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博客 > 游戏资讯 > 正文
经理雇女子色诱情人哥哥 因未拍性爱照将其杀死
http://www.2kwg.com/      2015/11/6 20:34:51      来源:魔域私服      点击:

为维持和未婚情人的关系,已婚男子张某想到雇佣足浴女引诱情人的哥哥,以期拍下性爱视频、照片,以此威胁、报复。不过,当受雇的女孩夏荷(化名)迟迟拿不到证据后,张某痛下杀手,将女孩捂死。

昨日,张某涉嫌故意杀人罪案在西安中院公开开庭审理。夏荷的父母作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一同出庭,提出了包括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在内共100余万元赔偿请求。

检方指控:

拍情人哥哥性爱视频未果 杀死足浴女

42岁的西安男子张某是某公司驻西安办事处经理。

西安市检察院指控,2011年9月,张某与同单位的何丽(化名)发展成情人关系,遭到女方家人反对,何丽的哥哥为此还动手打过何丽。张某得知此事后,便对何丽的哥哥怀恨在心。为报复并达到使其不再阻止自己与何丽继续交往的目的,张某预谋以女色引诱,获取性爱照片、视频的方式威胁何丽哥哥。

2012年11月底,张某在太白路立交附近一酒店结识了夏荷,便雇佣夏荷为其“工作”,夏荷遂在未央区某小区租赁房屋一套,作为与何丽哥哥约会的地方。之后,夏荷按照张某设计开始与何丽哥哥接触、交往。但在交往期间,夏荷始终未获得性爱照片、视频等证据,张某便对夏荷心怀怨恨。

2013年1月9日下午1时,夏荷再次将何丽哥哥约至其租住处,二人发生关系。下午3时,张某找夏荷索要证据,未果后离开。当晚10时,张某再次来到夏荷住处,二人发生争执,张某将夏荷头向下扑倒在床,并将其捂死。后伪造了夏荷被奸杀的作案现场,并销毁其出现在案发现场的证据后逃离。经法医鉴定:夏荷系生前被他人捂住口鼻导致的窒息死亡。

意欲报复:

雇酒店足浴女 要其色诱情人的哥哥

对于被指控的事实,张某并无异议。

据张某交待,大约2010年时,何丽在他所在的公司干过,后来两人发展成情人关系。因为他已婚,所以两人关系遭到何丽家人的强烈反对。何丽把被哥哥打的事说给他后,他很是生气。

当公诉人问,已婚男子与未婚女孩交往,遭女孩家人反对很正常,为什么会生气?张某想了想,“确实不该生气。”

不过,当时张某还是想到了报复。2012年11月某天,张某晚上没回家,住在了单位附近一家酒店。“晚上有个女的打电话,问要不要服务。”接到电话后,他突然有了雇人引诱何丽哥哥的想法,“找个女的引诱他上床,拍些视频、照片,再跟他说这个事(指和何丽交往)。”于是,他便把女孩叫到房间。

女孩叫夏荷,是酒店足浴部员工,来自安徽农村。张某说了想法后,夏荷同意与他合作,条件是“一周给她六七千块钱”,夏荷提出,自己手机不行,又让张某买了部苹果手机。张某还出钱给女孩租了住处。对此事,他特别交代女孩,不要给别人说。

两次设计:

划车搭讪未果 又搭便车引诱

不过,张某和何丽哥哥并不认识,只是知道长什么样、开什么车。如何让夏荷达到接近、引诱的目的,张某费尽了心思。“我和她商量过,主动搭讪、搭便车啥的。”

第一次尝试,夏荷故意划了何丽哥哥的车,然后留下字条,“车主你好,不小心划了你的车,这几天要离开西安,赔偿请联系”,字条上留着夏荷电话,但何丽哥哥并未联系。失败后,第二次尝试是在当年12月20日左右。张某经常会问何丽其家人的行踪,掌握了何丽哥哥的下班时间。有一天,得知对方要带孩子出去洗澡,夏荷提前拎了一个行李箱,等在何丽哥哥必经的路段,以去机场没有车给三四百元车费为由搭讪,这次尝试成功了。到达机场后,双方互留电话,几天后,张某让夏荷以感谢为由请何丽哥哥吃饭。

心生怀疑:

花了四五万没结果 想中止合作

此后,夏荷成功引诱了何丽哥哥,并发生了几次性关系。一个多月,张某前前后后花了四五万元。但夏荷却并没有拿到张某想要的性爱视频、照片,夏荷的解释是对方太警惕、不方便等。

对于夏荷的说法,张某并未完全相信,他怀疑夏荷并没有和何丽哥哥约会,于是要求夏荷把一卷绑着白绳子的胶带放到对方的车上,并让他看到。

2013年1月9日,可能是觉得这段时间花费的精力、钱财划不来,张某有了放弃的念头,“能办就办,办不成就不和她合作了。”就在这天,夏荷发短信,说要和何丽哥哥私会。大约下午3时,他在夏荷住处看到何丽哥哥的车离开,但夏荷仍表示证据没有拍到,“我就说,这么长时间了,花了这么多钱,你啥都办不了。”

其实,看到何丽哥哥的车后,张某的怀疑已经转变,他觉得有可能夏荷已经拍到了视频、照片,只是想拖延时间。临离开时,他拿走了给夏荷买的苹果手机。

回到单位,和外地来的同事吃饭应酬,张某喝了一瓶啤酒。当晚10时,他回到家又想着该和夏荷把事情说清楚,便装了1000多元来到夏荷住处,“如果不合作了,给她点路费,让回去过年。”

庭上供述:

称谈判未果撞死女孩 伪造奸杀现场

庭审中,张某说,晚上见面后,夏荷因为等的时间太长,情绪不好,抱怨张某怎么才来。当张某提出中止合作并给她一千元时,夏荷不愿意,“不合作也行,拿五千”……

“我感觉她不讲道理,我的态度也就不好,她开始骂骂咧咧”,张某说,与夏荷开始合作时,他已料到这女孩不好打交道,于是在谈判前他带了一根绳子,“如果胡搅蛮缠,就绑起来打!”果然,夏荷骂他时,他扑上去,要绑住对方,抓住夏荷头发往床上猛撞,几下后,夏荷不动了。

在客厅待了会儿,张某返回卧室,发现夏荷还不动,叫也没反应,他摸了摸脉搏,已经没有了,“我知道她死了。”张某说,自己曾因盗窃、贪污被判过9年有期徒刑,他知道此事躲不过去,但为了能过个年,他立即伪装现场,用毛巾、抹布将自己可能留下指纹的地方全部擦了一遍,用衣柜旁放着的胶带将夏荷头“缠了很多下”,用绳子反绑住双手。想到何丽哥哥下午来过,便利用手段伪造了一个奸杀的假象。临走前,他拿走了夏荷的两部手机,并用拖把抹去了脚印。拖把、抹布全被扔掉。

自称“荒唐”:

情人家不阻止也不会有结果

不过,公诉人当庭宣读了张某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大致内容是,夏荷不仅没有拍下证据,还纠缠他,要跟他生活,于是他就有了杀人念头。为洗脱自己,选择嫁祸何丽哥哥。案发当晚拿着绳子到夏荷房间,趁夏荷不备,用绳子缠住夏荷,并扑倒在床上,最终致其死亡。之后,还用夏荷的电话分别给自己和何丽哥哥发短信,想混淆办案机关视线。此后,他将手机摔碎扔掉。

后来是房东找来开锁公司打开房门,才发现了死者。经法医鉴定,夏荷头部被缠了十圈胶带,而胶带、绳子均是死后他人所为,其实是窒息死亡。2013年3月,张某在西安被抓获。

案发后,警方找到了何丽哥哥。他说,是夏荷主动和他搭讪后认识的,案发当日自己与夏荷发生关系后,夏荷催促他快走,说有人会来,他要求歇会,也被拒绝。后来,他接到过夏荷手机发来的一个短信,再往后,他打电话发短信都没有联系到夏荷。直到民警找上门,他才知道夏荷死了。他与夏荷发生过三次关系,怕被妻子发现,双方往来的短信都删了。据何丽哥哥的同事讲,见过何丽哥哥带一个女孩吃饭,“比较漂亮。”

对于自己一系列的行为,张某也觉得“荒唐”,“(何丽家人)不阻止又咋样,和她(何丽)也没有结果。”

刑事部分审理完毕后,法庭就民事赔偿部分也进行了审理,死者家属和张某均同意调解。庭审最后阶段,张某向死者家属鞠躬致歉,恳请原谅,并表示愿意接受判罚,还读了悔过书。

发表评论(0)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