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贪财好你 > 第 10 章 第十块硬币
    上午的最后一节课在十一点半结束,听到外头悠长钟声响起,周以关了文档,合上笔电,抬起胳膊伸了个懒腰。

    懒得出门觅食,她从包里拿了代餐饼干,嚼完两块后拍拍手上的碎屑,展开小毛毯裹在身上,午睡时间到。

    迷糊中听到办公室的门被打开,有人走了进来,脚步声沉稳,是位男性。

    他发出的动作很轻,周以困倦着睁不开眼,但大脑条件反射一般分辨出他的一举一动。

    他拉开椅子坐下了,他在喝水,用的是玻璃杯,他在翻阅资料,他在打字。

    直到耳边发出“咚”的一声,周以被拽到梦境的半边灵魂嗖的一下归位。

    她睁开眼睛,快速眨了两下,抬起头,先入眼的是盆多肉。

    棕色的花盆,叶子小巧饱满,上面贴着一张便利贴。

    ——Hopetogeellongwithyou.

    周以挠挠头发,视线逐渐向上,对上一张清俊的脸庞。

    “我吵醒你了吗?”男人的语气里带着歉意。

    “没有没有。”周以指着面前的多肉,问:“这是给我的吗?”

    他笑了一下,脸颊两边有酒窝:“防辐射的功能我虽然不能保证,但是装饰桌面它的效果还是不错的。”

    周以也被他的笑意感染,翘起嘴角:“谢谢。”

    “我们应该不需要再做自我介绍了吧,周以?”

    被他突然喊出全名,周以有些反应不过来:“啊,嗯。”

    她抿了下唇,不太自然地喊:“霍骁。”

    霍骁对她又笑了一下,转正身子忙自己的事了。

    周以拿下搭在肩上的毛毯,叠好收进柜子里,她伸长手臂,把那盆多肉挪到眼前,用指腹轻轻摸了摸圆胖的叶子。

    霍骁和她想象中的样子不太一样。

    他穿着纯色T恤,衣摆扎进牛仔裤里,肤色很白,整张面容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干净,细观眉眼,他的五官虽然不算出众,却是温和舒服的长相,就像这夏日未散的暑气渗进初秋的风里,清新、鲜活、明朗。

    如果不是听到了声音,周以甚至会以为这是某个男大学生。

    周以拿起杯子喝了口水,目光不自觉地滑向前面的人。

    他正伏案看书,头微微低着,后颈的隆椎骨凸起。

    周以注意到他的脖子后有颗小痣,就在正中间。

    想起曾经看过的某部动画短片,周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霍骁停下手中的动作,回过头问:“笑什么?”

    周以立刻收住表情,抿着嘴唇,讪讪道:“没什么,看到一个段子,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

    霍骁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没有,就是好奇你在因为什么开心。”

    周以像被点下穴位,整个人僵了好一会儿才找回意识。

    她放下杯子,不太自在地摸着脖子咳嗽了两声。

    这人说话本来就这样还是故意撩人?

    周以深呼吸一口气,不愿自作多情,但也暗自决定接下来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能不与对方交流就不交流。

    一点四十的时候,周以收拾东西准备出门,路过霍骁办公桌时她特地加快脚步,却听他说:“加油哦周以。”

    不得不慢下来,回以一个笑容:“好的,加油。”

    霍骁的眼睛很漂亮,笑起来像弯月,非常具有亲和力。

    他又这样对她笑,比外头的阳光还灿烂。

    周以收紧呼吸,匆匆逃离。

    校选课在另一栋教学楼,周以用了十分钟步行过去,在门口看见了她的助教同学。

    女孩叫苏瑶,口译研一,染着亮眼的粉色头发,看见她走过来,甜甜地笑着挥了挥手:“老师好。”

    “你好呀。”周以和她一同走进去,教室里已经到了四五个学生。

    苏瑶负责课程的线上签到,周以打开教室的多媒体设备,准备授课。

    站在讲台上,第一次这么和学生面对面,比起紧张,周以更多的是期待。

    苏瑶走过来说:“老师,签到码我写黑板上了,等会让同学们在小程序签到就行,今天没有和我请假的。”

    周以点点头:“好的,谢谢你。”

    叮——,一条新消息弹出。

    她无所不能的鬼怪先生永远不会迟到。

    李至诚问:开始上课了吗?

    周以回:还没,已经在教室里了。

    李至诚又问:怎么样?

    周以信心满满:我摩拳擦掌!我迫不及待!

    周以:快打铃了!!!

    李至诚:好的。

    李至诚:周老师最棒。

    仿佛融化在舌尖的水果糖,周以把手机反扣在桌面上,搓了下脸颊,手动放松不自觉绷紧的笑肌。

    午后校园静谧安宁,悠悠钟声回荡,阳光铺满桌角。

    上课铃声停止后,周以的开场白从一段流利的英文开始:“Goodafternooneveryone.ThisismyfirstatJUniversity,andthefirsttimeI’veseenyou.Gdtomeetyouandhopewecanallenjoythiscourse.”

    底下坐着两排人,基本都是女孩子,全场的目光汇集在她身上,周以扬起微笑,平和语气说:“其实我也是个‘新生’,不太习惯被称作老师,叫我Zoey就可以,我的邮箱和电话在屏幕上,大家记一下,方便以后提交作业。”

    在正式介绍课程安排前,周以问同学们:“大家有什么问题吗?对这门课有什么好奇或期待?”

    有一个女生举了手,周以对她点了下头,示意她提问。

    “老师,期末怎么考核啊?平时会有什么作业?占多少分?”

    三个问题砸得周以有些懵,她缓了缓,耐心回答:“期末我们会上交一篇论文,平时可能会让你们写一些影评或者读后感,期末占50%,考勤20%,平时分30%。”

    “好的,谢谢老师。”

    “好,还有同学要问吗?”

    这次底下一片死寂,周以扫视一圈,发现大家都低着头,似乎最关键的问题已经得到解决,其他再无可关心的了。

    明明有很多可以问,关于电影或小说,关于这门课会涉及到的主题,关于他们将一起聆听和探讨的故事。

    确定没有人再举手,周以也只好付之一笑,将课堂进行下去:“那我们就开始上课了。”

    第一节课,周以从勃朗特三姐妹中的艾米莉说起,为了让同学们更好地感受,她准备了一小段电影。

    影片开始播放,周以退到一旁,这是《呼啸山庄》的开篇第一幕,1992年的老片子,阴云密布的旷野之上,身披斗篷的女人独自行走其间,关于爱与复仇的故事娓娓道来。

    周以看过原著小说,也看过很多遍电影,她喜欢偏沉重压抑的文字,认为爱情无疯狂不浪漫。

    她把目光从幕布挪向底下的学生们,希望能从他们的表情中读取反馈。

    然而并没有人抬头,他们或专注于笔电,或埋头在活页纸上写字,几乎人手一台平板,applepencil发出连续的哒哒声。

    周以垂眸,提起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无论如何还是要保持住嘴角的微笑。

    片段播放结束后,她起身,略去可以预知无人回答的提问环节,对着PPT开始讲解。

    期间也会有学生抬起头,他们借着喝水,不咸不淡地瞥一眼讲台,把这当作短暂的中场休息。

    下课前的两分钟,周以开始做结束语:“《呼啸山庄》是艾米莉唯一的小说,人们总爱用奇特形容它。粗旷、荒凉、疯狂、凶暴,但它又神秘、浓烈、情感饱满,甚至是浪漫的。美可以细腻柔情,也可以凄厉残酷,没有规定、不设限制。感兴趣的同学可以课后去看看电影和小说,如果你有想法欢迎和我聊天。Weleatanytime.”

    她拿出十二分的热情,笑着道:“下课啦,大家再见。”

    等同学们纷纷走出教室,周以跨下肩膀,背着包离开。

    她慢吞吞地走在路上,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像只被雨淋湿的猫,急需拥抱和哄慰。

    周以:能给你打个电话吗?

    李至诚回得很快:在开会,三分钟。

    周以叹了一声气,说:没事,你忙吧。

    她刚要放下手机,语音通话就弹了出来。

    周以一瞬鼻酸,接起放到耳边。

    “喂。”

    “怎么了?”

    强撑的不在意一击即溃,周以丧气地说:“我觉得我好失败啊。”

    “怎么了?没表现好?”

    “没有,我觉得我讲得很好,但是没几个人在听。”

    李至诚安慰她:“大学生么,摸鱼很正常,你得慢慢习惯,只有你会连毛概都认认真真记笔记。”

    周以暗自无语了几秒,重新开口说:“倒也不是,我知道这是‘水课’,也没期待大家会坐得笔直,认认真真听我上课。”

    ——所谓水课,就是指那些只要人到场平时分就能满,课堂可听可不听,期末交篇论文即可过关的选修课。

    “但是我就是觉得很难过。”周以抓紧肩包带子,不知如何向李至诚准确传达她的想法,“他们选择这门课程,肯定是感兴趣的,我希望他们可以放松地听我讲一讲,偶尔发发呆,回一下消息,或者去看看窗外的花草和树上的鸟,甚至是偷吃一颗糖都没关系,而不是在一门可能不太重要的课堂上,去完成手边更重要的事情。他们看起来比我还沧桑,这才开学第一周啊。”

    周以自嘲地笑了笑:“我都不知道该觉得他们可怜,还是我自己可怜。”

    “那就告诉他们。”背景音里有水流声,李至诚似乎是在走路,语气平静而认真,“告诉他们你希望的,现在的孩子虽然难搞了一点,但还是善良可爱的。你不说,那也是在默许,我知道你想和学生像朋友相处,但是朋友也是要互相尊重的。何况你是老师,你有这个权利。”

    他好像总是能轻易地化解难题。

    周以抬起头,天空澄澈湛蓝,飘着疏散的白云,她嗯了一声,说:“我知道了。”

    不想这么快结束通话,她又问:“你在喝咖啡吗?”

    李至诚回答:“泡了杯茶,打算兑点旺仔,下午太犯困了。”

    周以说:“我也想喝。”

    好几秒后李至诚的声音才又响起:“收钱。”

    周以没明白,等拿下手机,她看见屏幕上多了一笔转账。

    李至诚说:“周老师今天辛苦了,奖励你。”

    嘴角漾出笑容,周以咳嗽一声:“我到院楼了,挂了。”

    “嗯。”

    回到办公室,只有霍骁一个人在,周以和他点头打了个招呼,回到自己座位。

    晚上系里老师要开个会,她打算坐一会儿就去吃饭。

    “周以。”

    听到霍骁喊她,周以抬起头:“欸。”

    霍骁提议道:“王老师说今天晚上大家要给我们办个欢迎会,我想我们要不要请大家喝个下午茶?”

    “哦。”周以点点头,“好啊。”

    “你下午没课了吧?那我们现在去买?”

    “行。”

    霍骁有车,一路跟着他到停车位,周以偷偷在心里感叹。

    这个人也太周到了,一盆多肉先向她示好,然后用下午茶给其他老师留一个好印象,还特地问她要不要一起,不让同为新人的她落入尴尬。

    这种无公害的亲和力和细腻心思,怕是李至诚这等老油条都敌不过。

    周以更觉得自己是个没开化的呆子了。

    “周以。”

    霍骁突然停下脚步回过身,两双眼睛猝不及防对视上,周以吓了一跳,慌张挪开视线。

    霍骁笑了起来:“你一直盯着我看什么?”

    被抓包了,周以做贼心虚,脸颊上泛起红,她大脑飞速运转,脱口道:“你脖子后面有颗痣。”

    霍骁耸了下眉:“对。”

    周以继续胡扯:“我以前看过一个短片,女主的男朋友是个机器人,他的开关就在脖子后面。”

    霍骁顺着她的思路,猜测道:“难道你怀疑我是个AI?”

    周以扯出一个笑,小声嘀咕:“说不定呢,如果你是人类才可怕。”

    霍骁脸颊的酒窝凹陷更深,他侧过身子,手撑在大腿上,弯腰降低自己的海拔:“那你摁一下,试试看我会不会关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