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露水情缘,真神在前 > 正文 第9章 又何必呢
    合颐境从前鲜少有人而至,自从与卿珏相识之后,倒是有了些人气。

    碧波浩渺的合泽池边,卿珏施法设了一座云榻,便在旁侧陪着我。

    我穿着层层叠叠的浮光云裳,径直沉下身子往水中去,池水浸湿了我的衣裙与秀发,温润的灵力顺着池水包裹着我的身躯,我闭目调息。

    万鬼嗜神阵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凶阵,威力不容小觑,虽然破阵,但仍伤我甚重。

    我感受到体内的灵气横冲直撞,四处消散,又被池水紧紧牵连,脱离不开我周身。

    卿珏的那缕神识,虽然微弱,却又如有强大的生命力,帮我细细梳理着经脉,将每一寸紊乱的气息牵回原处。

    这丝神识令我心安。

    我又忍不住想,卿珏作为一个小我万万岁的小辈,怎能如此有能耐。

    再睁开眼时,我瞧了瞧天色,侧目望向卿珏。

    他也正在看我,逆光之下,他的神色难辨,那双难言的澄澈眼眸却含着不加掩饰的深意,带着几分还未褪去的薄薄□□。

    我起初不明,等从水中起身,却发现浸湿的衣裙变得透明,原本飘逸的面料,此刻却将身下优美的曲线几乎全部暴露。

    我瞬间红透了脸,手指轻颤,飞速捏了个干衣诀,走到岸边。

    卿珏薄唇微抿,眼尾有一丝格外诱人的嫣红,连带着耳垂都是粉嫩的红。我微微一瞥,他白皙修长的脖子,微微滚动的喉结,都是色气。

    他真的,好诱人啊。

    我甩了甩头,甩掉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一开口,却是不自然的支支吾吾:“你你为甚”

    “我不是有意的你伤的太重,即便是调息也是凶险异常,我只是想为你护法”

    我闻言,脸色更红,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耳尖都在微微发烫。

    “不是,我是想问你”我尽量才让自己的神色自然下来,“你虽是真龙一族,神力却磅礴可比真神,可是有过什么奇遇?”

    卿珏似是个比我有定力的,闻言立刻冷静下来,只是有些欲言又止。

    “其实,我是流璍上神座下亲传弟子。”

    我:?

    我瞬间没了任何旖旎想法,颇有些咬牙切齿的重复道:“三姐的弟子?”

    “所以,你才能那么容易拿到她亲笔信,还有她的法器。”

    卿珏的神色有些慌乱,他解释道:“你是位居三十三天的尊神,我虽是天宫太子,可想接近你,也需得一个妥帖的理由。”

    我连说了三个好,点了点头。

    “我已差不多好全,卿珏殿下若无事,可回天宫去了。”

    卿珏有些不明,音色略带迟疑:“昭婼。”

    我的神色有些冷淡,挥手甩开他欲拉着我的手。

    “你既然是三姐的亲传弟子,也不必在我座下挂名,请回吧。”

    他久久凝视我,不肯退步,也不愿离开。

    “为何突然”

    “我不喜人骗我。”我打断他。

    千年前,我在凡间,曾有一位知己金兰,却是因为彼时身为凡人的卿珏骗了我,害她惨死疆外。

    瞒我一次,害我错失最后救她的机会。

    如今又瞒我,让我当真以为他只是个普通的小辈。

    难怪难怪,原是三姐座下弟子,三姐是天道亲闺女,自然知道谁能承袭大业,谁能得天道垂怜,想来卿珏才是天道真正认可的天界之主,也怪不得他虽只有几万岁,却神力极高。

    我本不愿将凡尘与如今做对比,却忍不住回想起了那段往事。

    风月萧萧,秋风瑟瑟,英姿飒爽的女将军奉御出征,我为她披巾拜别,谁知再闻已是塞外枯骨,永葬荒地。

    “昭婼,若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怎么做?

    我咬着牙,冷着脸:“一夜露水情缘,是我有错,我自会补偿你。但我是尊神,向来不理七情六欲,既然无缘,自不勉强。”

    我眼见卿珏露出受伤的神情,脸色也白了几分,有些不忍,只能强迫自己转过头去。

    许久没有声音,脚步声渐行渐远,我感受到体内的灵气又乱了几分,闭目凝息了一会。

    汀兰从远处走来,她是我合颐境的精灵,承合颐境灵泽,能够很敏锐地察觉到我的灵力波动和情绪。

    “昭婼,你怎么了?”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再睁眼已恢复平日的淡然:“无事,卿珏是天宫太子,总与我在一起也不合适。”

    “可”她欲言又止。

    “我看得出,你挺喜欢他的,又何必呢?”

    我沉默了一瞬,没有回应。

    “你从前不苟言笑,可是自从他来合颐境后,你脸上的笑容都多了不少。昭婼,我觉得他挺好的,对你也很好。”汀兰见我不答,鼓着勇气道。

    我一向纵容她,见她急得脸都红了,不禁有些无奈。

    “汀兰,你近日肯定又看了不少话本子吧。”

    汀兰被我猜中,有些郁闷,知道我是不愿意与她再谈论此事,也就不自讨没趣,只能说起另一件事。

    “昭婼,我已在合颐境中修行千年了,境中平静,不知岁月流逝几何,也从不曾去过其他地方。”她缓缓道,有些迟疑,“我想出去历练历练,可以吗?”

    我微微迟疑,望着她期盼的神色。

    汀兰生于合颐境一千年。

    合颐境万年如一日寂静无声,草木却生了情。我从不拘束她,也盼她生长成自己应有的模样。

    如今,她确实成长了。

    “你若想去,我自然同意。只是”我一顿,“如今八荒已起风波,魔王焱奂从西荒逃离,你若要历练,可要千万当心。”

    汀兰听完,啊了一声,有些苦恼,她犹豫了一会,又摇起头。

    “我不想给你添麻烦,若是当下不合适,我便先不去了。”

    我不禁哑然失笑,伸手蹭了蹭她鼻尖:“你想出去历练是好事,也还没有到四海皆乱的地步,万事小心便是了。”

    言罢,我挥手施法,一连几道护身神诀和隐神咒落在她身上。又觉不放心,令她将幻世镜拿出来,凝了一滴精血于其中,若有危险,我便能第一时间感应到。

    “焱奂与我有恩怨,我为你设下隐神咒,可敛周身气息,万不可让周围人知道你是合颐境中之灵。”

    汀兰忙不迭点头,笑着抱住我,连夸我对她好。

    汀兰与我是不同的,她自由洒脱,对世间充满情意与好奇。

    我早知道合颐境只是她的出生之地,却不是她的长居之境,倘若能成就她的一生,也算是我在漫长岁月中的一点慰籍。

    我的眼中映着她的笑容,但因伤势还未好全,觉得有些乏意,便不多留她,独自去合泽宫歇息了。

    翌日清明,我收到五哥传来的飞神令,约我至东荒相见。

    我轻揉额角,感受到体内的灵力又隐隐有翻腾之势,直直冲撞在心口,连带着额角也是钝痛。

    万鬼弑神阵果然不容小觑,就连能修复世间魂魄的合泽池也一时半会化解不了。

    深呼吸一口气,我扶榻起身。

    汀兰正在殿外等我,见我出来,嘴角漾出甜丝丝的笑意:“昭婼,我来向你辞行,你也要多保重啊。”

    我压□□内乱窜的灵力,也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

    “此行可想好去何处?”

    她摇摇头:“还不知道,六合八荒皆有不同景致,每一处都令人心驰神往,且行且看吧。”

    她露出一丝期待的神情,跃跃欲试。

    我细细看着她,看了很久。

    直到她有些不好意思:“昭婼,是我这一身不合适吗?”

    她穿了一身淡白紫的衣裳,干练清爽,与往日都不同,平日总爱垂着的柔顺黑发,今日也高高挽起,英姿飒爽,倒像是个侠女了。

    我抿着唇笑,眼神却透过她看向远方:“没有,很好看。”

    汀兰眯着眼笑得开心,俯下身向我行礼。

    \quot昭婼姐姐,此去一别,我要成长起来给你看啦。”

    我握紧拳头,不动声色:“保重,汀兰,学成可要尽快归来”

    她俏丽地眨了眨眼,转身离去。

    我望着她的背影,心中叹了口气,再环顾了一眼又重归寂静的合颐境,向东荒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