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原著杀我 > 第120章 一二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此时,诸天七皇齐心合力布下的大阵已经开始慢慢合拢。

    伏伽也被困入了阵中。

    此时的无尽海之上,竟然陷入了暂时的平静,仿佛方才伏伽与玄微在打斗时产生的余波不存在一般。

    “走吧。”宁蘅马上注意到了这个时机,“现在无尽海上没人,现在过去吧。”

    他们之所以会被传送到十万年前,就是因为接近了无尽海的中央。

    从哪里来,就要从哪里回去,所以现在去无尽海的中央,一定能找到线索。

    时机难得,傅绾连忙点了点头,跟上了宁蘅的步伐,往无尽海的中央飞了过去。

    “到了无尽海的中央,我们真的能回去吗?”傅绾一边飞,一边好奇地问道。

    宁蘅点了点头:“肯定与无尽海的中央有关系。”

    他一手牵着傅绾的手,不多一会儿,便接近了无尽海的中央。

    无尽海的上空,是诸天七皇布下束缚伏伽的大阵。

    大阵的中心,好巧不巧,也是无尽海的正中心。

    此时,阵眼的方向传来轰然巨响,仿佛能将人的耳膜震破。

    而后,一个无形的旋涡从天而降,连接了无尽海的中心与它头顶上那个大阵。

    “伏伽受不了众人围攻,所以在试图破开束缚他的大阵。”宁蘅很快看清了局势。

    “那我们还过去吗?”傅绾问道,声音有些焦急。

    趁现在所有人都在阵中,现在过去就是最好的机会了。

    宁蘅点了点头,还是带着傅绾往无尽海的中心飞了过去,没有放过这个机会。

    “在伏伽从阵法里逃出之前,我们赶到无尽海中心即可。”宁蘅说道。

    傅绾一路紧紧跟着宁蘅飞,一面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大阵,心下忽然涌起了些许不安。

    她总感觉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但现在时间紧急,他们只能趁这个机会接近无尽海的中央。

    于是,傅绾看到宁蘅一脚已经踏上了无尽海中心的那个点。

    头顶上的大阵落下的旋涡变得越来越大,几乎要将两人的身影吞没。

    傅绾想起了自己还放在随身锦囊之中的红莲,她连忙低头去取:“阿蘅等等,我先把‘你’给放回去!”

    她一手伸进了随身锦囊之中,正打算将里面的那株小红莲给掏出来,把他安安稳稳地放回无尽海的中央。

    但傅绾却发现一直牵着自己的温暖手掌忽然一松。

    等她抬起头来的时候,宁蘅已经消失在了无尽海的中央。

    他原先穿着的黑色衣袍之下,匍匐着一只巨兽,是青冥兽。

    而宁蘅这个人,却不见了。

    傅绾瞪大眼,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宁蘅为何忽然就消失了?难道他已经回去了?

    那么为什么自己却被留了下来?

    莫非,只有真的一脚踏上无尽海的中央,才能够回到十万年后的修仙界?

    傅绾的脑子中塞满了疑问,但宁蘅不在,她说不出自己的疑问。

    所以她只能往前走了一步,正打算踏上无尽海正中心的那个点。

    但就在她快要踩上去的时候,傅绾头顶那个笼罩了整个无尽海上空的巨**阵忽然从天而降。

    禁锢了伏伽的大阵落下,直接将傅绾给罩了进去。

    傅绾只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自己眼前一片漆黑。

    她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这就是诸天七皇携手布下能够束缚伏伽的大阵吗?

    傅绾不知道自己被这大阵卷着,落到了哪个地方去。

    她感觉到自己的脚下还是略有些潮湿的海面,幸好这里还是无尽海。

    傅绾明白自己因为意外,没能成功踏上无尽海正中心那个点,反而被卷进了大阵之中。

    她的手上忽然出现了些许淡绿色的光芒,一簇莹莹的火焰出现在了傅绾的指尖。

    这阵中太过黑暗,所以她不得不点起火焰来查看周遭的情况。

    傅绾知道,在目前的大阵之中,除了伏伽之外,还有玄微与其余诸天七皇。

    大阵现在是将整个无尽海给笼罩了进去,自己可以在阵中寻找无尽海正中心的那个点,然后离开。

    傅绾有些紧张,她一面祈祷着自己不要碰上伏伽,一面凭着自己的直觉,在黑暗的阵中摸索了起来。

    她指尖那点莹莹火光,根本照亮不了多少地方,所以傅绾只能随便找了一个方向,开始寻找。

    伏伽应该在阵法之中的某一处,跟玄微比斗吧?傅绾如是想道。

    她跌跌撞撞地在大阵之中前行,自己这点修为,在这阵法之中根本没有什么用。

    傅绾飞了不知道多久,她感觉到自己身体之内的灵气差点都要耗尽了,幸好还有那株小菩提在源源不断地补充灵气。

    如伏伽与玄微这般修为的人比斗,尤其还是这样的生死决战,打起来一打打个好几个月是见怪不怪的。

    玄微他们能撑得住,但傅绾自己肯定撑不住啊!

    她在被大阵笼罩着的无尽海之上如同无头苍蝇一般乱撞,直到她看到前方出现了光亮。

    傅绾心想她自己方才一直在祈祷自己千万不要在阵中遇到伏伽。

    但好巧不巧,她就真的遇到了。

    此时的伏伽,与傅绾初见他的时候很不一样。

    原先的伏伽是意气风发的,一身黑袍透着一股子嚣张的气息。

    但是他现在却受伤了,手中握着的一把盘古骨剑闪着支离破碎的光芒。

    上面的祭天大阵根本没有办法使用,杀死桃洲万千亡魂提取的力量他半分也汲取不了。

    伏伽在发现了盘古骨剑没有办法发挥出他本来的效用之后,马上便发现了不对。

    竟然有人,将盘古骨剑上祭天大阵的三个关键性符文给抹去了。

    是谁?!

    伏伽难以置信。

    他在恍惚之下,一失神,直接被玄微击伤。

    伏伽第一次选择退缩,他在玄微手中山河图的威压之下,寻了一处破绽,直接逃了出来。

    但伏伽逃得出玄微的进攻,却没有办法逃出这个大阵。

    大阵之中的黑暗环境,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分清楚方位。

    他拖着受伤的残躯,在大阵之中乱撞,直到他看到了傅绾。

    傅绾站定在原地,看到了前方受伤的伏伽,愣住了。

    她觉得自己真的是乌鸦嘴,怕什么来什么。

    傅绾转身就跑,拿出了自己平生最快的御风飞行速度。

    但却跑不过受伤的伏伽。

    伏伽一眼就认出了面前这个玄微的亲传弟子,他冷哼一声,心想威胁玄微的人选找到了。

    只一瞬间,伏伽便追上了正在逃跑的傅绾,一手直接将她的肩膀扯着,拉了回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伏伽冰冷的手指抚上傅绾的脸颊,声音冰冷,仿佛毒蛇一般。

    “迷……迷路了……”傅绾心虚地瞧了一眼伏伽手中握着的盘古骨剑。

    幸好他没发现盘古骨剑是自己动的手脚。

    “玄微的徒弟?”伏伽冷冷地说了一句,“他将我打成这样,你该如何赔?”

    傅绾咽了口口水,给了伏伽一个非常中肯的建议:“你可以直接找他赔。”

    她的声音带着些颤抖。

    傅绾的目光从伏伽苍白的手中握着的盘古骨剑往上看。

    她看到伏伽的身体受了很多伤。

    最严重的的伤势,还是他脚上那几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直接将血与肉给削去。

    在殷红色的血肉之下,能够清晰地看到伏伽腿部骨骼上刻着的妖纹。

    之前在桃洲的时候,明羲也曾经用琢世将伏伽手臂的皮肉削开,露出了骨骼上的金色妖纹。

    看到了伏伽妖骨上纹样的明羲当时很是震惊,但那时的傅绾没有看清楚那妖纹到底是什么。

    现在伏伽受的伤如此重,所以傅绾现在清楚地看清楚了这妖纹到底是什么。

    不同种类妖物的妖纹各不相同,例如之前玄微给傅绾的骨币,就是用大乘期的大妖的妖骨制成的,上面镌刻的妖纹也是古老也繁复。

    越是强大的妖,他骨骼上的妖纹就越是繁复古老,一看就跟其他的妖艳贱妖不一样。

    伏伽的原身是鲲鹏,可是说是最强大的一种妖了,他骨骼上的妖纹又会怎样迷人?

    但傅绾低头看伏伽伤口上的妖纹,看到了什么呢?

    傅绾面上露出无比惊讶的神色。

    她……

    她竟然看到了……

    小鲤鱼历险记。

    伏伽骨骼上的妖纹很是简陋,不过是简单的寥寥几笔勾勒出一位银鱼的身形。

    这他妈无比幼稚仿佛儿童画的妖纹是怎么回事?!

    这真的是鲲鹏的妖纹吗?

    傅绾不敢置信,她感觉到伏伽冰凉的手指直接贴上了自己的脖颈。

    手指逐渐收紧,伏伽阴恻恻的声音响在她的身后:“你看到我最大的秘密了。”

    傅绾咳了一声,感觉到自己呼吸困难:“我活不了了吗?”

    “利用你威胁完玄微之后,你活不了。”此时的伏伽倒是非常诚实。

    “活不了就活不了吧。”傅绾叹了一口气。

    嘴上这么说,但她还是在思考对策。

    她确定自己只要能够来到无尽海的中央,触碰到正中心那一点,就能够回到十万年后。

    现在她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无尽海中央,但伏伽可以啊。

    傅绾被伏伽禁锢着,动弹不得,若不是她现在还有利用价值,想来伏伽会直接将自己杀死。

    她的眼珠滴溜溜转了一下,说道:“你从哪里逃过来的?”

    伏伽带着傅绾,身形一闪:“你知道这么多干嘛?”

    “人都要死了,唠唠嗑嘛。”傅绾随口说道。

    她沉默着,一只手悄悄抚上了自己的随身锦囊。

    “我师父玄微在哪里?”她继续问道,“他在追你,你想用我当威胁他的诱饵?扰乱他的心神?”

    伏伽冷哼一声说道:“你倒是聪明。”

    傅绾舔了一下自己有些干涩的嘴唇,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你可以找一个地方埋伏,以我为诱饵吸引玄微前来,等他来了之后就可以偷袭他,我是他亲传弟子,他一定会来找我的。”

    “你跟我想到一块去了。”伏伽冷着声说道。

    他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自己想好的利用傅绾的计划竟然提前被她想出来了。

    傅绾心想以伏伽的智商,能想到这份上也算不错了:“看在我们想到一块去了的份上,不如让我自己挑一个地方,如何?”

    伏伽知道这无尽海之上,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在哪里都是一样的,所以他应了下来:“可以,既然你要死了,让你自己挑一个葬身之地也是可以的。”

    “那就去无尽海的中央。”傅绾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地,“这个地方特殊,玄微也能比较快赶过来。”

    她话音刚落,伏伽的身形又是一顿:“无尽海的中央?你倒是聪明。”

    曾经的伏伽,非常惧怕无尽海中央的那一位。

    但现在他已经不在那里了,这无尽海中,他哪里去不得?

    伏伽不愿意承认自己在惧怕那个地方,所以他只能硬着声说道:“可以。”

    说完,他便带着傅绾朝那里飞了过去。

    傅绾被大阵卷进去之后,迷失了方向,其实并没有离开无尽海的中央太远。

    不多一会儿,伏伽便带着她飞到了那里。

    他一边飞,一边还在朗声说着什么,大意就是对玄微说“你徒弟在我这里,你要是想救她就赶紧缴械投降”、“我在无尽海中央等你,是男人就赶紧过来决斗”。

    伏伽的声音通过大阵,传到了每一个角落,当然也传入了正在寻找他的玄微耳中。

    傅绾的指尖,还有那簇莹莹的火光闪烁,它照亮了四周的景象。

    伏伽竟然真的带她来到了无尽海的中央。

    傅绾的目光紧盯着无尽海中央的那一点,一只尚且还能动的手伸进了随身锦囊之中。

    她不是要将那株红莲拿出来。

    傅绾想要拿的东西,是玄微曾经给过她的两个锦囊。

    这锦囊本来是给了宁蘅与她一人一个,但宁蘅却将两个锦囊都给了她。

    当时玄微是如此介绍这两个锦囊的。

    “这锦囊暂时不要打开,若是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再开启锦囊,便能够保下一命。”

    “我分出两道盘古血脉,封入锦囊之中,就算是伏伽亲自出手,打开锦囊,也能够保证安全。”

    玄微是靠谱的,以傅绾对他的了解,他从来不会夸海口,他说有什么就有什么用。

    所以傅绾直接将那两个锦囊给拿了出来。

    “你在拿什么?!”伏伽马上注意到了傅绾的小动作。

    傅绾扭过头去看他,伏伽很快伸出手来,准备制止自己想要打开锦囊的动作。

    情急之下,傅绾只能直接打开了两个锦囊的其中一个。

    伏伽没能阻止傅绾的小动作。

    一道淡绿色的光芒从那小小锦囊之中飞了出来,但与傅绾放出的法术光芒完全不一样。

    这跟玄微亲自出手没有区别。

    一个绿色的虚影出现,直接将伏伽给击退,柔和的大掌推着他的胸口,将他从傅绾身边推开。

    傅绾得了自由,连忙朝无尽海的中央奔了过去。

    玄微果然靠谱,这锦囊打开果然能救她一命,让她从伏伽手上逃开。

    傅绾早已经计划好了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她先掏出了自己随身锦囊里那株红莲,将他稳稳当当地放到了无尽海的正中心。

    在红莲的青瓷盏触到无尽海海水的那一刹那,那青瓷盏便瞬间消失,红莲的根茎植入无尽海的海面,又回到了自己的家。

    傅绾做好这一切,抹了一把头上的薄汗,准备去触碰无尽海正中心的那一点,离开这里。

    但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便回过头,准备去看伏伽现在怎么样了。

    伏伽方才就已经受了伤,现在被锦囊里玄微的分出的盘古血脉给缠住,应该一时半会儿来不及过来这里吧?

    但傅绾看到的景象,却让她差点没直接晕过去。

    那道从锦囊之中飞出的柔和绿色光芒,在将伏伽推开之后,便化为一道虚影。

    这虚影明显就是玄微的模样,他的手一抬,那饱含着生命力量的光芒便从虚影的手上飞出,直接笼罩住了受伤的伏伽。

    傅绾瞪大眼,看到伏伽满身的伤口,大半都已经被那虚影治疗好了。

    忽然之间,她感觉到自己不能呼吸。

    伏伽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但他还是马上反应了过来。

    他站起身,揉了一下手腕,看到了刚刚被傅绾种回无尽海的那株红莲。

    “是你啊……”伏伽忽然笑起来,唇边的利齿闪着残忍的光芒,“找了你这么久,没想到你一直在我眼皮子底下。”

    他这句话,没有对傅绾说,而是对着无尽海中央的那株红莲说的。

    语罢,他手中一点苍白色的光芒就闪起,他拿起盘古骨剑,朝红莲的方向挥了一剑。

    杀了他。伏伽紧盯着无尽海正中央的红莲,脑海里升起了暴虐的念头。

    傅绾瞪大眼,看着伏伽挥出了那一剑。

    她的手下意识朝自己的随身锦囊里伸了进去,想要将玄微给出的另一个锦囊给拿出来,挡住这一击。

    情急之下,傅绾的手在随身锦囊之中随意乱抓,在拿出锦囊的同时,也一连串带出了很多东西。

    有飞散的书页,仿佛在这个黑暗的阵中下了一片书雨。

    傅绾看到什么《蚀骨宠溺:蛇后太嚣张》几本书的书名在自己眼前闪过,她正想要打开锦囊,但却转念一想。

    她方才打开了那个锦囊,竟然将伏伽的伤给治好了,现在她怎么敢开第二个?!

    傅绾手一松,任由那个锦囊掉在地上,没有打开它。

    但是伏伽挥出的那道剑气已经斩开了漫天的书雨,直直朝着红莲飞了过去。

    傅绾的手抚上自己的胸口,从怀里取出了一个东西。

    这是一个金色的珠子,闪着幽幽的光泽。

    是伏伽曾经给她的,想要引诱她使用的荒墟十二妖的象征。

    只要使用这颗珠子,就能够获得不亚于荒墟十二妖的力量。

    傅绾从来没有想过使用它,但现在……

    她一咬牙,捏爆了这粒小小的珠子。

    金色的光芒从她的手中流淌而下,顺着她的骨骼经络,飞向了四肢百骸。

    强大的力量正在强化她的身体,傅绾的修为节节攀升。

    但是,现在傅绾现在只有一个念头,一个无法阻挡的念头。

    傅绾一往无前地朝前飞了过去,整个人扑倒在了红莲的面前。

    金丹期修为的她接不下伏伽这一击,但若是使用了那颗金色珠子,以她现在的身体素质和修为,应该可以。

    傅绾的速度很快,她成功挡在了红莲的面前。

    她看着眼前强大得令人有些胆寒的剑气,没有丝毫退却,定定地护在了红莲的面前。

    剑气锋锐,直直将她脸上一直戴着的白色面纱给斩碎,丝质的布料化为片片的飞花,却染上了些许血色。

    傅绾为红莲挡下了伏伽的苍白剑气,苍白的面颊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整个人朝后飞去,直接跌落在了红莲的面前。

    红莲的花瓣轻轻颤了颤,仿佛被一阵微风刮过,也不知在表达什么情绪。

    他看到傅绾倒在了自己的面前。

    致命的一击,被她挡下。

    上一刻,伏伽与红莲看清楚了她的脸。

    但下一瞬,傅绾就消失在了原地。

    为红莲挡下一击的傅绾一只手无力的垂落在地上,染着鲜血的指尖,正正好碰到了无尽海正中心的那一点。

    她回去了,所以也就消失在了这里。

    兜兜转转,生死边缘走了好几遭,她总算是回到了十万年后的修仙界。

    傅绾在时与空的轮转之中,一阵天旋地转,身体传来剧痛。

    她半闭着双眼,意识有些模糊,方才发生的所有一切都出乎她的意料。

    但她心中存着的唯一一个念头就是:十万年前,伏伽绝对没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