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贪财好你 > 第 26 章 第二十六块硬币
    周以倒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捋了捋头发,问:“不方便吗?”

    李至诚挠着眉毛,似是为难的样子:“主要是先别让我爸妈知道,我圈子里的人他们都认识,公开了就瞒不住了。”

    周以不解:“为什么不能让你爸妈知道啊,我们俩又不早恋。”

    意识到什么,周以垂下视线:“是不是你爸妈不喜欢我啊?”

    李至诚极快地否认:“怎么可能?谁会不喜欢你。”

    周以有些委屈:“那为什么不能让他们知道?”

    李至诚还是语焉不详:“现在不方便,等以后有合适的机会再说。”

    周以把脸埋进胳膊,只露出眼睛:“可是我妈都问我,什么时候带你回家了。”

    李至诚愣了愣,轻轻笑了,又回到那副不正经的模样:“那我是不是该开始准备聘礼了?”

    周以红着脸瞪他,严正声明道:“只是吃饭,告诉他们我将和你维持稳定的恋爱关系。”

    李至诚笑着点头:“行,我知道了。”

    睡前,李至诚和周以说明天有个快递,让她记得签收。

    周以好奇,问他:“什么东西啊?”

    李至诚只说:“你明天看见就知道了。”

    第二天,手机一收到取件提醒,周以立马换鞋出门直奔快递站。

    一个纸箱,拿在手里没什么重量。

    周以捧回宿舍,用小刀小心划开。

    快递箱里还有一个精心包装好的礼物盒,周以解开丝带,揭下盒盖。

    看到一只雪白的毛绒兔子安静躺在其中时,周以心空了一瞬,嘴角和眼底漾出笑意。

    这只兔子她认识,和她送给李至诚的小羊来自同一个品牌。

    周以把玩偶取出拿在手里摸了摸,它身上还背着粉红色的斜挎包。

    手机恰时弹出新消息,李至诚问她:收到了?

    周以回了一个从粉色爱心中钻出脑袋的ngng兔:收到了!

    李至诚又问:今天穿了什么衣服?

    周以低头看一眼,打字回:紫色的连衣裙。

    李至诚:好的。

    不知道他莫名其妙问这个干什么,周以放下手机,把拆下的包装袋和快递盒收拾好放到门口。

    再回来时,周以刷新了一下,发现李至诚的头像变了。

    他从前一直用的是沓沓的大头照,但现在图片上变成了那只架着眼镜的毛绒小羊,穿着紫色的背带裙,倚靠在骨瓷咖啡杯边,背景可以辨认出是他的办公桌。

    周以心跳都加快了,直接发语音问他:“你怎么把它带去上班啊!”

    李至诚回复:不睹物我怎么思人?

    周以深吸一口气,搓了搓泛红的脸颊,不甘示弱地撩回去:呜呜,好羡慕它哦能陪你上班。

    她发了一张哭泣的ngng兔。

    李至诚拍了拍她,说:要不你翘课吧,我现在就去接你。

    他的语气太过认真,周以被逗乐:哪有老师翘课的?疯了吗你?

    李至诚说:确实要想你想疯了。

    周以捧着手机在沙发上打了个滚,仿佛踩在棉花云上,心情轻盈而愉悦,她假装懂事地安慰李至诚:周四很快的。

    李至诚回:哪有?还有九个秋天呢。

    周以笑得更厉害:数学老师和语文老师看到都要被你气死了。

    李至诚问:那英语老师呢?

    周以也学着他双击头像,——“你拍了拍亲亲老公大人”:英语老师爱死你了。

    之后每一天,李至诚都会像例行公事一般每早询问她的ootd,连配饰都不放过,每一套都能找出同款。

    周以只要一想到在公司西装革履、看似成熟稳重的男人,每天早上都会给毛绒小羊玩换装游戏,就能咯吱咯吱乐出声,太可爱了。

    李至诚的头像也一天一换,背景是他的办公桌,主角是小羊,但每天的着装都不同。

    知道他把所有能买到的衣服都allin了,周以表示吃味:羊过得比人还好啊!每天有人更衣伺候!

    李至诚发了一张衣柜的照片给她看,原本全挂着他的衬衫西装或T恤卫衣,但现在有一半被换成了颜色明丽的女装,以后周以过去,确实不怎么需要带行李。

    他说:那肯定还是羊不如人。

    -

    周四下午,下课铃悠扬响起,周以告别同学们,拎起肩包走出教室。

    “我下课啦!”

    李至诚立马回复:快过来。

    南校门口,街道边上,李至诚今天穿了一件黑色卫衣,同色长裤,脚上是一双深蓝色的运动鞋。如果不是他站在一辆黑色保时捷旁边,会让人误以为这是哪一个青春男大学生。

    看见周以,他抬手挥了挥,示意她赶紧过去。

    周以给了李至诚一个大大的熊抱,踮着脚亲在他下巴上。

    李至诚用手背擦了擦,装作嫌弃的样子,却搂她搂得更近:“被学生看到成何体统哦,周老师。”

    周老师毫不在乎:“学生们又不是不知道。”

    不想赶着回溪城,李至诚和周以打算在申城住一晚,明早再上高速回去。

    李至诚说要她带去一家川菜馆吃晚饭,路上,周以和他报备下周的工作情况:“周六我得给乐翡上课,可能就没办法过去了。”

    李至诚很快就想好对策:“那周五晚上我过来吧,陪你过完周末再回去。”

    周以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李至诚问她:“那明星的课你要上到什么时候?”

    “估计要到十月份了,得随时根据拍摄情况和她的工作调整时间。”

    李至诚也是才知道她还在给乐翡上课,提问道:“怎么想着给自己找了这个兼职?”

    周以撅了撅嘴:“我那会儿不是怕J大的offer下不来吗,再拖下去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了。”

    李至诚空出一只手揉揉她脑袋:“张远志说那个时候,北京几个学校也有招新老师,你怎么不都试试?”

    周以看向他:“可我就想来申城啊。”

    李至诚问:“为什么?”

    周以收回视线,看向前方的车流:“要不是溪城没有合适的学校,我就去溪城了。”

    看似答非所问,但她的心思昭然若揭。

    李至诚缓缓呼出一口气,心中荡开一圈一圈涟漪。

    借着红灯,他停好车,伸手牵过周以的手,放到自己腿上,指腹摩挲着手背。

    时至傍晚,夕阳西斜,穿过车窗映在他们牵握在一起的手上,周以的面容隐匿在昏昧的光线里。

    她说:“在我的人生选择里,学术肯定是第一的,这是我的研究方向,我的成就和我的事业。所以当时能去英国我就一定要去,我不可能放弃那么好的机会,但我也从来没想过放弃和你的感情。只是那个时候,我没能找到一个很好的平衡方式,真的很抱歉哦,对你说了那么难听的话。来J大的第一天我就在想,要是那个时候留在国内考研,我们俩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李至诚没说话,只是轻轻捏了捏她的手。

    周以偏过头,回给他一个笑容:“说实话我挺害怕的,怕你遇到比我更合适的人,怕你喜欢上别人,怕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在国内结婚,可能连孩子都有了。”

    她用轻松的语气,藏住所有的心酸。

    周以晃晃他的手:“有没有过啊?这么多年肯定遇到过吧,能让你动心的人。”

    李至诚看过来,直直望向她的眼底:“没有。”

    他的坚定和果断让周以泛出汹涌的酸涩,她吸了吸鼻子,并不相信:“肯定有的吧。”

    李至诚加重语气重复一遍:“真的没有。”

    红灯跳转,李至诚松开她的手,目光落回前方的路。

    黄昏落日让他看上去温柔而不真实,周以的视线模糊了,酸胀感在胸腔蔓延开来。

    “很多人喜欢上夏天,于是每一年的夏天他都喜欢,对于他们来说,太阳一样炽热,风一样吹就行。但是我不一样,我只喜欢那一年的夏天,过去就是过去了,所以我没办法喜欢上另一个夏天。明白了吗?”

    周以的眼眶里盛满泪水,她现在脑子晕乎乎的,完全做不了阅读理解,咬着嘴唇摇摇头。

    李至诚便耐心道:“对于我来说,喜欢这件事,当遇到某个人,当它第一次真真切切发生的时候,就被完全定义了。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也只会喜欢你。”

    周以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她难过地说:“可是那一年的夏天不是过去了吗?”

    李至诚掀起嘴角:“可是你回来了。”

    ——带着未来无数个明晃晃、灿烂而炙热的夏天。

    周以再绷不住,用胳膊挡住脸,小声询问:“能不能停下车?”

    李至诚问她:“怎么了?”

    周以的声音染上了哭腔:“我想抱下你。”

    方向盘打转,李至诚把车稳稳停在街道边,一株玉兰花树下。

    风一吹,花瓣纷纷扬扬落在车前玻璃上,像下了场雨。

    李至诚刹车熄火,解开安全带,向她张开怀抱:“过来吧。”

    周以钻进李至诚的怀里,在狭窄的空间里紧密相贴,只有触碰到他的温度,她才能觉得此刻是真实的。

    李至诚埋在她的发间深深呼吸,嘴唇若有似无擦过她脖子上的皮肤。

    周以完全陷进他的世界,她希望时间被摁下暂停键,把这一刻拉长到永恒。

    李至诚抚着她的长发,问:“你呢,后来有遇到心动过的人吗?”

    周以蹭着他的肩膀摇头,告诉他:“一开始我甚至并不打算喜欢上谁,你本来就是特例。”

    《贪财好你》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