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代嫁小戏子 > 正文 第二十二章求药
    可惜那瓶药已经用完了,要想用的话还得去找赵承骁。

    温从瑾现在的身份诸多不便,不能贸然去找他,况且,他现在还没从赵承骁喜欢的人是真正的裴斯宸这个认知里走出来。

    他只要一想到裴府湖边,赵承骁对他视若无睹,头也不回抱着裴斯宸离开的那个背影,他的五脏六腑就像被铁锤捣碎了一样的疼。

    他知道赵承骁不喜欢他,他的心里甚至都可能没有他,对他也好也不过只是因为自己当初救过他而已。

    温从瑾以为他不会爱上任何人,却不曾想他早心有所属。

    皇上下旨联姻,裴家不得不从。

    现在想来,赵承骁选他代嫁的原因,更多可能是为了保护裴斯宸。

    多可笑,他以为只有裴慎渊舍不得裴斯宸,没想到最舍不得裴斯宸的其实是被他一厢情愿爱着的赵承骁。

    温从瑾自嘲的扯了扯唇角,眼底的热意始终挥之不去。

    不过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采薇伤势惨重,他应该打起精神好好照顾她,然后等天亮之后再去找赵承骁。

    就这样,温从瑾一整晚都守在床前,采薇高烧断断续续,嘴里一直喊疼。

    煎熬的一夜终于过去,黎明挣脱了黑暗,朝阳喷薄而出。

    采薇身边离不开人,太子府内除了二宝又没有一个人敢帮他,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让二宝过来先照看一下采薇,只说自己有事先出去一趟。

    二宝本来想说有什么事他去办就行,可转念又想到,万一太子殿下等会儿用他的时候找不到他,到时候恐怕他的屁股也得开花。

    二宝害怕了“太子妃,您早点回来,万一太子发现我过来帮你,我会死的很惨的。”

    他说的这些,温从瑾又怎么会不明白“放心,我马上回来。”

    四皇子府内,书房里,裴斯宸坐在书案前练字,赵承骁站在他身后,俯身将他圈进怀里,右手自然而然的握住他的右手,两人一笔一划缓缓的将写到一半的诗句共同写完。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跃然纸上。

    运笔清新流畅,笔锋遒劲有力,短短的一句诗却完美的融合了两人不同的字体风格。

    笔刚搁置,门外就传来了下人的禀报声,说太子妃有事求见。

    赵承骁面上不动声色,转头对裴斯宸温言软语道“你自己先慢慢练,我很快就回来。”

    裴斯宸抿了抿唇,点头“嗯。”

    刚走出书房,赵承骁的眉眼瞬间冷了下来。

    温从瑾一看到他,像看到救星似的急忙上前,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赵承骁冷冷的堵了回去“你来这儿干什么?”

    温从瑾忙道“阿骁,采薇受伤了,伤的很严重,我想,我想再问你要几瓶你上次给我的药膏。”

    赵承骁以为自己听错了,习惯性的眯起眸子“所以,你贸然来到我的府上,只是为了个可有可无的奴隶。”

    “她不是可有可无的奴隶。”温从瑾反驳道,“她是你的人,你不能不救她。”

    赵承骁被他这句话逗笑了,他心狠手辣,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所以又怎么会在乎区区几个垫脚石的性命。

    “我不需要这么没用的下人。”

    他之所以派采薇跟温从瑾嫁过去,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让采薇监视温从瑾,让他不要暴露身份。

    他需要的是一个出色的工具,而不是一个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废物。

    既然是没用的废物,他自然不会管她的死活。

    温从瑾没料到赵承驰这样心狠,他好像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他。

    “所以,如果以后我也没用了,你是不是也会抛弃我,不管我的死活。”他盯着赵承驰,声音有些艰涩。

    赵承驰没料到他会这样问,愣了一下,随后斩钉截铁的回答道“不会,你跟她不一样。”

    这话如果是以前,温从瑾或许还会相信,但现在,他根本不知道赵承驰的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

    其实,他跟采薇对于赵承骁来说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都是供他驱使的棋子罢了,只不过,他这颗棋子作用要大一些。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帮采薇拿到药。

    “阿骁,算我求你了,你再给我几瓶药膏吧,采薇她真的伤的很严重,我怕她撑不下去……”

    赵承骁有些不耐烦“并不是我不给你,而是我上次给你的那瓶已经是最后一瓶了。”

    那药膏是裴斯宸给他的,裴斯宸去山中养病之后便在寺庙中学了点岐黄之术,那药膏便是他亲自研究出来的。

    “此药珍贵,世间难得,你以为是普通药铺里用银两就能买到的吗?”

    垂在身侧的拳头越攥越紧,温从瑾生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

    赵承骁开始下逐令“好了,我还有事,你先回去吧,以免让赵承驰发现端倪。”

    说完,也不管温从瑾作何反应,转身走进了屋内。

    温从瑾求药无果,他担心采薇,心灰意冷之下只能原路返回。

    赵承骁回到书房,继续若无其事的和裴斯宸练字,可裴斯宸却写不下去了。

    笔尖停顿,他坐在椅子上,抬起头问他“阿骁,你跟太子妃,你们到底什么关系?”

    刚刚他听到了他们在门外的对话,敏锐的察觉出了两人之间的不寻常,纠结许久,终于将心底的疑惑问了出来。

    既然问出来了,赵承骁索性也不想瞒着他了,反正他喜欢的只有他裴斯宸一个人。

    于是,他把温从瑾和他之间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裴斯宸。

    裴斯宸听了,有些惊讶“所以,他是你的救命恩人?”

    赵承骁“嗯。”

    得到肯定回答之后,裴斯宸心里越发沉重,全被愧疚占满“既如此,你为什么还要让他代替我嫁进太子府?”

    赵承骁看着他,眸如墨色“因为只有他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因为温从瑾爱他,他利用他的爱,可以轻而易举的让对方为他做任何事。

    现在的赵承骁跟小时候的那个赵承骁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裴斯宸突然有点害怕,他钻进赵承骁怀里,说道“阿骁,我好害怕,我害怕有一天,我会失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