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贪财好你 > 第 7 章 第七块硬币
    突然拉近了距离,周以睫毛颤动,吞咽了一下。这会儿她迟钝又乖顺,像只小狗似的,脑袋往前凑了凑,皱着鼻子在他颈边轻轻嗅。

    “有么?”李至诚的声音又低又近。

    周以抬起头,严肃颔首,观评价道:“嗯,烟味,酒味,这就是传说中的臭男人味?”

    李至诚眼角抽了抽,额上冒出三道黑线,用口型说了句脏话。

    这是跟他装醉耍他呢?

    旖旎心思瞬间全无,李至诚咬牙瞪了她一眼,重新直起上半身,刚要张口回怼点什么,脖子被人圈住,身上一重,怀里多了件东西。

    热乎的温度,烫得李至诚一颤。

    周以把脑袋靠在他肩上,找到一个舒适的姿势重新闭上了眼。

    柔软的发丝蹭得下巴痒,李至诚连呼吸都放慢了,双手愣在半空不知道该怎么放。

    “周以?”

    得到的是一声懒懒的回答:“嗯?困死我了,再睡会儿。”

    李至诚捏紧拳头,真想揍她一顿。

    最好不是装的。

    西装外套随着动作掉到了脚边,李至诚伸长手臂够到,展开往她身上一盖。

    他干咳一声,对代驾说:“师傅,开慢点就行。”

    “欸欸,好。”

    快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周以自己醒了,揉揉眼睛,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李至诚忍着肩背的麻意,问:“睡得怎么样?”

    周以愣了两秒,转头对他嘻嘻笑了下:“不错,你的真皮座椅好舒服。”

    李至诚呵了声,应该是他这人体靠垫舒服吧。

    雨还没停,时有雷声。

    学校现在管制严,外来车辆进不去,黑色奔驰在路边停下。

    后备箱里有把伞,李至诚让周以先别动,自己冒雨开门去取了伞。

    他撑开,敲了两下车窗,示意周以下车。

    “快回去吧,不早了。”李至诚把伞递给周以。

    他肩上的衬衫被雨洇湿了一片,周以垫脚把外套给他披上:“那我走了,明天见。”

    李至诚嗯了声:“晚上早点睡觉。”

    看她一路小跑脚步匆匆,李至诚又追加喊了一句:“慢点走,别跑。”

    回到车上,代驾问他:“先生,那我送你去哪儿?”

    李至诚说:“附近找家酒店把我放下就行。”

    他周五到申城出差,见了两个制作人,原本打算今天晚上吃完饭就回去,行李也收拾好放车上了。

    现在计划有变,得多待两天,他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周以。

    大雨冲刷世界,模糊玻璃窗外的夜景。

    李至诚一只手撑着下巴,随意翻着朋友圈。

    一到周六大家伙就开始晒各种九宫格,李至诚懒得点赞,看过就算,也没闲心一张张点开。

    回到聊天列表,周以刚发了消息,说已经到宿舍了。

    李至诚回了个好。

    他往上翻了翻,今天早上他们还有过简短的对话。

    李至诚说:今天好像有阵雨。

    周以回:那你记得要带伞。

    那时谁也不知道,几个小时后,会有一场仓促的重逢。

    李至诚摁熄手机,抬手抹了抹车窗的水雾。

    这个季节太阳毒辣又有暴雨侵袭,蝉鸣吵闹,街道喧嚷,一出汗便全身黏腻。

    他却最喜欢夏天。

    明晃晃的、炽热而盛大的夏天。

    -

    周以回到宿舍的时候,覃松还不在,大概是出门逛街了。

    她洗完澡,把脏衣服丢进洗衣机里。

    周以从来没什么正式的睡衣,总是喜欢套一件宽松的T恤和五分裤。

    冰箱里有一盒哈密瓜,她拿出来,躺在小沙发上,悠闲地给闺蜜群发消息。

    周以:我今天见到李至诚了。

    这个五人小群都是她高中生时的朋友,现在大家在不同城市忙着各自的事业,有事才会多聊两句,平时可能十天半个月都不见人说话。

    但周以这一句话,无异于一石激起千层浪,群里咻咻咻地开始刷屏。

    陈文欢:谁?你他妈说谁?

    卢杉山:你们俩怎么遇上的?他约你的?

    郑筵:天!!!

    陈文欢:@王若含快滚出来听八卦咯!

    周以看她们一人一句聊得起劲,她还没开口呢,就已经帮她写好剧本了。

    卢杉山:他是不是深情凝视你,欲言又止。

    卢杉山:虽然嘴上对你冷嘲热讽,眼神却充满柔情。

    卢杉山:他旁边是不是跟了个漂亮温柔的女孩子,乍一看很像你,却又不是你。

    陈文欢:第一章回国,第二章重逢,下面是不是该发现他就是孩子亲爹了?

    王若含:我操?说什么呢?周以你他妈什么时候有的孩子?

    周以?有屁个孩子

    她简单叙述了一遍今晚的经过,包括李至诚明天约她吃饭的事。

    显然另外四位有些失望。

    卢杉山:你们俩就没发生点什么?

    王若含:妈的,老子从你回国就盼这一幕,居然就这?

    周以挑了挑眉,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怎么可能就这,太小看她了:回来的时候在车上,我装醉趴他身上睡了一路。

    郑筵:?!

    王若含:展开说说/耳朵/耳朵/耳朵

    陈文欢:你有点东西啊周以。

    周以扬了扬嘴角,自信而肯定道:我敢说,全世界除了他妈,没人比我更懂李至诚,我太明白他吃哪一套了。

    王若含:这算不算bug,我感觉你撩他跟玩儿似的,他就一点都没变?

    卢杉山:欸,这哪能叫bug,这叫前任buff,谁让她早打穿副本,手握攻略。

    周以想了想:还是有变化的,他现在特大方特财大气粗,你们知道哪种吃饭中途借着上厕所把帐结了的霸总吧?可惜了,我以前最喜欢他的优点就是抠门。

    王若含:。

    卢杉山:。

    陈文欢:。

    郑筵:幸好我见过真人,不然真以为你被pua了。

    群里好久没这么热闹,女人凑一起话题总是说不完,她们一人一句,表情包乱甩,周以都快来不及看。

    聊到最近热播的电视剧时,周以看见郑筵给她发了私聊。

    郑筵:六年毕竟是六年,你得好好想清楚,你等着他,他未必就等着你。

    她还是像个操不完心的老大姐一样,周以笑了笑,换了个姿势,侧躺在小沙发上。

    周以按下语音键,开口说:“筵筵,李至诚以前和我说过一句话,他说如果你怀疑我有多爱你,你就想想自己有多爱我,我给你的不会多,也不会少。我不知道为什么。”

    说是装醉,其实也不准确,她只是借着酒意壮了胆,而且她是真的很累,这两天就没好好休息过。

    这样舒服地躺着,很快困意侵袭,周以打了个哈欠,眨眼的频率越来越慢,上下眼皮渐渐合拢在一起:“我就是很肯定,只要我还没放下,他也一定。”

    她轻笑着说:“而且他确实没什么变化,更有钱了更帅了算不算?他连吃我吃不完的冰淇淋,都那样顺手,一点都没变。”

    郑筵最后给她回:你好像比二十岁还恋爱脑。

    周以对这话不作评价,在群里和大家道了声晚安,起身回房准备睡觉。

    她刚定好闹钟,就看见李至诚发来了消息。

    他说:明天也下雨,别再忘记带伞。

    周以打下一个“哦”,想想又删除,继续维持今晚的醉酒软妹人设:好哟。

    然后从一堆土潮表情包里找到咕叽咕叽的兔,给对方发送过去:おやすみ。

    李至诚装傻:看不懂,什么意思?

    空调冷气22度,周以裹紧柔软的被子,长按语音键,一字一顿念:“哦—呀—斯—密,祝你晚安。”

    李至诚也回了条语音:“晚安黏人精。”

    -

    第二天周以一觉睡到中午,覃松给她留了一个三明治,周以起床吃了点东西果腹,就准备去给乐翡上课了。

    思及晚上还要被拉去当个半吊子翻译,换衣服时周以开始纠结,毕竟对方是李至诚的合作对象,还是不能给他丢人的。

    她挑了件不会出错的白衬衫和深色西装裤,衣服配色和款式简单,她便加些金属首饰增加整体造型的吸睛点,最后穿上万年不变的帆布鞋,周以还特地喷了点香水。

    今天课上还有一个表演老师在,乐翡的主要任务是抓情绪和表演节奏,周以只充当辅助作用,帮她顺顺台词。

    下午四点半,李至诚发消息问她在哪。

    周以没说是给女明星上课,看附近有家商场,她定好位给李至诚发过去。

    李至诚说他等会来接她。

    五点走出酒店,天空乌云密布,飘着细雨。

    周以步行去商场,问李至诚要不要喝奶茶。

    对方非常不气地直接点了单:x茶的多肉葡萄,双份葡萄肉,少冰半糖,我看那边有家可颂也好吃,你再去买两个,要咸口的。

    周以低骂了句饭桶,打字回:知道了。

    奶茶店一向生意火爆,周以等了半个多小时才取好餐。

    这会儿晚高峰,李至诚堵在路上,到的时候周以刚买完面包。

    她把手里的袋子全塞给李至诚,张口就抱怨起现在国内的年轻人为什么这么喜欢喝奶茶。

    李至诚喝了口冰凉清爽的冷饮,美滋滋地叹了声气:“走吧,想去哪吃饭?”

    周以停下脚步,狐疑地看着他:“你不是要跟日本户吃饭?”

    “哦。”李至诚眨眨眼睛,“他有事来不了了,我们自己吃。”

    周以抱着手臂,上下打量他。

    跟昨天的西装革履比起来,今天李至诚随性休闲多了,白色T恤深色长裤,脚上一双限量联名款球鞋,哪有见户的样子。

    “是有事不能来吃饭,还是根本就没来中国?”

    被一眼识破,李至诚倒也不心虚,撇开视线,战术性转移话题道:“饿死了,今天人好多,估计吃饭也得排队,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周以咬着后槽牙:“李、至、诚。”

    对方没脸没皮回:“欸——,叫哥哥干嘛?”

    周以一脚踹他小腿上:“你知不知道我今天起床还特地复习了一遍常用日语100句?”

    李至诚用胳膊夹住周以的脖子,带着她往前走:“辛苦了辛苦了,哥哥这就带你去吃好吃的。”

    “我再信你我是小狗,不对,你是狗!”

    李至诚深谙这会儿要顺着她的脾气,连连点头道:“对对,我是狗,汪汪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