

    我没那么在乎这些,而且本来也不想暴露身份。

    “辞镜上仙见谅,头一次得见如此貌美的女仙,一时竟忘了规矩。”我向她见了一礼,“我是卿珏殿下的随侍。”

    辞镜听了我的话,面色却不见得好,轻轻哼了一声。

    卿珏眼神更是冷了几分。

    我趁辞镜转身的间隙,悄悄拉了拉卿珏的袖子,他却不看我。

    这是做甚?

    我们三人依次落座,我本想坐远些,他又非要拉我一把,将我拉到他旁边坐下。

    对面辞镜的眼神更不善了。

    “殿下与随侍的关系真好。”辞镜笑着道。

    “辞镜仙子突然到访,有失远迎,不知仙子远道而来,是否有要事?”

    辞镜一听,咬着嘴唇:“殿下何出此言?所谓何事,你我不是心知肚明么。”

    卿珏像个渣男一般淡淡道:“卿珏不知。”

    “几日前,天帝陛下分明已为我们二人定下婚约……”

    “仙子。”卿珏莫名看了一眼我,才继续说:“那日我已拒绝婚约了。”

    辞镜闻言一愣,看着卿珏,半晌红了眼眶:“不可能……我父君说天帝陛下已经答应下来了,还邀我今日赴您之约,前来朝华殿一叙。”

    卿珏皱眉:“那日之后,我另有要事,不在天宫,并不知晓此事。”

    我知道,我悄悄给卿珏使眼色。

    忘了跟你说了,你父帝确实说过一个什么要你五日内邀约辞镜来着。

    “殿下,此门姻亲确实非你我所定,但我今日既来了,便是天帝与我父君已然相商,事已成定局。”

    “我并未同意。”卿珏只简短道。

    辞镜一双杏眼已浸满泪水,快要潸然泪下。

    我疯狂向卿珏使眼色,他却视若无睹。

    行了,你清白已经证明了,小姑娘也整哭了,圆个场吧。

    我掐了一把他腰间,感觉到他微微一震,向我投来一丝警告的眼神。

    ???你警告我?

    小白龙,你没有搞清楚状况吧,我论辈分可算你祖宗。

    我不理他,见小仙子双目含泪,我见犹怜的样子,只得自己干巴巴打圆场。

    “辞镜上仙,我家殿下说话一向比较直,他其实只是觉得如今六界未平,诸事繁多,不忍心耽误上仙。天界好儿郎多如牛毛,上仙仙姿佚貌,何愁无处觅得良婿……”

    “我与卿珏殿下相议,岂容你一个小小的随侍小仙插嘴?你如此不懂规矩,怎配在朝华殿前伺候着!”

    辞镜似不耐烦,打断了我。

    她这话说得有些重了,卿珏与她父亲同为神君,卿珏的随侍,论品阶怎也不至于与她说不上话。

    我看着她,她红着眼圈,正冷冷地看着我。

    我从前虽没听过谁是辞镜,却知道东皇神君是将几个女儿放在手心疼的。

    几万年前,东皇神君还曾上三十三天,向我求过合颐境珍宝,为救孱弱的女儿一命。

    “辞镜仙子。”卿珏目光冰冷,沉声道,“我朝华殿如何用人,还轮不到外人置喙,祸从口出,仙子慎言。”

    我没再说话,也没再看辞镜。

    “可……”

    “婚约之事我自会向父帝说明,其余的话不必再说,请回吧。”

    辞镜被他冷冰冰的样子吓到,泪眼婆娑地离开了。

    我叹了口气,目送辞镜的背影:“卿珏,她哭着跑出去,你也说不清了。”

    “我不在意。”卿珏道。

    “行吧。”我随口应道。“那辞镜仙子只是小姑娘家心性,我没在意,你其实不必那么冷漠的。”

    他看向我,眼神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昭婼,你确实不在意。”

    我正犹自拎了块糕点往嘴里送,点了点头:“我要在意什么?”

    虽然那辞镜仙子态度是差了点,我是有些不爽,但身为一个主宰六界八荒变化的真神,我也不至于非和人小姑娘计较。

    我尚在感叹自己的大度,却听见卿珏貌似自嘲地笑了一声。

    “你为何不说明你的身份?”

    我顿了一下,也没看他:“我的身份,不便与你一起出现。你也知道,我从天地初开之时,便鲜少过问六界之事。你虽与我三姐约定,拜在我门下,但也只是个虚名,今日若传出去昭婼上神来与你相看仙子,叫人如何说。”

    “原是如此……”

    说完这句,他久久不再言语。

    直到我吃完那块点心,见旁边悄然无声,才觉得纳闷。

    再回头,却不见卿珏踪影了。

    我这才后知后觉,他好像生气了。

    但他生哪门子气啊?

    我也没做什么啊。

    我不是陪他来了吗,他也自证清白了啊。

    我本以为他气也就是气一两日,却没想到他气性十足大。闷在房里好几日,我怎么喊他也不肯出来。

    期间倒是出了一趟门,似乎是去找他的天帝父亲了。

    我趁着机会想与他说几句话,他却好似没看到我,目不斜视只往前走。

    我心中莫名有几分郁闷,便也不想自讨没趣。

    你且气着吧,小白龙,小孩子家家的,我自己回合颐境去。

    合颐境内,汀兰仍趴在兰草丛间,抱着幻世镜时哭时笑,见我回来也未曾看见。

    感情这种东西,真是害死神,我这乖乖巧巧的精灵都沉溺其中,不问世事了。

    我施法,指尖开出一朵兰花,弹在汀兰脑门上。

    “别看了,我回来了。”

    汀兰嘟囔了一声,抬头看是我,立马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昭婼,你可算回来啦!这次去天界有没有什么好玩的?”

    我想到卿珏,明明是想去天界看看他是不是有什么事,回头来,倒真有了事。

    我觉得索然无味:“天界能有什么好玩的,等你修行更进一步,我带你去人间逛逛。”

    汀兰冲过来给了我一个环抱,笑嘻嘻点头。

    可我才至池泽宫,却见桌上砚台下,压了一张纸条。

    明日酉时,魔界禁林瑢则墓前,静候昭婼真神至。

    字迹潦草轻狂,纸张粗粝,隐隐透着魔气。

    不用多想,我便知道,这是焱奂留下的。

    我微一蹙眉,转身问汀兰:“有人来过合颐境?”

    汀兰见我神情严肃,也端正了神色:“未曾看见。”

    焱奂身为魔王,本事不小,如今竟能将信传到三十三天。

    他怎么敢?

    六姐封锁魔界十万年,天道垂怜他十万年。如今,确实到了新账旧账一起算的时候了。

    我将纸条握在手里,少顷,无风自燃,缕缕魔气上升,却缠绕着一丝鸾鸟神力。

    我握紧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