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原著杀我 > 第145章 番外-睢洲篇(全)
    “啧”在睢洲幽冥血池的魔殿中,有人轻轻啧了一声,在空旷的魔殿之中倒显得格外清晰。

    昭骨坐在魔殿正中央的王座上,一袭白衣,左右两边各坐了一位睢洲魔教的长老,各自身着黑袍,身材高大,看不清样貌。

    “怎么了?”昭骨托着腮,懒懒开开口,一抬头往嘴里抛了一个花生。

    坐在他右手侧的黑衣魔修是幽冥血池的长老之一,名唤薛听,他沉声开口说道:“厉鸿光去佛山修行已经三百年了。”

    昭骨修长的手指在颊边划动,饶有兴趣地问:“他想回来了?”

    “不是。”坐在他左手边的魔修魏城捏碎了手中散发着光点的来信,“他有一事相求。”

    “出家人,都四大皆空了,还有什么事相求?”昭骨斜倚在王座上,懒懒地给自己剥花生吃。

    “厉鸿光说他……”

    “呃……”

    “反正就是……”

    昭骨不耐烦地眯起眼睛说道:“直说便是。”

    “厉鸿光说去了佛山三百年,什么事都觉得挺好的。”

    “就是这佛山里天天吃素,他不太习惯。”

    “所以就他想让我们这些曾经的兄弟给他……带点儿肉吃。”

    薛听与魏城两人三言两语把厉鸿光的愿望说给了昭骨听。

    “什么,厉鸿光堂堂前魔尊去佛山修行,竟然连口肉都吃不上?!”昭骨的语气有些惊讶。

    薛听点了点头道:“毕竟佛山那些佛修,不是不吃饭辟谷,就是吃素,哪来的什么荤腥。”

    “太惨了……”昭骨拍了拍手中的花生碎末,站起身来,“好歹也是我幽冥血池曾经的主人,既然要吃我们便去送。”

    这个时候,薛听又“啧”了一声。

    昭骨挑眉,示意他说。

    薛听道:“佛山不乏修为高深的佛修,尤其是那佛子无尘,修为不弱于你我,更何况此人视佛宗清规戒律如不可触碰的底线一般,我们若是要给他送吃的,恐怕不容易。”

    “对。”魏城附和道,马上卖了他们的前老大,“不如就不送了,假装咱们没收到这消息就算了,我看吃素也挺好的,还省钱。”

    昭骨一听便有了兴趣,他摸着下巴问道:“什么佛山居然还这么嚣张,这修仙界还有我去不得的地方?”

    薛听与魏城两人视线相触,觉得他们这位后来居上的老大果然是被封印得久了,不知道现在的局势,不懂修仙界的险恶。

    这世间之物向来是一物降一物罢了,睢洲的魔修最惧怕的便是隔了两个洲域远的佛山。

    佛宗法术纯正浩大,刚正不阿,对于他们魔修天生便有克制作用,所以薛听与魏城并不敢轻易去招惹佛山的人。

    薛听与魏城两人闻言,马上摇头,拼命拒绝:“不可,昭骨大人您还是自己去吧。”

    但昭骨自己已经走出了魔殿之外,大手一挥直接说道:“跟我来,我们去会会那群佛修,一展我们幽冥血池的威风。”

    两位黑袍长老无奈,只能起身御风而行,跟上昭骨的步伐。

    一白两黑两道光芒在天际如同流星一般闪过,朝着远处的佛山飞速前行。

    昭骨飞在空中,苍白色的袖袍鼓荡,脸上满是志得意满的表情。

    两位黑袍长老略微有些愁眉苦脸,脸上还出现了些许迟疑之色。

    昭骨虽然背对着这两人,但却感觉到了他们的心情变化,于是在半空中缓声开口问道:“二位长老,不知你在愁什么?”

    “我总觉得,我们好像忘记了一件事。”

    “对,但这是一件什么事呢?”

    薛听与魏城两人一唱一和,说来说去说了半天也没想起他们到底忘记了什么。

    直到三人飞过一个修士聚居的小镇上方,街道上传来了烤肉的阵阵香气,薛听这才猛吸了一下鼻子,想起了什么。

    他右手握成拳,砸在左手上,恍然大悟说道:“昭骨大人,我们忘记了我们去佛山的目的了。”

    昭骨早已经将他们原本是要给厉鸿光带肉解馋的使命忘在了脑后,他扭过头疑惑问道:“我们忘记什么了吗?我们不是要去挑衅那群佛修,立我幽冥血池威风的吗?”

    魏城灵光一闪,在薛听的提醒下想起了他们最开始要去佛山的目的明明就是为了给前魔尊厉鸿光带肉吃。

    他摇头说道:“昭骨大人您忘了咱们没肉吃的前魔尊了吗?”

    昭骨这才想起来,连忙飞身而落,在镇上打包了香喷喷的烤肉若干,行云流水一般地飞回天上。

    他掂量了一下手中沉甸甸的烤肉说道:“我随便买了点,来咱们继续走。”

    厉鸿光的诉求总算是没有被他们忘记,昭骨与薛听魏城两人又踏上了飞往佛山的道路上。

    睢洲与佛山隔了两个洲域,纵然他们的速度再快,也需要几个时辰的光景。

    昭骨在空中飞得无聊了,又闻到手中烤肉香味实在是太过诱人,便偷偷撕了一小块送入口中,边嚼边唠嗑:“我是骨剑成妖,本性属邪,我主已死,受天性指引来到幽冥血池,你们又是因何而来?”

    薛听一愣,见昭骨吃得香了,伸出手去道:“给我也来点儿再说。”

    反正是要给厉鸿光的,所以昭骨大方分了一些给两位黑袍长老。

    薛听撕了一片烤肉吃着说道:“我们原本是爻山的人。”

    魏城闻言,伸手扶额,似乎觉得往事不堪回首:“我们的事你居然不知道?”

    昭骨摇头,老实承认:“我被封印已久,对于此间事并不十分了解。”

    “我与他都是同一个师父,名唤云蜃,乃是爻山天泽仙堂堂主,爻山长老。”薛听娓娓道来,“我初初拜入山门之时,云蜃仅有我这一位徒弟,也是她的第一位徒弟。”

    “云蜃第一次收徒,自然是上心,待我非常好,法宝资源都是优先给我,更何况她为人温柔善良,我又年轻气盛,自然而然便喜欢上她了。”薛听轻咳一声说道,“后来我修为已至元婴期,觉得我已经有资格与她并肩了,便大胆告白,结果……”

    昭骨嘴里嚼着烤肉,含糊不清地说道:“你继续说,我们飞慢点。”

    “结果她把我打了一顿,逐出了师门,你说说这叫什么事嘛,夫妻做不成还可以继续做师徒啊对不对。”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薛听对于当年之事自然不会太过挂怀,说起来的时候也如同讲一件寻常琐事一般,语气淡然轻松,“我的故事大概就是这样了,被逐出师门之后我便流落来到睢洲,被厉鸿光赏识,修行了魔教教典。”

    一旁的魏城听完薛听说的话,瞪大了眼,俊朗的面容上写满了诧异:“薛听,没想到啊,居然是因为你……”

    “什么?”薛听皱眉,扭过头去问魏城,“什么因为我?”

    魏城愤愤然扯了一块烤肉下来吃着说道:“我就说云蜃怎么待我与寻常弟子不一样,没想到竟然是因为你。”

    昭骨在桃洲阴间的结界之中被封印得久了,所以听这事便如同听话本故事一般快乐,于是在一旁继续催促他们说道:“继续说。”

    魏城清了清嗓子说道:“我是云蜃收的第二个徒弟,可能是薛听还没让她对收徒绝望吧,所以她便将我收入门中,我依旧是她门中唯一一位弟子,但是我刚拜入师门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师父对我很不一般。”

    “如何不一般?”薛听与昭骨两人齐声问道,脸上充满好奇。

    “寻常的师父对弟子自然都是嘘寒问暖,给予他们无微不至的关怀,但云蜃对我不一样啊,她整天都是冷着一张脸对我,就如同那雪山神女一般高冷,但她也没有慢待我,师父应尽的义务她都做到了。”魏城声音愤愤,似乎带着一丝对薛听的谴责。

    薛听闻言,一拍大腿,恍然大悟:“她会如此,定然就是因为我的前车之鉴,所以刻意疏远你。”

    魏城瞪了他一眼说道:“这谁能想到还有这一茬?我自然是觉得她对我很不一般,之所以会对我如此冷淡,也是因为她的内心深处对我埋藏着一股无法言说的爱意。”

    昭骨拍了拍手掌说道:“魏长老这脑补能力可以去写话本子了。”

    魏城道:“她对我又很特殊,虽然不是那种对我好的特殊,但又确实独独对我与旁人不一样,再加上她长得好看修为高性格还好简直就是我梦中情人,我自然就开始乱想。”

    “后来我修为已至元婴期,觉得我已经有资格与她并肩了,便大胆告白,结果……”魏城将方才薛听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结果我被她打了一顿,被逐出师门,其实当时我也是觉得夫妻做不成还可以做师徒的,至于这么绝情吗?!”

    昭骨冷着一张脸说道:“有必要。”

    他现在很想了解一下那位天泽仙堂云蜃仙子现在的心情,这莫名其妙的逆徒一个两个的,肯定当时给她的人生添上了一抹无法磨灭的阴影。

    昭骨说完,就看到魏城与薛听两个难兄难弟开始诉说当年他们两人暗恋师父的故事,忍不住加快了速度往佛山飞去。

    他好怕,这两个人再这样回忆过去下去,到了佛山这两个长老也望断情爱,立地成佛不走了。

    待三人缅怀过去,展望未来一番之后,便到了佛山。

    昭骨看着面前金光闪闪的佛山,沉默了。

    他以为佛修聚集修炼的仙山,是出尘绝世的,是笼罩着一层凛然不可侵犯的佛光的。

    但面前的景象,却刷新了他十万年以来的认知。

    只见几位年轻俊俏的白面佛修站在佛山的山脚下,朝着来来往往的香客露出八颗牙灿烂笑容:“施主您里面请,小份烛香十枚灵石一份,大份烛香二十枚灵石一份,咱们佛祖有求必应,感谢您为我们添香火,今日特惠再加十块灵石可以请咱们佛宗的得道佛子为您讲道解签卜算。”

    昭骨看到几位佛修灿烂的笑容,只觉得牙齿发酸。

    他拎着手中明显少了很多的烤肉,觉得这佛山还不如他们幽冥血池来得凛然高冷。

    薛听与魏城见多识广,倒是见怪不怪,连忙拍了一下昭骨的肩膀,让他回过神来。

    “昭骨大人,佛山已至,我们只需要想办法将烤肉带入佛山地界即可。”薛听冷静地指了一下昭骨手上的烤肉。

    昭骨大喇喇地提着手中烤肉,非常勇猛地冲到了前方说道:“我直接进去,不行吗?”

    魏城连忙拉住他苍白色的袖袍说道:“昭骨大人且慢,让我们先试探一下佛修实力。”

    昭骨眉头一皱,有些好奇问道:“如何试探?”

    他话音刚落,薛听便眼疾手快从他手中提着的烤肉里抽了一块烤肉出来。

    薛听手指微动,便将烤肉直接抛入了佛山地界之中。

    烤肉被抛出,在半空之中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越过佛山的金光结界,落在了青松树下。

    馥郁好闻的肉香散发出去,毫不遮掩,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昭骨与另外两人躲到一旁,静观其变。

    不多时,一位周身带着神秘气息的佛修缓缓走了下来,他手中拿着禅杖,修为深不可测。

    薛听小声说道:“是佛子无尘,他严守清规戒律,最是见不得这些荤腥玩意儿。”

    仿佛是为了印证薛听的话一般,佛子无尘看到了青松树下躺着的烤肉。

    他轻轻皱眉,走上前去,蹲下了身子。

    然后,佛山修为最高深的几位佛修之一佛子无尘,就这么翘着兰花指,以一种极为嫌弃的动作将烤肉拈了起来,直接丢到了一旁的悬崖深处。

    佛子无尘将烤肉给丢走之后,从袈裟里抽出一片洁白的手帕,细细净手之后才罢休。

    昭骨看到佛子无尘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看得一愣一愣的。

    他惊讶的大部分原因在于,他已经看出了这位似乎患有洁癖的佛子无尘的修为。

    很高深,纵然他们都已经是大乘期巅峰的修士,但也有细微的差别。

    不论如何说,昭骨对自己的实力有清醒的认识。

    对,没错,他打不过这位佛子无尘。

    四舍五入等于他没有办法将手中这块烤肉给带进佛山。

    但就在此时,魏城与薛听齐齐用手指戳了一下他的后背:“昭骨大人,看得如何了?我们何时潜入佛山?”

    昭骨本来想放弃的,但被这两人一戳,他心想自己不能犯怂。

    于是昭骨脊背一挺说道:“走,我们现在去。”

    “我们该用什么方法?”

    “按照昭骨大人的性格,自然是硬闯了,区区佛子无尘可能也奈何他不得!”

    两人一唱一和,但没想到两人说话间,昭骨便在他们二人的注视下变成了一位面貌清秀的女子。

    他面容变化间,将手中提着的烤肉塞入了怀中,看起来竟像一位身怀六甲的孕妇。

    昭骨轻咳一声,甚是娇弱:“大丈夫能屈能伸,咱们幽冥血池的前魔尊,肯定能吃上肉。”

    薛听:“……”

    魏城:“……”

    这可能就是前魔尊和现魔尊之间的真爱吧。

    昭骨一向是觉得自己答应的事情就要做到,所以便挺着一个大肚子,怀里满满当当地塞着烤肉,大摇大摆地走上了通往佛山的阶梯。

    “咳咳——”昭骨化身成为的娇弱女子给站在门口迎客的佛修几枚灵石说道,“来大份的香烛,我要给我肚子里未来的孩子祈福。”

    站在一旁的帅气佛修连忙过来搀扶昭骨:“这位夫人,您的夫君没有一同前来吗?”

    一回头,薛听与魏城已经追了上来,两位俊朗年轻的魔修的皮相还是非常不错的。

    薛听与魏城一左一右搀扶住昭骨异口同声说道:“我便是。”

    昭骨:“?”你有事吗?

    佛修:“?”贵圈真乱。

    昭骨怀着烤肉,被薛听与魏城搀扶着,就这么大摇大摆地潜入了佛山之中。

    由于他伪装成的孕妇身份,所以一路上竟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异样。

    不多一会儿,昭骨站在厉鸿光修行的禅房门口,变回原来的自己,叉着腰擦了一把汗说道:“呵,佛宗也不过如此,竟然被我骗了过去。”

    他手中提着烤肉,正打算踢开厉鸿光修行的禅房大门,没想到门自己打开了。

    厉鸿光的背影很是熟悉,他枯坐在蒲团之上,一副看破红尘的模样。

    但下一刻便马上破功。

    厉鸿光转过身来,面上无悲无喜,惟有看向昭骨手中提着的烤肉的眼神放着光。

    “你们来了。”没了幽冥血玉,厉鸿光的黑瞳深邃。

    他走上前来,面无表情地接过昭骨手中的烤肉,用机械的动作打开,细细咀嚼着。

    “鬼知道我过得有多惨。”

    “我以为魔修不过是断情绝爱而已。”

    “没想到竟连肉食也不能吃了。”

    “三百年了,我都没吃过肉了。”

    厉鸿光边吃,边声泪俱下地控诉。

    他的身后挂着许多匾额,上面有许多佛宗颁发给他的奖项。

    佛宗三百年最帅佛修断情绝爱第一人冷情佛子鸿光

    看来,这三百年,厉鸿光的生活也非常精彩呢(?)

    番外-幽冥血池团魂爆炸篇(完)

    《原著杀我》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