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露水情缘,真神在前 > 正文 第8章 神魔一体
    他微微一挥手,玲珑盏爆裂开来,星星点点的碎片在空中飞舞。

    也正是此时,原本被禁锢在藤蔓间的鸾鸟簪爆发出一阵磅礴的灵气,破开枯枝,飞入空中。

    我眼见那属于六姐的青鸾灵气丝丝阵阵,蔓延在荒林中,在每个魔魂的身体中流转。

    “六姐”

    我惊呼出声,才伸出手,却感觉身上一阵失力。

    若不是卿珏扶住我,我差点要重新落入阵中。

    卿珏神色凝重:“怎么了?”

    我摇摇头,将灵力重新运转了一周天,有些出神。

    六姐的灵力温柔又包容,是真善之神对世间万物最后的一点宽容,它洗涤了每个误入歧途的魔魂恶念,最终消失殆尽。

    尘埃落定,归于平静。

    我撑起身子,从卿珏怀里出来,左右环顾。

    焱奂的气息早已湮没在荒林中,纵我用神识探查方圆百里,也寻不到一丝踪迹。

    “让他逃了。”

    我微微咬牙,转身看向卿珏,顿了顿,问道:“你为何会来此?”

    卿珏眸色渐暗,幽深的目光落在我身上,似有些生气的意味。

    “该是我问你,今日赴焱奂约,为何不与我说。”

    我避开他过于灼人的目光,沉默了一会。

    “焱奂生性狡诈阴毒,还是去魔宫查探一番吧。”

    卿珏一向知轻重缓急,不再追问我,只是伸出白皙清瘦的手,将我冰凉的手握住。

    略带温热的指尖甫一触碰到我的手,我反被一惊,耳尖有些发烫。

    许是方才不小心说漏了嘴,此时的我有些心惊,忙甩开他。

    “你做什么?”

    他的视线落在我甩开他的那只手上,又略过我落了血迹的衣襟:“伤不治了?”

    我闻言有些尴尬,只能主动把手塞进他的袖间。

    温润的灵气从他的指尖传入我的五脏六腑,舒服地让人有些发麻。

    卿珏一挥手,揽着我的腰飞至空中,一路向西,往魔宫而去。

    “今日我收到流璍上神传信,说她衍玄天之卦,算出你有劫难,托我来相助于你。”

    卿珏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

    我不觉一顿,问道:“她为何托付你?”

    “天道轮转,六界生生不息,九神作为上古神祇,受限于天地,但我不同。”他的声音有如玉碎,字字让人心安。

    我仍有疑:“焱奂意图弑神,犯天道纲则,即便是她亲自来,又有何妨?”

    “自有天定。”卿珏望了我一眼,话语高深。

    我被他噎了一下,提起另一件事。

    “你曾与我提起,魔宫中未有一兵一卒,我或许知道缘由了。”

    “焱奂将那些魔兵生祭,填入万鬼嗜神阵中,连带着几日前我们从人间寻回的鸾鸟簪,也被他动过手脚。”

    “十万年前,我重伤焱奂,从他精魄中剥出了一缕六姐的残魂。方才我突然失力,探查体内时,已发现那抹残魂不知所踪。”

    卿珏听言,神色渐渐凝重。

    “此缕残魂,已被他夺取。但他想要的一定不止这些。”我下定论。

    卿珏微微沉吟:“焱奂将瑢则上神的神魂与他的魂魄炼为一体,你虽只夺走一缕,却已导致他魂魄不齐,他定怀恨在心。你可记得,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传言?”

    我摇头。

    我向来只在合颐境,鲜少与外界沟通。

    “神魔若成一体,可毁万世,塑重生。”

    我登时愣神,抿着唇推敲。

    卿珏见我不言,知我在沉思,便不再开口。

    几瞬后,魔宫已至眼前。

    与我所料一般,焱奂弑神未遂,魔宫中也没有一丝一毫他的气息。

    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除非他弃了这个魔神之位。

    我将神识外露,布满整个魔宫之中,轻抬双手,布下法阵。

    卿珏着实懂事,施手又替我加固了一层阵法。

    我偏头看他:“焱奂身负六姐神魂,我不能动他,但他若回来,我少不免让他蜕层皮。”

    卿珏澄澈的眸子划过一丝暗色。

    “伤了你,自然要惩。”

    “若他触动阵法,我便知道。”我略微安慰卿珏,轻搭了一只手在他肩上安抚。

    少焉,神识触碰到焱奂用来生祭魔兵的祭台,一阵冲天怨气呼啸而出,几欲将我的神识反弹开来。

    我搭着卿珏的手加重了力道,带他瞬移而去。

    焱奂在魔界果真不可一世,便是嗜杀族人的祭台,也建在宫殿不远处,丝毫不惧外言。

    台间弥漫着浓重的魔气,泣血怨气直冲云天,甚至有浓稠的墨色液体在不断滴落蜿蜒。

    我沉默看着,卿珏先一步念起净魂诀,淡金色的光芒笼罩住整个祭台,光芒柔和又清澈。

    只是怨气浓厚,并非一时可以化解。

    “不知他生祭了多少生灵,如此怨气,恐怕不止万数。”我不寒而栗。

    卿珏眉头微微蹙起,指尖落下的灵力更加深了不少。

    我正欲开口,忽感有人寻来,凝眉一探,用眼神示意卿珏。

    “来人了。”我轻声道,“先回去吧。”

    九神超脱六界外,并不与天界一脉相连,只是因着大哥玄止的缘故,分外亲近些。

    我不愿与魔族冲突,卿珏也明白,最后落下一道术法,便与我一同隐去踪迹。

    天边渺渺,云雾淡淡。

    我回想起十万年前的往事。

    我生来不辨七情六欲,也不喜交谈,向来只喜欢待在天外之天,又是最后被发现的一位真神,与众兄姐并不亲厚。

    六姐瑢则是第一个同我亲近的真神。

    她时常教我如何与其他神融洽相处,温柔教导我如何在其位司其责。

    在天性冷淡,不懂察言观色的我面前,她便是最温柔解意的姐姐。

    彼时,与我相反的是五哥与八姐,他们一个是麒麟神兽,一个是重明神鸟,同宗属火,热情至极,时常邀我去四海八荒游历。

    我本喜静,不愿走动,但六姐也去,我便陪着她游遍四方。

    我仍记得,游至西荒,六姐站在蛮荒一片中,入眼满目萧条,茅封草长,她久久沉思。

    枯败的黄草根枝卷在她秀致的裙摆上,她望着远处,西荒之众正为了几块野兽啃食过的碎肉争夺不休,神色愁淡。

    她开口问我:“小九,西荒疾苦,久治不安,我想留在西荒,你觉得可好?”

    我还未答,五哥抢在我前头急道:“不行,西荒最是瘠凉,又民风彪悍,你性子那么善,在这里不合适。”

    八姐也附和:“是啊六姐,你不如去东荒,你也是自东荒孕化,东荒水秀山明,景色风光都与你相宜。”

    六姐摇摇头,她温婉的脸上褪去笑意时,平日里的柔弱也似一并消失了。

    她目色坚毅,只望向我,眼底还有一丝对西荒所见,未来得及消褪的不忍。

    “八荒皆秀色,唯有西荒苦。”

    “小九,你是司正之神,你说呢?”

    我不善言辞,心知六姐心意已决,如何劝她。

    在几束神态各异的目光间,我顺着六姐的期盼,轻轻点了头。

    这一点头,也将我与她,从此永隔开。

    生死离别。

    对于真神来说,是回归天道,功德圆满。

    可对于我来说,我的六姐,是真的再也没有回来。

    出西荒,天边的混沌之色豁然褪去,浓云涌动,薄雾缭绕,四海清平。

    我意念微动,划破手指,以血与精气凝成一封信笺,是为飞神令,专用于九神之间紧急联络,纵是神佛也难挡。

    右手一托,信笺扶摇而上,便往东荒帝君处飞驰而去。

    “你身上的伤还未好,不如去朝华殿,我替你疗伤。”

    卿珏轻轻捏了捏我的手心,我才发觉另一只手还在他手中握着,不动声色地想要抽离。

    手指上的伤口在迅速愈合,但五脏六腑被万鬼冲撞,我微微感受,便能察觉到灵力紊乱异常。

    我摇了摇头:“合颐境中的合泽池,能治愈世间大部分伤,亦能稳固神魂,不必麻烦你了。”

    一抬头,却见卿珏眸间一抹黯淡。

    他不让我将手抽开,反而渡了一缕神识向我体内探去。

    这缕神识与我的神力不是同宗,骤然入体,我下意识想逼出去,又有些不忍伤他的心,只能强迫自己放松下来。

    神识丝丝缕缕,蔓延在我心口,却有些意外的舒适。

    我微微眯起眼睛,感受起来。

    卿珏见我如此,嘴角露出一点难得见的笑意,却不说话。

    片刻后,他声音带着些温柔意味:“你伤的很重,我不放心,与你同去。”

    我晕乎乎点头,任由他牵着我的手往天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