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贪财好你 > 第 12 章 第十二块硬币
    :..>..

    周六清晨,天高气爽,周以拖着行李箱,走到校门口时霍骁的车已经在了。

    大家商量后还是选择自驾过去,周以被分到霍骁那组,好在还有另外一个男老师在。

    霍骁下车,帮她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

    “谢谢。”

    霍骁盖上车门,问她:“早饭吃了吗?”

    周以摇头:“没。”

    霍骁说:“车上有三明治,我记得你喜欢拿铁。”

    周以暗叹一口气,这人真是无孔不入,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她委婉拒绝:“谢谢,但我起得太早没什么胃口。”

    霍骁体贴到无可挑剔:“那你等会饿了吃,拿铁先拿着喝吧。”

    车子启程上路,周以戴上蓝牙耳机,开启降噪模式,假装靠着车窗补眠,把聊天空间留给前面两位男性。

    倏地,膝盖上多了件东西,周以睁开眼,是一件男士外套。

    她抬起头,通过后视镜对上霍骁那双温柔到掐出水来的眼睛。

    “车里开了空调,怕你着凉,继续睡吧。”

    周以还没张口,就听副驾驶的刘老师哦哟哦哟起来:“霍老师你可太暖了。”

    周以提拉肌肉,挤出一个笑,等两个人又回到刚才的话题,她面上毫无波澜,实则手指一通狂点,先往群里发了一串表情包发泄情绪。

    王若含冒泡:我猜,耶鲁男又输出了。

    周以:。

    周以:先是给我带了早饭还特地加了一句我记得你喜欢拿铁然后又在我睡觉的时候往我身上盖衣服

    周以:救命他到底想干嘛啊啊啊啊啊啊

    卢杉山直言道:追你呗。

    周以:不可能,我看他别有用心。

    王若含:妈的周以,你干脆气死我吧,你是对帅哥有偏见还是对男的有偏见?我求之不得的帅哥你弃之敝履?!

    周以看她如此渴求,恨不得赶紧拱手转让:要不我把他介绍给你?正好金陵离申城也不远。

    王若含回复:别,长相符合我的xp系统,但性格还略有欠缺,我不稀罕。

    这话正中周以下怀:己所不欲那就勿施于人。

    王若含屈服了:好好好。

    陈文欢说:可惜了,他遇上你这么个铜墙铁壁大直女。

    周以不太认可这话:我是对本人的异性缘有自知之明。

    不是妄自菲薄,周以知道自己长得还不错,但她的长相并不在男人的审美标准里吃香。

    所以在遇到李至诚之前,周以其实从小到大从未收到过男生的告白。

    就拿高中那起她现在回忆起来都觉得丢人的校花争夺战说起,另一个竞争对手是隔壁班的江蓁,人家个头娇小,圆脸大眼,据说情书和礼物收到手软,早晨上学桌肚里有人塞面包,午休回来桌上有奶茶,晚自习还有人送夜宵。

    当时几乎全年级的男生都投票给江蓁,周以是靠着那群战斗力爆棚的女孩子们才逆天翻盘,打回平手。

    周以把腿上的衣服叠好放到一旁,她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出众的魅力会吸引到霍骁。

    她非常清醒且自我定位准确,因此霍骁那些招数完全无效。

    周以拿起手机,划开屏幕打字说:也许人家刚从美利坚回来,寂寞想玩暧昧,但他找错人了,我就是不吃他这一套,我只希望他趁早收手,我俩的八卦快传遍整个学校了。

    三秒后,页面弹出一通电话,周以吓一愣。

    看见联系人姓名,她抬眼瞄了瞄前面的霍骁,摁下接听。

    “喂,怎么了?”

    李至诚劈头盖脸就问:“什么叫寂寞想玩暧昧,你给我把话说清楚,那个耶鲁的孙子干嘛了?!”

    周以警觉地抬手捂住耳机,生怕漏音。她清清嗓子,随口搪塞道:“我应该是发错人了,没什么事。”

    李至诚根本听不进去,继续噪音攻击:“你他妈给我离那孙子远点,听到没?”

    周以极敷衍地“嗯嗯嗯”,想赶紧结束这通电话。

    却没料到,有人唯恐天下不乱。

    霍骁回过头,温声问她:“周以,前面有个服务区,你要去吗?”

    听筒里是死亡一般的寂静,周以感觉有小虫在她头皮上密密麻麻地爬。

    她摇摇头,小声回:“不用。”

    “好的。”霍骁又说,“还有差不多一个小时,你可以再睡一会儿。”

    周以看了眼屏幕,确定李至诚还没挂断,试探着“喂”了一声。

    无人回应。

    “摩西摩西?学长?沓沓他爹?”

    李至诚深呼吸了一口气,周以的心脏也跟着猛地起伏了一下。

    “你大清早在人家车上要跑去哪儿?”

    周以用手指搓着裤子布料,明明说的是实话,她却毫无底气:“教师节团建,系里的老师一起出去玩。”

    李至诚冷哼了一声。

    听筒里沉默了许久,周以口拙,不知道该怎么说。

    如果是男朋友,她可以撒娇耍泼卖个萌,但现在两个人的关系不尴不尬,周以没有把握,不知如何进退才算得当。

    “那个,没什么事,那我挂了。”

    “周以。”李至诚出声喊住她,语气冷硬,低沉的声线添了日常说话没有的压迫感,“你之前在国外,我管不了你,但你现在在我眼皮子底下,就规矩一点。”

    周以连呼吸都暂停了一下。

    她抿紧嘴唇,揉了揉发烫的耳朵:“嗯。”

    几乎是个气声,她喉咙哽着,说不出话。

    “挂了。”

    “好。”

    周以摘下耳机,侧过身子藏住神情不自在的脸。

    几分钟前李至诚给她发了消息,问她周末打算怎么过,周以没注意,切进去的时候把原本的消息发错了对象。

    李至诚最后那话,她听懂了。

    指尖都在轻微发抖,周以挺想骂自己没出息,但又真听话地如他所言那般“规矩”。

    周以:这个周末教师节团建,大家一起出去玩,呆一天一夜,明天下午回学校,我被分到坐他的车,还有一个老师在的。

    李至诚回:知道了,玩得开心。

    周以撅了撅嘴,真生气了吗,都不问问她去哪儿玩。

    路上无聊,闹了这么一出周以也没困意了。过了会儿,她又戳进李至诚的聊天框。

    周以:你在干嘛?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李至诚说:被我妈喊醒了,要我去陪她那群小姐妹吃饭。

    周以:那你去吗?

    李至诚:不去。

    周以:为什么?

    李至诚:我傻么?她们要是真姐妹聚会干嘛喊我,喊我就是要介绍对象。

    周以:哦。

    周以:那你别去。

    李至诚:不去。

    周以:嗯嗯。

    没话说了,周以点了一张猫猫托腮的表情包发过去。

    聊天框上方又出现“对方正在输入中...”,周以不自觉勾起唇角。

    李至诚说:我本来正打算出门。

    周以问:去哪?

    李至诚:找你。

    周以收紧呼吸,嘴角的弧度更大,她从口袋里摸出口罩,挂在耳朵上调整好位置。

    周以:那你别来了,我出去玩了。

    李至诚:嗯,不去了。

    周以又问:今天溪城的天气好不好?

    李至诚:我拉开窗帘看看。

    李至诚:挺好的,是晴天。

    李至诚:我睡个回笼觉,你在外面注意安全。

    周以:知道了,睡吧。

    周以收起手机,高速上车辆平稳前行,路过一排大树,绿荫掩映,阳光倾洒其间,快要到溪城地界了。

    她点开相机,对准车窗外掠过的景色拍了一张。

    两个小时的车程,下车后,周以捶着后腰,伸了伸酸痛的四肢。

    沐心山庄离拈花湾景区很近,是附近规模最大的住宿,整体复刻了唐风小镇的风格,古色古香。

    山庄里本身也有许多项目可以娱乐休闲,几个老师说要一起约着泡个温泉。

    进入大门,看到小庭院里有个木质秋千,周以眼睛亮了亮,拿出手机递给旁边的王老师,问道:“能帮我拍一张吗?”

    “好啊好啊。”王老师热情接过手机。

    周以走过去,坐在秋千上,摆好姿势,看向镜头笑了一下。

    “好咧。”王老师抓拍了几张,把手机还给周以,“果然漂亮随便拍都好看。”

    周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挑出最满意的一张,放大图片,截掉背景,只露出她的半身和秋千,连同刚刚路上拍的景色一起发布朋友圈。

    配的文案是:今天天气很好,适合见面。

    陈老师喊大家去前台办理入住,周以拿了房卡,找到对应的房间。

    据说山庄里每间房的布置和风格都不一样,周以的这间是田园主题,淡紫色壁纸和鹅黄窗帘,床单是奶白色,点缀着绿色碎花,化妆台上摆着花瓶,里头插着几朵洋桔梗。

    屋里飘着浅淡的花香,收拾完行李,周以栽倒在柔软的床铺上,舒服地扑腾了两下。

    群里陈老师喊大家吃午饭了,周以换上一件绿蓝格西装连衣裙,重新补了口红,拿包下楼。

    李至诚大概是还没醒,没看见朋友圈也没给她发消息。

    周以边走路边打字:吃午饭啦,快起床!!!

    -

    正午的阳光灿烂金黄,有人在屋里睡得昏天黑地。

    李至诚是被云岘找上门掀开被子喊醒的,睁眼就是对方极其嫌弃和无语的一张帅脸。

    “我操,你他妈吓人啊。”李至诚捞过被子盖住脑袋,翻个身继续合眼睡觉。

    “赶紧起来。”云岘走到窗边拉开窗帘,“你知道谁来溪城了吗?”

    李至诚懒懒回:“谁来了老子今天都要睡到下午。”

    云岘抱着手臂,已经做好等会尽情嘲笑他的准备:“周以来了。”

    如同按下开关,李至诚咻地一下从床上弹起,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眯着眼睛提高声音问:“谁?!”

    “你自己看朋友圈。”云岘把手机丢给他。

    李至诚揉揉眼睛唤醒屏幕,看见云岘给他打了九个电话,姜迎四个。

    李至诚双手合十:“你们夫妻俩真是我的救命恩人。”

    云岘从衣柜里给他拿了衣服:“恩人太重,再生父母就行。”

    李至诚白他一眼骂了声“滚蛋”,点开找到那条朋友圈。

    10点32分发布的,李至诚匆匆扫了一眼文字,点开图片。

    云岘问:“我应该没认错吧,那是你家山庄。”

    李至诚有些反应不过来,呆楞地点点头:“是。”

    这秋千他不可能认不出来,那是某年暑假,被他爸以一个新键盘为报酬,李至诚自己动手搭的,现在摆在了山庄门口的小庭院里。

    李至诚一拍脑门,恍然大悟:“她说周末老师们出来团建,原来是来我这儿啊。”

    云岘叹了一声气:“那你还坐着干嘛?”

    “哦哦哦。”李至诚套好衣服,火急火燎刷牙洗脸。

    云岘和姜迎的公寓就买在李至诚隔壁那栋,下楼取车时,云岘说:“欸,等等姜迎。”

    李至诚归心似箭,但又不想表现出来,强忍着说:“等她干嘛?”

    云岘挑了下眉,回答道:“周末无聊,我俩也去玩玩。”

    李至诚狐疑地打量他一眼:“......行吧。”

    三分钟后,楼道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姜迎跑了出来,脸上的兴奋按耐不住,仿佛要春游的小学生。

    头次见她眼睛都放着光,李至诚哼了一声,讽刺道:“我的姜大策划,什么时候上班这么积极就好了。”

    姜迎眨眨眼睛,收敛表情躲在云岘身后。

    云岘自然是护着她的,咳嗽一声启唇道:“现在又不是上班时间,这是我老婆,不是你员工,注意言辞。”

    李至诚气结,做了个干呕的动作:“有老婆了不起吼。”

    云岘催他:“快开你的车。”

    一旁的姜迎补完后半句:“找你的老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