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露水情缘,真神在前 > 正文 第12章 我没有心
    离开天宫,云雾渐渐下沉,润白生灿的天穹变成一片碧色,是将要渡过南荒蔓原。

    我看着天边不断变幻的云卷云舒,心思也不觉沉了起来。

    虽非我本意,但我似乎真的开始因为旁人牵动心绪了。

    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件极为头疼的事。天地间化生的九位真神,各司其职,八位兄姐分管八荒,而我作为祥云化生,无心无情,自然是最适合做司正之神的人选。

    这是天道的安排。

    因故,若我真有了情意,开始懂得喜怒哀乐,天道还能容下我么?

    思忖着,我已破开幽冥司之路,想要直入轮回之境。

    此处是南荒之下,往生海前,向来雾霭重重,死气沉沉。这是封存世间死灵之地,千万年如一日的沉寂幽然,可我略微放出神识一探,却察觉到了不对劲。

    生灵若经往生海,便会掀起惊涛骇浪,一浪滔天,牵连数界。

    因此,除非是如九神一般得天道所承者,极少能有人下到此地。毕竟途径幽冥司地界时,就会有鬼灵重重把关。

    可此时,往生海却有了生灵之息。

    我回想起在东荒时五哥说的话,略一沉吟,决定先去二姐的洞府探一探。

    还未至前,已经有灼热的火灵气息迎上面门,我的二姐凤越一袭似要燃烧起来的红衣,在晦暗迷雾中灼人无比。

    她正好整以暇地,靠在山洞前等我。

    “昭婼,你可是稀贵人啊。”她哼了一声,声音娇媚。

    凤凰之姿,微一动作,便是明艳似火,灿如霞光。

    我被她一噎:“二姐,千年过去了”

    “你也知道才一千年,我每每想到当年你跳下往生海的事,就想骂上两句。”随着她的动作,如火妍丽的裙摆轻轻晃动,像是涅槃之火灿然生辉。

    “”我垂着眸,没应声。

    “怎么一千年也不见长进,当年好不容易生出来的一点情丝,如今是真的无影无踪了罢。”

    言罢,她却突然咦了一声,凑近了瞧我。

    她行事向来风风火火,说一不二,拉住我的衣角,我也没动。

    “你这是又遇上什么机缘了?”她微微蹙眉,似乎在思索,“瞧着似乎情丝未灭啊。”

    我这才一顿,不动声色挣开她的手。

    我将从司命那儿拿来的酒递给她:“昭婼当年不知事,如今特携了礼来向二姐赔罪。”

    酒香沁人心脾,绵柔的香味浸着润足千年的温厚灵力,在风中蔓延开来。

    凤越眼前一亮,她那双容光盈盈的眸子荡出笑意时最为耀眼。可伸手接了,却是一脸诧异:“你也会赔罪了?”

    我咳了一声,避开不谈,而是说起往生海之事。

    凤越也正了正神色。

    她伸出纤白的手指一指,一道绯红的火灵之力势如破竹,破开往生海岸的迷雾,逐渐将海面露了出来。

    “你再探探。”

    我依言照做,以幻世镜为引,紫晕犹如薄雾徐徐,渐渐深入海中。

    海中最深处,有两股微弱的灵力在交缠博弈,一同附着在深洞之中,悄然生长。

    明明是生机勃勃的生灵之力,却没有惊动往生海的死气。

    我没有三姐那样演算因果的能力,可略一思索,也知道是往生海将要孕化出它的主人。

    “可是,为何是两股灵力?”我蹙眉。

    凤越也凝视着海面,不知是喜是忧之色:“你也发觉了吧?”

    “这两股灵力本是一体而生,如今却一分为二。”她叹了一声,“想来是这天地将有变数了,连往生海的运数都被影响了。”

    我明白她言下之意。

    西荒破开禁锢,焱奂自封魔神祸乱六界,他身负的是六姐神魂,如今又得了三姐亲口承认超脱三界外,众神皆有顾忌。

    这天地或许真的风波将起,万物异变,便是征兆。

    只是如今往生海这番变故,实在不好解决。

    世间神皆有自身的使命,一片海域,也只该有一个主人。

    若生出两个来,便是异数。或许日后会是自相残杀,互相夺舍的结果。

    或许更好一些,只有一位神主得天道所承,另一位甘心做臣,这样也算是个好结局。

    凤越突然唤了我一声,将我唤回神来。

    “你先前托怀喻来问我一位凡尘女子的事,我隐隐有些眉目了。”

    她说的是我在凡间帝宫所看到的女子,洛莲初。

    提到此事,我更是皱眉:“当年我见到她时,她便是那般模样。轮回千年,不可能未有改变。”

    况且不止是模样,连性格都无甚变化。

    “据我所知,她并没有渡过鬼门关。”凤越沉吟着。

    我一愣,隐隐察觉出一丝蹊跷:“二姐的意思是,她从未死过?”

    凡人寿命不过百年,生老病死皆是常态。

    想要逆转倒也不是不可能,只是逆天改命之举,定会受天道惩戒。而且这等惩戒,也非是一般神魔能承受的。

    我心中顿时想到焱奂,十有八九又是他搞的鬼。

    “如此说并不准确。”凤越摇摇头,“或许她其实也非是凡人。”

    “不可能。”我脱口而出,“我已用幻世之法探查过,灵魂躯体皆是她。”

    凤越一时没有接话。

    往生海平静无波,其中却隐隐含了一丝如潮汹涌的灵力翻动,是凤越以一己之力,将往生海的异动压了下去。

    龙与凤,是天地初开时最先诞生的圣兽,一个主生,一个主死。凤凰作为飞禽之首,能力或许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大得多。

    凤越望着往生海,轻笑了一声,声音清冽如玉碎:“怀喻已向我传信,焱奂专门设下陷阱,以万鬼嗜神阵来害你。昭婼,他是在记恨你十万年前撕裂了他的魂魄。”

    “既然是针对于你,你又如何能断然,这场局不是从千年前甚至更早就开始布的?”

    我闻言不语,心中却是泛起波动。

    或许是我万万年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外界一无所知,竟从未想过这些。

    世人皆有一颗复杂的心,仇怨,悲戚,不甘,痛苦。十万年前,连我也能动了怒杀去西荒,怎么又会将这些事想得如此直接简单。

    “你这是要去哪儿?”凤越瞥了我一眼,又淡淡问道。

    我一顿,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她。

    重塑神魂,除去凛元圣莲之外,还有另外的一个方法。

    并非所有的神修行皆是得天道相助,一帆风顺的。世间大多天神,都需历过万般劫数,以死灵之身走过鬼门关,重新炼化神魂,使得境界更上一层。

    历劫归来,便是重塑神魂之时。

    只因九神是天道所降,唯有我历过劫,所以除去掌管死灵的二姐之外,众兄姐皆不知此法门。

    “五哥还与你说什么了?”我没有急着回答,反倒是不动声色问她。

    凤越蹙着眉尖:“往生海异动,我没有去东荒赴会,还能知道什么。”

    我心下松了一口气,想好了说辞:“我今日前来只是为了向你赔罪”

    以凤越的性格,若真得知了我要重新历劫,必不会罢休。

    但我还未说完,她已是冷哼一声,显然是气笑了。

    “千年前不赔罪,如今倒是想得开了。你万万年都待在合颐境里舍不得出来,我能不知道你什么德性?”

    她一双譬如朝露晶莹的眼死死盯着我,一拂衣袖:“昭婼,该我说你一根筋,撒谎都撒得如此蹩脚。在三十三天之上清修,还不如多去人间沾沾人气儿。”

    凤越说起人来没完没了,我从前从没有反应,可此刻却下意识缩了缩脖子,面对她竟也生出几分胆怯来。

    我当机立断,就着她的话往下说:“二姐当真神机妙算,我此行正是要入轮回道,以幻世之法重设梦境,重新历劫。”

    谁知她更是生气了,艳灿流转的眸间扬出一丝怒意,斥道:“你疯了不成?”

    我料到她或许会有这种反应,只得又往后缩了缩。

    “我的意思是你若还能历劫,便好好受着,别给我往往生海里跳。”她用郁白的指尖指着我,“没有历劫的因法,谁允许你自己造一个劫数了?”

    世间万千生灵,皆有自己的因果机缘,哪怕是九神也是如此。

    没人可以逆天改命,若非行之,定受天谴。

    但我不能动那株凛元圣莲,我只能用自己的法子来解决此事。

    我避开她的目光,答得很是敷衍:“不必忧心,我自有打算。”

    “你能有多大能耐?如此凶险的事,万一不成,便是神魂溃散,直接陨落。”她在怒斥我。

    我自然知道。

    昔年历劫是顺应天命,如今却未得天意。

    唯一能够历劫的法子便是分离魂魄,重炼神体,再造一个人间之梦,重回当年黎朝旧事。

    强行入梦,是在堂而皇之钻天道空子。若是梦境被人所毁,或者陷在其中无法出来,就真的再也没有余地了。

    “我心意已决。”我避开她要来拉我的手,“二姐不必再拦。我会将梦境施布在往生海北岸,那处最为清净。”

    “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她已然气急。

    但是我确实不太懂。

    毕竟我没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