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第三只虎皮仓鼠 > 正文 第13章 第十三章□□堡的夜骑士
    正午的热烈毒害着窗口外面小小的一片天地,依稀传来几段被压榨出哀嚎的蝉鸣,呼唤着从树荫下渗出浮动的气流,紧靠着墙壁的排风“呼呼”的大叫,诉说着季节的不公却也无可奈何。

    一滴汗珠从刚刚平复下来的胸膛颤抖着缓缓流过,像是对于先前的疯狂意犹未尽。我蹬开粉红色的小被子想要向外部释放多余的热量,仓鼠则突然抓起另一端的枕头压住了我。

    “按住你了,你不能呼吸啦,哈哈。”

    “唔唔……呼。”

    我从两侧抓握住仓鼠的手臂,挣脱了枕头,然而现在的温度稍一发力就流出更多的汗珠,额头前方布满了细密的小水滴。

    “仓鼠,你不觉得作为室内,你卧室温度过高了么?”

    “唉,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是不是空调温度调的太高了。”

    仓鼠说着站直了身子,从床上看向空调的出风口。

    “唉唉……没有风是怎么回事,遥控器也找不到了。”

    我看着仓鼠一连挠头的样子,无奈的想了想,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不靠谱。

    “丁修,你蹲一下别动啊,我要上去。”

    “你……你上哪里去啊?”

    话还没有说完仓鼠一跃跨上了我的后背,一点点挪动着圆滚滚的大腿,不禁感叹还是女孩子的皮肤好啊。

    “我说你别动啊,我可是很容易摔下去的好不好。”

    “好的好的,我在晚一点方便你怕行不行,你坐稳了啊。”

    “嗯——嘿!”

    “仓鼠坐在我的脖子上,指挥这我向前靠近到空调的出风口。”

    我看向空调下等身高的穿衣镜,这种父女一样的既视感让我倍感无奈。在这种环境下,实在是无法提起任何异样的想法,难道是说……

    “我看到了看到了,放我下来啦。”

    “好的,这就把你——放下来。”

    我松开了紧握在大腿的双手,让仓鼠自然滑落到我的腰间,反手一推,将整个人摔在床。

    “呼——”

    整个床垫因为突然的撞击也跟着飞了起来,我也立刻跳上去盖住仓鼠的上身。

    “你说你发现什么了。”

    “我发现的不告诉你,热死你。”

    仓鼠把头伸进小被子中,只探出眼睛在外面看着我。

    “不告诉你,哼,叫你摔我。”

    就在我们俩打闹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沙哑的嗓门声。

    “小妞儿,咋个了?啥声儿啊?”

    屋里的震动声吸引了仓鼠姥爷的注意,不知身后时候已经站在了门外。

    “没有啊,没有声音,我在和儿子玩呢,没事啊姥爷。”

    “啊行,啊……那行啊,别老把那畜生抱床上玩啊。”

    姥爷像是对这种事情见得多了,不慌不忙的越走越远。

    “还好你姥爷没进来,要不然我就被发现了。”

    “没事的,我姥爷不进我房间的,以前也是,顶多就是提醒我一下别闹得太大声音。”

    “以前也是?”

    “嗯,反正在我这里,姥爷是从来没管过我,我也不需要姥爷管。”

    说完这些话,仓鼠委屈地缩成一团,重新把小被子覆盖在身上。抱在脚边揉成一团,像一只犯了错误的小狐狸。我蹲在一旁,用手轻轻地抱住她,就这样不知道维持了多久,在热昏昏的房间中久久睡了过去。

    “几点了几点了,丁修,你该回去了,快点快点!”

    “啊,怎么了么睡多久了?”

    “你快点行么,别让我生气啊。”

    我被仓鼠莫名的火气惊吓到了,我不确定发生了什么,但是仓鼠的叫喊声一度让我举足无措。

    “是我妈妈今天要来看我和姥爷,你得快点走,快快。”

    “嗯嗯,好的。”

    我艰难的拖着还没有完全提起的长裤,套上了刚从地上捡起来的夹克,同时右脚还将远处的袜子勾到附近。

    “仓鼠?我就这样出去么?”

    “别别,你等一下,我先出门看看我姥爷。”

    仓鼠转身套过一袭长裙捻手捻脚地望向走廊,一只手拉着我侧身向前门靠近。

    “有么?”

    “没有,你轻点走啊,别让我姥爷看到。”

    “行,我知道了。”

    我一步一步缓慢的向门把手接近,不敢多出任何的声音。小白狗也从房间里快速地跑出,蹲在我的正后方“呼呼”地喘着舌头。

    “快到了,打开门我就直接下楼梯。”终于挨到了门前,一直在默念的心中尝出了一口气,五指我在金属门把上,凉意透过指尖直达心间,好像门已经打开了一半,只等我去迈出勇气的第一步。

    这是,扶手自动向下划了半道圆圈的位置,门也在吱吱作响。

    “有人。”

    我的第一个想法是仓鼠的妈妈,在这一个时间点上能开门的也就只有妈妈能够开门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拼了命向后方踮起脚逃窜,已经不记得自己当时有多么狼狈。

    小白狗也想明白我的想法一样跟着我往回跑,一边跑一边“汪汪”地嚎叫,不知为什么,我好像能听出它叫声中的一丝嘲讽。

    然而由于我太过紧张,跑向了与之方向相反的房间,我来不及关上,静静地透过门缝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一阵“踏踏”的踢踏声走过,门外一把反手抓住我。

    “你跑那么快干什么,怕壮到我妈啊?”

    “是啊,你刚刚那么着急,万一开门的是你妈妈不就糟了。”

    “没事,刚刚妈妈打电话说今天不来了,你又可以和我多待一些时间了,对了,你不要动哦。”

    说完右手拿起一把剪刀在我面前晃了晃,回过头冲我漏出不寒而栗的微笑。

    我惊吓地合上了眼睛,在睁开的时候感觉身上多了些相当的重量。

    “我说你,还真是喜欢骑在别人身上呢……”

    “嗯?你不喜欢喝我多多在一起嘛?”

    “喜欢是喜欢……”但是像这样的惊吓还是少一点比较好吧。

    “话说,这是哪个房间啊?没听说过你有弟弟妹妹啊。”

    一床粉色猫咪的床单,床头摆放着可妮兔和布朗熊的积木玩偶,在床脚一直延伸到门口我和仓鼠站立的地方,则都是毛绒玩具的天下,各式各样的布偶搭配着七零八碎的衣服,从地上硬生生的堆砌出一座小山,最无语的是晾衣环吊在了积木城堡的塔尖,还挂了两件内衣。

    “这些都是我小时候的玩具,我爸爸妈妈一起给我买的,所以我都留着呢。”

    “啊……怪不得这只猪这么可爱。”

    仓鼠说的话感觉怪怪的,不过还是先缓和一下气氛好了。

    “说出来你可能会不高兴,这只猪是张鑫送的啊哈哈哈哈。”

    “我tm”

    我现在真想吧我说过的话吃回来在嚼碎,本来还想安慰一下她,反而被自己呛到了,

    “那我不管,反正现在是我在抱着你。”

    我用力将双手合并在仓鼠的背后,低头吻入了少女的脸颊,不同于上一次的热烈与亲密,此刻的我们彼此轻触到额头,享受着湿软的唇印萦绕在周边,对我而言,唯有用这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信任与陪伴。

    “丁修,没有谁能一直坚持下的,每个人都会有疲累到无法起身的时候。……我们的故事也是为了这一刻哦。”

    说完仓鼠有将额头贴合在我的肩胛处,很久很久。

    那一刻,我就在想,是否我与她此刻的温柔也仅仅是因为作者想要发展这个故事,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也许……是不能明说的日子,我们的故事也会走向尽头。那么作为……“我”的我来说,是应该悲伤,还是应该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