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原著杀我 > 第60章 六十章
    傅绾被她这么一说,这才想起来自己方才都说过些什么话。

    误会!这都是误会!

    傅绾有苦说不出,也不好辩驳,只能顺水推舟说道:“那我现在不想看了,你走吧。”

    “哦,我岂是你说想看就能看,说不看就能不看的?”宁蘅歪了歪头,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傅绾:“?”

    她觉得自己的头上有许多问号。

    “你当然就是我说想看就能看,我说不想看就能不看的。”傅绾从床上跳下来,拍着桌子凶巴巴地说道。

    她决定用行动表示自己确实是想看宁蘅就能看,不想看就能不看的。

    傅绾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大声说道:“我现在还能看得到你吗?”

    宁蘅:“……”这操作他真的没见过。

    他走上前去,伸出手将傅绾的手给摘了下来。

    傅绾睁着一双漂亮的杏眸,看着宁蘅,一脸震惊。

    这个人还上手把她捂眼睛的手给拿下来,过分了。

    “你看得到。”宁蘅看着傅绾漆黑眼眸里映着的自己身影,义正辞严说道。

    傅绾马上闭上了眼睛:“我闭上眼睛一样看不到。”

    宁蘅正打算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觉得自己这行为实在太过幼稚了些。

    若跟傅绾一般计较,不就等于承认他自己的智商成功被拉到了跟她一样的水平线了吗。

    于是宁蘅闪身,直接离开了这里。

    傅绾闭着眼睛,早就在心里较上了劲。

    宁蘅强迫自己看她,自己就绝对不能睁开眼睛去看她,遂了这个女主的意。

    傅绾紧紧闭着眼睛,闭了好久好久。

    直到她自己吸了吸鼻子,发现一直萦绕在自己身侧的莲香已经淡得几乎要闻不到了。

    “歪?阿蘅师姐?”傅绾问道。

    “阿蘅师姐?”傅绾重复了一遍。

    她终于发现了哪里有点不太对,连忙睁开眼睛,却没有看到宁蘅的身影。

    人家早就走了!

    傅绾气哼哼地坐到桌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起来。

    果然是阴险狡诈道貌岸然的女主,宁蘅真的是太过分了,居然欺负她一个柔弱可怜还无助的小师妹。

    傅绾自己喝了一口冰凉的茶水,这才冷静了半分。

    此时,屋外又有脚步声传来。

    宁蘅不知何事,又折返了回来。

    檐下月色淡淡,他靠在门上,送来一个轻飘飘的眼神,不知含着何意。

    傅绾抬头,似有恼怒:“?”

    “你还没闭着眼睛就好,我还以为你得这么闭着一晚上。”宁蘅终究还是担心傅绾死脑筋,又折回来看。

    傅绾确实是傻傻地在原地闭着眼睛闭了好久,但这哪里会跟宁蘅说出来。

    她装作高深莫测地呷了一口茶说道:“我……我才没有,你快去睡觉吧。”

    宁蘅终于是离开了,傅绾长舒了一口气。

    睡前,她抱着被子,极其恶毒地胡思乱想。

    这个时候天真的宁蘅恐怕还不知道自己以后会中情毒吧?

    一想到马上就要到书中的名场面了,她甚至还有点小激动。

    怀着这带着些旖旎绯色的小激动,傅绾终于是沉入了梦乡。

    没过几日,便到了正式魔门大比的日子。

    宁蘅既然打算留下来参加魔门大比,那么必然是决定要全力以赴的。

    一般来说,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提起他的兴趣。

    但已经答应下来的事,他一定会做到,决不食言。

    既然已经答应了高魔宗与长魔宗去参加魔门大比,他倒罕见地开始认真准备。

    反倒是长魔宗宗主何渊与高魔宗宗主祁昊商量了一番之后,竟然退缩了。

    以他们的修为,鲜少到深花堡的主城去,所以也没见过大世面。

    何渊回到宗门之后,将天魔宗的齐睿当街杀人夺入场凭证一事宣传得那叫一个天花乱坠恐怖万分。

    祁昊一听,马上搓搓手商量道:“要不我们别去了吧?”

    何渊还是没能放弃自己宗门当上深花堡之主的诱惑,他一拍大腿说道:“咱们高魔宗还有长魔宗,在深花堡区域同名的宗门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所以不要担心天魔宗找上门来,只管让两位魔主去参与魔门大比便是,我们小心不要暴露即可。”

    祁昊觉得何渊说得有道理,便坚持了原来的想法。

    不过两位宗主一商量,觉得他们召唤来的这两位魔主就这么两手空空地去参加魔门大比显得有些寒酸。

    所以在傅绾与宁蘅准备离开长魔宗,打算去往深花堡的时候,何渊神秘兮兮地将傅绾给叫了过来。

    “何宗主有什么事?”傅绾不知道何渊忽然叫她,是为了什么事。

    “二二二……二位魔主前往深花堡参与魔门大比,我们宗门贫穷,除了些乡野之物,也没有什么能给二位魔主的。”何渊看着傅绾,恭敬说道。

    傅绾心想不对啊,你们长魔宗这不还养了好些肥猪吗,那么多猪,你们这宗门哪能叫穷。

    若是能分给她几头,自己不就大赚一笔了?

    傅绾满怀期待地对何渊疯狂暗示:“何宗主,贵宗倒也算不上穷,比如山中饲养的那些猪啊牛啊,那可都挺……”

    但这个时候何渊立马打断了傅绾的话:“嗐,这些东西都是俗物,二位魔主想来也是看不上的。”

    傅绾:我俗!我俗!我俗!我想要!

    她正待说话,何渊便自顾自又说起来了:“既然二位魔主看不上我们乡野粗鄙之物,那么咱们宗门也没有什么能够给二位魔主的了,唯一能够给你们的只有……”

    傅绾听到这,还以为何渊马上就要掏出什么绝世秘宝来了。

    “唯一给你们的,只有我们宗门每个人的美好祝福了。”何渊满含热泪说道,显然被自己感动到了。

    傅绾:“???”你们宗门很有问题。

    “我何某人代表高魔宗与长魔宗,送给二位魔主美好的祝愿,你可以你能行,加油!奥利给!”何渊伸出手握拳,给傅绾与宁蘅加油打气。

    然后他就这么将二人给送出了长魔宗。

    傅绾大为震惊,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

    送给他们美好祝福也能算是送东西?

    “诶不是……”傅绾与宁蘅飞行在青山之上,她想着方才何渊的话,越想越气,“你说何渊他这是什么意思,送一个美好祝福,也能叫送我们东西吗?”

    宁蘅在半空之中御风而行,听到傅绾的话,便回过头看了她一眼说道:“他这话也不是在开玩笑。”

    他伸出手,洁白修长的指尖上萦绕着星星点点的浅灰色光芒,如戒指一般套在他的手指上。

    “高魔宗与长魔宗实力低微,能够保住自己宗门这么久,与他们宗门特殊的法术分不开干系。”宁蘅伸手给傅绾看,“这两个宗门的传统法术,应当是以防护和隐匿为主,那长魔宗的山门坐落于一个小小山谷之中,若不是他们愿意主动暴露,其余人等恐怕很难发现。”

    “这便是小宗门的生存之道。”宁蘅轻声说道,“你我手上这两道灰色的法术痕迹,应当是何渊所下,能够抵挡攻击。”

    傅绾一听,还以为长魔宗有多牛逼,于是兴致勃勃地问道:“这样的话岂不是厉害了,这何渊给我们下的法术是不是能地方什么元婴真人的全力一击啊?”

    宁蘅板着脸,冷冰冰地认真说道:“你想多了,顶多是筑基期修士的随手一击。”

    傅绾异常失望,垂下了头,很是沮丧的样子。

    她这异界魔主当得可太失败了,不仅没捞到什么好处,连贡品都没来得及吃上一口,还要去深花堡当魔门大比的苦力。

    说到魔门大比,傅绾顿时又兴奋了起来。

    她把玩着手中那个代表着魔门大比入场凭证的黑色信笺,试探性问道:“阿蘅师姐,那这魔门大比我们还是得参加的对吧?”

    宁蘅点了点头,往深花堡飞去,低沉好听的声音散入风中:“这是自然。”

    于是,二人一路朝着深花堡而去。

    由于魔门大比的关系,所以这天的深花堡显得格外热闹,许许多多的魔修不是扛着骨头就是托着什么邪门法宝在大街上走来走去。

    “哦哦哦那个骷髅头真好看!”傅绾指了一下身边经过魔修手上拿着的手杖,手杖顶端镶嵌了一个狰狞的骷髅头。

    宁蘅只扫了那手杖一眼,便揭开了真相:“是假的。”

    拿着手杖的魔修听到了这句话,连忙扭过头来瞪了宁蘅一眼:“假的就假的,用得着你说吗?哼!”

    他一扭头,傲娇地走开了。

    傅绾觉得这群魔修实在是太没排面了,连手杖上的骷髅头都是假的。

    倒还是上次在深花堡大街上遇到那个黑衣魔修有点东西,好像还是天魔宗宗主的亲传弟子。

    人家那做派才叫魔修嘛,一看就是那种马上要被正道修士讨伐的样子。

    傅绾这么想着,却嗅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她连忙抬头,在人群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上次当街杀人反被宁蘅打伤的那位黑衣魔修。

    宁蘅抬起头来,亦是看到了人群中的“齐睿”。

    他轻轻“啧”了一声,有些惊讶。

    齐睿身中的禁锢咒,是他亲自所下,禁锢时间图了个吉利数字,是九十九年。

    不应该啊,齐睿身中的禁锢咒,除非是诸天七皇出手,是不可能被旁余的人解开的。

    那么眼前这个“齐睿”,到底是谁帮他解开了禁锢咒?

    宁蘅只匆匆扫了一眼“齐睿”,他便隐没在了人群之中,所以一时之间竟然没有让宁蘅看出破绽。

    “阿蘅师姐,阿蘅师姐?”傅绾的声音将宁蘅从沉思之中拉了回来。

    “你怎么了?”傅绾好气问道,“上次我们看到的那个黑衣魔修,又出现到了这里,很奇怪吗?”

    “是啊,很奇怪。”宁蘅应了一句,便拉上傅绾,跟着“齐睿”消失的方向走去,“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著杀我》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