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禁止风化 > 正文 第14章 Day4冰山火种(4)
    很快一段视频开始播放,而这段片子也完整解答了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又是什么样的事正在进行着。

    随着一段倒计时后,一张张照片伴随着浪漫的背景音乐依次浮现。付栎懿看到照片上有悉尼的歌剧院、美国的羚羊谷、法国的埃菲尔铁塔,还有不知道具体哪个国家的冰川和丛林。整个视频播放下来约有几十张,拍照的地点一直在变,但没有变的是照片里的主人公和他们始终没有松开的那双手。

    尾声来临,画面渐隐,餐厅又陷入了新一轮幽暗,随后一个巨大的双层蛋糕从后厨的位置缓步而出,接着停驻在了付栎懿邻桌的位置。

    付栎懿这才借由蛋糕上的光亮看清身旁这个女孩的面容,显然她已经被这个惊喜震惊的话不成句,双手叠住自己的半张脸,不知是害羞还是无措。

    男方身穿正装,头顶也打了发胶,显然是早有准备,然后付栎懿发现自己身边几桌的人实际上都是男方提前安排好的间谍,因为他们都开始迫不及待地的起身冲向了这对幸福的男女,也开始起哄着男孩接下来的那个最重要的举动。

    只见男人单膝跪地,不假思索地将手中那枚神圣的爱情信物捧到了自己心爱的女孩眼前,然后洋洋洒洒地开始从相识到相知,从相知到相爱,叙述着女孩爱吃的食物、爱玩的游戏、害怕的事情甚至那些未实现的梦想,一桩桩一件件,如数家珍,最后禁不住说到自己也热泪滚烫,“欢欢,欢欢,请你嫁给我好吗?让我永远保护你好吗?”

    接下来的剧情自然不会有任何意外,在所有人的泪雨零丁中两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欢呼与祝福声,甚至直到许久他们仍被牢牢地包裹其中。毕竟没有人忍心让这种幸福中断,所有人都在希望他们可以永恒的停驻在这份深切的情意中。

    而在完全不搭界的这端,他们并没有人注意到有一个女人其实从蛋糕被推出的一刻就没有停止过自己的眼泪。

    这个人自然是作为路人的付栎懿,可是不会有人清楚她的泪水其实不单单是感动。

    天知道诸如此类的场景她私下幻想过多久,那无数次的午夜梦回,又无数次的清晨梦碎。她也曾希望有一个人,可以如这般的知她懂她,怜她惜她,以至此生不换。

    可是她心底的那个人连她爱吃什么都不知道!

    骆歌显然被她的失态吓到了,慌忙递上了纸巾,“你……你没事吧?”

    “没事。”

    “人家求婚你哭成这样几个意思?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她已经从厚重的情绪中回过神来,不无埋怨,“要不说你们男人没有心呢,真情是会感染人的,你平常看电影就不会哭吧?”

    “会啊,笑哭。”

    付栎懿无言以对,起身去了洗手间补妆。

    她回来后情绪已经彻底平复,骆歌问她,“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求婚啊。”

    “挺好的啊……多用心,看得出好好设计了。”

    “那配乐太差劲了,还有那旁白,节奏根本就不对。其实这种事很难拆开的,视觉听觉少了哪个都会有瑕疵,不然很容易出戏你知道吗?”

    骆歌还在兀自从他所谓的专业角度做着这场求婚的复盘,付栎懿冷冷听着,脑中想到的是另一个男人从前相似的举动,心道男人的理性或许真的和年龄没什么关系,而让他们产生共情也真的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首先这个求婚的男孩可能并不是剪辑出身,而音乐的选择可能仅仅是因为这首音乐对于两人而言有着特殊意义,再者他们确实可以找个专业的,比如让他们学播音主持专业的来配音,但是那又怎能传达出本人娓娓道来背后的那种深情厚意?

    可是这些她懒得和骆歌掰扯。就像白天和黑夜,永远无法相融。

    两人按照正常节奏吃完饭后,骆歌又让付栎懿陪她四处转转。

    “这又不是什么高级商场,有什么好逛的。”

    “吃那么多消消食不好吗?”

    付栎懿不想这样糊里糊涂下去了,两人在中心广场的雕塑边停下了脚步,“骆歌,我不管你究竟想干嘛,但是我还是得把话说前头,我目前没有谈恋爱的打算,而你更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如果你有那方面的意思,我劝你就别浪费时间了。”

    “所以你喜欢的类型是什么?”

    一个身影几乎条件反射般地跃然脑海,眉眼、发色、体型无不清晰,可她只能粗暴地令自己暂停回忆,“反正我不喜欢比我小的。”

    “你都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你不喜欢?况且比你小有什么不好,朝气蓬勃活力满满,你看慈禧老佛爷,还有武则天什么的,哪个男宠不是小鲜肉?”

    “我是慈禧老佛爷吗?那我要真有天成老佛爷了没准会换口味,只是我真到那个岁数了,你估计也成干瘪老腊肉了。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吾生君未生,吾老君亦老。”

    骆歌依旧维持着胜券在握的架势,“随你怎么想,反正我是认真的。”

    “认真的?你才认识我几分钟就认真?果然这年头的小男生最不靠谱。”

    “你哪来那么重的滤镜啊,我喜欢你,那天在酒吧看到你就喜欢,不然我也不会和你一起去酒店,这种喜欢还用多久?还用几分钟?我两秒就能确定我喜欢你,所以我才想和你继续接触接触,又不是要你现在就嫁给我,这种怎么了?这种就不靠谱?难道在你眼里所有一见钟情就都是流氓色痞才会干的事?”

    付栎懿被他怼的一时语塞,“反正,反正我的意思是,我肯定不会喜欢你,外面大把的妹子在等你,像你说的朝气蓬勃的直接皮肤掐出水来的,反正你没必要和我这老阿姨耗着。”

    “你怎么知道你不会喜欢我?”

    “我就是知道。”

    “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啊?”

    付栎懿不敢看他,语气像是赌气一般,“没有。”

    “那你凭什么保证?”

    “你如果用了两秒确定你喜欢我,那我也用了两秒确定了我不喜欢你,就是这样,爱情是种感觉,我很清楚我对你没有这种感觉。”

    “可是爱情的产生方式有很多种,有一见钟情,也有日久生情,那我只能说现在一见钟情我失败了,但是日久生情还没试过呢,你怎么知道,难道你是先知?”

    不愧是学播音主持出身,嘴皮子是真厉害,付栎懿承认自己说不过他。

    “反正你管不着我,我自然会用我的方式做,你别忘了我知道你的公司,所以如果你躲着我的话我就去你的公司找你。”

    此次这片商业区的广场主题造景标语是及时行乐,而此时距离两人最近的雕塑就是一只闲适享用手边食物的大猩猩,它上扬的弧度应该是万分满足于手中的美味,可付栎懿却觉得这只假猩猩也正在看自己的笑话。

    行吧,她就先这么凑活应付着吧。好在自己马上就要离开公司,只要这个阶段他不去公司添乱就行。

    “成成成,我怕了你了行了吧。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咱们先像朋友一样接触着,可千万不要有事没事来我公司找我,而且我平常上班很忙的,和你们上学可不一样,没那么多时间。”

    “那周末总可以吧?”

    付栎懿担心一言不合又惹到他,甩出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再看吧。”

    “成。”

    获得了首肯,骆歌似乎比刚才求婚成功的男生还要兴奋,死乞白赖地非要送她回家,最后还是在付栎懿的警告和怒斥下才将将作罢。

    他们也终于加上了。骆歌和革鸣不一样,名是她读都读不通的一句外文,而头像更是抽象到无从窥探。可她并没有了解下去的欲望,如她当下所想,他们之间也许就仅限于此了。

    “男朋友还依依不舍呢,要不要我开回去啊?”

    经由司机提醒她才注意到远处的骆歌还站在原地的路口对自己招手,他的长臂不停挥舞,好似马上就可以飞到天上去。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司机闻言识趣地噤了声。

    一路上付栎懿思考着要不要把今天骆歌的事情告诉尹博远,起码让他从男性的角度替自己分析分析这类小男生的心理,毕竟尹博远怎么也是特警出身。后来还是觉得像骆歌的这类激情型爱恋肯定不会维系太久,假如到时骆歌几天就不见人影了,尹博远那货只会拿这件事取笑她个没完没了。

    “你怎么知道你不会喜欢我?”

    窗外的灯火繁华如流星般划过,她再次想起适才骆歌的这句质问。

    虽然她与革鸣是在认识后大概半年后才在一起的,但是付栎懿自始至终都记得自己在第一眼看到革鸣的瞬间是收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的。因为她迫不及待地就和她的闺蜜们说,我新公司的老板好帅,以后上班可算养眼了。

    或许那个时候就有气流磁场在涌动,只是肉眼无法感知到罢了。

    而这几年,自己也早已被革鸣幻化成了格陵兰岛的万年冰层,除了她自己,恐怕任何热源都会对她束手无策。

    如果这个男孩就坚持地说自己是认真的,付栎懿倒也想看看,他的认真究竟能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